工作场所中不安全行为产生的心理机制

2020年第3期刊发了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陆昌勤课题组与合作者的研究论文:“Abusive supervision, thwarted belongingness, and workplace…

2020年第3期刊发了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陆昌勤课题组与合作者的研究论文:“Abusive supervision, thwarted belongingness, and workplace safety: A group engagement perspective”,揭示了工作场所中不安全行为产生的心理机制。

全球每年因工作因素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230万人,有超过3.17亿起工伤事故发生(国际劳工组织,2016)。因此,关注员工在工作场所中的安全行为,对个体生命与健康的保护和组织发展都至关重要。在安全行为研究领域,尽管学者和实践者已关注了物理工作环境、组织规章制度、员工安全知识、技能与能力等对员工不安全行为、安全绩效的影响,但对工作中的社会性环境、心理与行为因素的作用却重视不够。

本研究从领导者的苛责式管理(abusive supervision)这一社会性工作情境因素为切入点,探讨其对员工安全行为、安全绩效的不良影响,并基于团队投入模型(group engagement model),创新性地了提出员工归属需要满足这一重要心理因素在其中的作用机制,也就是说,领导的苛责式管理让员工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尊重或受到伤害,使得员工在组织中的归属感这一基本需要无法得到满足,进而导致员工对部门内工作投入更少的时间与精力,甚至不顾部门利益,故意在工作中违规违章,表现出更少的安全行为和更低的安全绩效。此外,对那些不确定自己在组织中的社会地位(higher social standing uncertainty)的员工而言,领导的苛责式管理的负性作用可能更大。

为检验上述假设,本研究设计了两个现场调查研究:研究1在中国北方的一家制造型企业进行调研,收集了468名一线生产员工的两轮次匹配数据,调研持续了3个月;研究2在中国南方的一家航空公司进行调研,收集了589名飞行员的三轮次纵向匹配数据,同时,经过公司允许获取了这些飞行员安全绩效的客观记录数据,调研持续了16个月。数据分析结果支持了研究假设。

本研究发现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社会与心理因素对工作场所不安全行为产生的重要作用,以及其作用机制,具有理论价值。同时,也对安全生产管理实践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一方面,组织需要采用领导力培训、压力干预等措施来提升管理水平,减少甚至消除苛责式管理;另一方面,组织的人力资源管理措施要做到尊重员工,爱护员工,让员工在组织有安全感、归属感,从而营造安全生产人人有责的集体氛围。

本研究是中美两国学者历时四年多的合作成果,团队成员包括清华大学郑晓明教授、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杨六琴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刘鑫副教授、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John Schaubroeck教授。该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陆昌勤研究员是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

参考文献:

Yang, L. Q., Zheng, X. M., Liu, X., Lu, C. Q., & Schaubroeck, J. M. (2020). Abusive supervision, thwarted belongingness, and workplace safety: A group engagement perspective.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105, 230–244. http://doi.org/10.1037/apl0000436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178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