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历史:9·18国耻到底有多耻?

中国最牛兵工厂沦陷
  
近代中国军事的一大毛病,就是制造能力弱,但对这毛病,东三省兵工厂绝不答应。
  
这个张作霖的宝贝疙瘩,起步虽晚发展速度却狂飙,1922年挂牌,六年后就有了两万人规模八千台机器,标准中国兵工厂的巨无霸。
  
水平有多强?德国机器产日制军火,完备兵工培训学校,还有“科学研究会”,生产学习研发一条龙,日本陆军甲种师团有的,歪把子极强13式重机枪160榴弹炮?
  
日本敢有东三省兵工厂就敢造!
  
日本鬼子没有的,比如二战欧洲熟脸——奥地利100轻榴弹炮,照样造!
  
独立研发能力也飙升,开发240毫米榴弹巨炮,还有载重两吨的“民生”汽车,全是中国工业开天辟地头一次。
  
产量更新高,年产枪支六万支,火炮150门。
  
东北易帜后,好些日本军国分子才会歇斯底里:
  
东三省兵工厂从此装备多少中国军队!
  
但9.18一声炮响,东三省兵工厂第二天深夜沦陷,库存的十万枪支五十门枪炮,全给关东军送了礼。
  
而后被改造成“奉天军械所”,最多时有三万工人。
  
成了侵华日军的主要军火生产基地。
  
仅飞机炸弹就年产250公斤,八年抗战扔在中国的日本炸弹,好些都是奉天造!
  
1944年,美国空军将这里轰炸到完全瘫痪。
  
1945年,拍马杀到的苏联红军,把厂房里的残存机器全数搬空炸毁。
  
这个民国时代中国军火工业的希望之土,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东北海军悲壮自沉
  
北洋年代,奉系集团震撼各路枭雄的,常是强悍的陆军。
  
其实东北军的海军实力,亦是中国当时翘楚!
  
干保险队出身的张作霖,咋会有海权意识?
  
其实是揍出来的,第一次直奉战争,直系军阀的铁甲炮船,在秦皇岛大战里,把张作霖几乎轰到崩溃,晚上连灯都不敢开。
  
炸的眼冒金星的张作霖也就下定决心:你有?我也要有!
  
张作霖只要下决心,事情通常突飞猛进。
  
以吉林黑龙江的江防舰队为班底,外带慧眼识人,选中海军将才沈鸿烈出任司令,从此苦心经营。还办起了海军学院——东三省航警学校。
  
这所学校抗战年代先后迁到宜昌和万县,一直不屈不挠的存在。
  
是弱小的中国海军最顽强的造血机,好些浴血沙场的抗战海军将士,都是从这里走出!
  
而迅速强的,却是东北海军实力,除了大力买船添炮,又兼并了渤海舰队。
  
最鼎盛时代,拥有大小舰只二十一艘,3.22万吨位,占到中华民国海军的四分之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沈鸿烈还脑洞大开,成立了“海上飞行队”,即舰载飞机攻击群,以镇海号战舰为母舰,搭载两架水上飞机,专门执行侦查和轰炸任务。
  
堪称近代中国海军,最早的山寨航母。
  
九一八爆发,“不抵抗”令下,东北海军的内河江防舰队,也就悲催落入日寇之手。
  
此后这支强大的海军,更经过了多次拆分和血战。
  
1937年日军侵占青岛,“山寨航母”的镇海号,也就愤然自沉于青岛小港码头。
  
而在淞沪会战中,东北海军的“海圻”号和“海琛”号也自沉于江阴要塞。钢铁之躯,悲壮捐于抗战烈火之中!
让人扼腕的东北空军
  
比起东北海军的悲壮自沉,东北空军的结局,却更叫痛惜!
  
1921年张学良访日,被日本空军华丽丽的飞行表演当场惊到,惊完后也下了决心:空军,必须的!
  
从此之后,建空军这事,张家父子下了血本,论投入的力度,远远要比海军大。
  
张学良亲自担任东北空军“飞鹏队”队长,买飞机建航校等大事,样样都往狠了办。
  
单说东北飞行员,1925年的时候,就选出二十八个尖子,送到法国接受特训。
  
而后在法国突飞猛进的技术,连骄横的欧洲空军都服气,竟还有人来挖墙角。
  
同样高精尖的,更是技术装备,上基本以法国意大利飞机为主,更有自家改装战机,号称辽F1,是吸取德国法国两家战机优点研发而成,追近欧洲水平。
  
而更叫国内其他空军队伍羡慕的,却是实战经验。
  
在中东路大战里死磕过强大苏联空军,那是见过世界顶级的大阵仗!
  
等到1931年,东北空军已经拥有三百架飞机,外带大批历经淬炼的顶级飞行员,堪称有经验有装备有技术,公认中国空军最强力量。
  
谁知9月18日晚,枕戈待旦的东北空军,突然收到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严令:日军闹事,不准抵抗!事后证明,这是要了命的命令!
  
第二天深夜,毫无防备的沈阳东塔机场,先被日军一小时轰炸,然后兵不血刃占领,三百架飞机外带刚从捷克运到的飞机机件,全数成了日军的战利品。
  
那些中国顶级的东北空军飞行员们,从此如离巢的战鹰般各奔东西,分属不同的部队浴血抗日战场。
  
但强大的东北空军,就这样以一种最窝囊的方式断送了。
  
二十年前,央视电视剧《长天烽火》中,老戏骨刘威扮演的东北籍飞行大队长,怀揣一张残缺中国地图壮烈殉国的情景,曾经惹下多少观众热泪。
  
而这一幕,应是多少东北军飞行员共同的悲怆哀叹!
杀杨宇霆自毁长城
  
东三省兵工厂,东北海军,这俩个奉系集团当年金光闪闪的招牌,背后都有一位强人沉默的忙碌——杨宇霆!
  
身为张作霖的左膀右臂,张学良的“老叔”,杨宇霆在各类民国剧中,基本都是奸角,但在东北发展史上,却是劳苦功高:东北海军是他最先提出,沈鸿烈是他极力推荐。
  
东三省兵工厂,更是他任厂长时一手经营强大。武器研发和强大生产成果,全是他心血。
  
当然这位全能强人,也是十多年来,日本关东军最为憎恨的中国人,没有之一!
  
为啥憎恨?
  
因为杨宇霆不但能干,更能赖,比如明明答应了日本的铁路特权,倒手就修了战备公路,轻松就叫日本人白忙活。
  
至于多次和日本谈判,更把谈判功夫耍到极致,经常把日本人牵着鼻子走,闹到头来一场空。
  
如此人物,自然叫日本人恨到家。
  
甚至日本人办的《盛京日报》上,专门有专栏骂杨宇霆。恨他这事,地球人都知道!
  
所以当张作霖殉难皇姑屯时,日本人当时的奋斗目标,也就十分坚定。
  
以学者白井胜美总结说:
  
“绝对憎恨杨宇霆,反对他掌握东三省政权。”后果都知道,不但如愿,还超额如愿。杨宇霆非但没掌握政权,更被张学良毙了!
  
两年以后,九一八事变震惊世界,民国大师胡适,更是惊愕间忆起了杨宇霆:如果杨宇霆活着,“东北四省必不会如此