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潘岳的冷知识:古代第一美男是怎么死的?

  • 晋惠帝永康元年,即公元300年。
    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以皇后贾南风、贾谧为代表的贾氏集团被诛杀。
    作为集团的重要成员,潘岳自然难脱干系。
    而更麻烦的事是,当初的琅琊小吏孙秀,如今是赵王司马伦的谋主,当上了尚书令,大权在握。
    潘岳想起了当年在琅琊时的那些日子。
    潘爸爸是琅琊内使,即太守。
    小潘自己书读得好,人长得又帅。
    但小吏孙秀,小潘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觉得他一肚子坏水。
    于是经常把孙秀骂个狗血淋头,拿出鞭子就抽。
    在孙秀那,这全是恨。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潘岳曾试探问道:“孙大人,您还记得咱们过去的交情吧?”
    孙秀冷笑道:“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这是诗经上的话,我像记得初恋情人一样记得你哟!
    潘岳知道自己免不了一死了。
    随后,孙秀随随便便给潘岳安排个谋反的罪名,把他一家都押上了刑场。
  • 到了刑场,潘岳一看,好朋友大富翁石崇也在。
    石崇惊讶道:“安仁啊,你怎么也来了?”
    潘岳苦笑:“我得罪了小人,怎么还能活?你是咋回事?”
    石崇说:“奴才们贪图我的钱财嘛!”
    傍边一个刽子手应道:“知道钱财害人,干么不送给别人?”
    石崇哑巴了。
    两人叹息,真是“白首同所归”。
    这是潘岳写给石崇的一首诗,不料一语成谶。
    由于和不得人心的贾氏集团走得过近,潘岳的母亲曾多次劝他急流勇退,不要贪恋权势。
    向来对母亲极为孝顺的潘岳这回却没有听她话。
    今日连母亲也被一起断送,还有几个兄弟及子侄。
    被夷灭三族。
  • 古小说经常用“才比子建,貌比潘安”来形容多才的帅哥。
    子建是曹植。
    潘安就是潘岳,字安仁,后人称为潘安。小名檀奴,演化成女人眼里的情郎:檀郎。
    小潘位列古代四大帅哥,帅到千古流名。
    当年,他在洛阳街上溜达,妇女们手牵手把他围上,如果是坐车出游,大姑娘小媳妇就往他车上掷水果,把车都装满了。
    潘岳经常和朋友夏侯湛一起出场,两个帅哥走出来器宇轩昂,市人争相围观,时人称为“连璧”。
    两块美玉互相映衬,相得益彰。
    难得的是潘安这走在街上都有美女要扑他的天下第一帅,不但没什么绯闻,而且是专情的模范代表人物。
    他一辈子只爱他的原配妻子杨容姬。
    潘安十二岁时,跟随父亲拜访大儒杨肇,大为老杨赏识,让自己十岁的女儿杨容姬和潘安订下娃娃亲。
    婚后,夫唱妇随,二人恩爱非常。
    直到一起生活了二十来年,杨氏去世。
    潘岳写了情真意切的三首悼亡诗,极大地影响了后世,以至于悼亡诗就代表追思妻子。

    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

    抚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
    沾胸安能已,悲怀从中起。
  • 论文学,潘岳是公认的高手。
    有人评价他的文章是:烂若披锦,无处不善。
    ——灿烂得像披挂的锦绣一样,没有一处不好。
    贾谧组织了个文学团队“金谷二十四友”,潘安和陆机是其中的佼佼者,人称“陆海潘江”。
    说陆机的文才如大海,潘岳的文才如长江。
    (突然出现了,潘…长江?)
    陆机是东吴来的文学天才,父亲是大牛陆抗,东吴最后的万里长城,爷爷是巨牛陆逊,那个火烧连营八百里,把刘备打得吐血的三国强人。
    潘安的背景没有陆机那么厚壮,但他的文章锦绣灿烂,足和陆机相抗衡。
    他们的文学才华,并不在意诗词歌赋引起怎么样的洛阳纸贵,在于用这个手段做为敲门砖,进入权贵阶层。
  • 据说金谷园是石崇替美女绿珠专门修建的别墅群,亭台楼阁连绵几十里,金碧辉煌,极尽奢华之能事。酒池肉林,遍布四方,赵姬吴娃,充盈其中,还有高鼻深目,白肤长腿的胡女。
    其实就是石崇修建的高级会所,西晋的权贵人士,文化领袖的俱乐部。
    贾谧是权臣贾充的外孙,因贾充无后,边继给贾家。
    晋惠帝司马衷,就是那个“何不食肉靡”的傻皇帝,正宫皇后贾南风是贾谧的姑姑,特别喜欢这个侄儿。
    小贾权倾天下。
    每当贾谧的豪车远远驶来,潘岳、石崇等都拜在路边,恭迎大驾。
    潘岳一马当先不要脸地拍马屁,坚决抱紧贾谧的大腿,为政治上飞黄腾达努力。
    小贾比潘岳小二十几岁。
    司马衷傻,却有个小时候非常聪明的儿子皇太子司马遹。
    晋武帝司马炎非常喜欢这个孙子,不更换司马衷这个傻儿子,也有占着孙子聪明这一点。
    司马遹的母亲是个才人,贾南风不喜欢这个皇太子。
    贾谧到太子府上和司马遹下棋,毫无礼貌,居然动手和太子抢棋,傍观的王爷司马颖看不下去,大声呵斥:“不得无礼!”
    贾谧怀恨,告到姑姑皇后贾南风那儿,司马颖就被外放到邺城。
    贾谧权势炙手可热,背后还有贾南风这个大靠山。
    正是因为加入了以贾谧为核心的这一集团,潘安才得以平步青云,成为在朝中颇有影响的重臣。
  • 贾南风荒淫无度,公开养着面首。
    大名士王衍的大女儿最漂亮嫁给贾谧,小女儿不够漂亮嫁给司马遹。
    司马遹真郁闷,越来越觉得贾谧讨厌,没有好脸色给小贾看。
    贾谧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时到贾南风那儿打报告,看来太子要是继位,对咱们贾家一族,可不是好事哟!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贾南风毒辣,决定先下手除掉太子,反正那个傻老公什么都听自己的。
    这时候用得上潘岳了,你不是文采最好吗,你不是字写得最棒吗?你不是时刻准备为我们贾家出力吗?
    贾谧一声令下,潘岳被召进宫。
    一个阴谋出台了,政治权力的争夺,血淋淋地展现在潘岳的面前。
    太康九年(299)十二月,一道密诏到了太子府,晋惠帝不舒服,太子入宫侍奉。
    太子司马遹匆匆进宫,被安排在别殿。
    一个宫女拿来一盘醉枣,说是皇上赐的,快吃下。
    太子酒量不大,吃完就醉迷糊了。
    潘岳出台,写了篇稿子,以太子的口气说要皇帝让位给自己,拿给不清醒的太子抄录。
    可怜太子身不由己,勉强抄了两页,再由潘岳模仿太子笔迹加上些字,一个“罪状”完成。
    上面写道: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皇后)又宜自了,不自了,吾当手了之。
    明明白白的逼宫嘛!
    第二天上朝,晋惠帝就把这两张字给大臣看:太子大逆不道!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张华等几个重臣要求查实,其他人都不敢说话。
    最终贾南风公开发言,傻皇帝全力站台,太子被贬为庶人,关押在金墉城。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太子冤枉。
    贾南风怕夜长梦多,一不作,二不休,派心腹孙虑去逼太子喝毒药。
    太子不喝,被孙虑用药杵活活打死,太子的叫声传到外面,所有听到的人面无人色,不敢吭声。
  • 长大后的司马遹就没了少年时的聪慧,脾气也越来越坏。
    还喜欢做买卖。
    在西园摆上摊位,卖肉卖菜,让府里的姬妾当顾客,自己当老板。
    切下肉用手一掂量,几斤几两,分毫不差。
    他外祖父是屠夫,看来这个基因还在。
    司马遹也因此声誉大损。
    但这样无罪被杀,人神共愤。
    于是赵王司马伦联合齐王司马冏,率军直冲进宫里,把皇帝逼到一边,下诏召来贾谧。
    贾谧进宫,一看情况不对,开口就是救命,已经是脑袋搬家。
    贾南风被绑上,恨声道:“拴狗要拴脖子,我却拴在尾巴!当年没杀掉你们俩个狗东西,今天被反咬一口,活该!”
    司马伦把她也关在金墉城,派人送去“金屑酒”毒死。
    孙秀早就听说绿珠的美名,毫不客气地派人到金谷园,对石崇说:孙大人指明要绿珠。
    石崇倒硬气,让一排排美艳的姬妾鱼贯而出:“喜欢哪一个就带走,绿珠绝对不行。”
    孙秀铁了心要得到绿珠,带兵包围金谷园。
    石崇对绿珠说:“怎么办?”
    绿珠流泪:“我就是死也不让贼子得逞!”
    跳楼自杀,香消玉殒。
    孙秀大怒。
    和贾家有关联或没关联,只要影响到司马伦专权的人,全部抄家杀头。
    大臣张华、裴頠,也杀。
    人头滚滚,血染洛阳。
    就是这样,画面转回到了刑场上。
    潘岳和石崇两个铁哥们,一起被孙秀斩于市。
    这一年,潘安54岁。
    做人可以失败,但不能不漂亮。
    潘岳死的一点也不怨。
    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潘岳是个失败者。
    明知是碗臭汤,却不得不捧。
    就算想到结果,也不得不为之。
    这是可悲的。
    更可悲的是,这样的失败者,生活中不在少数。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2153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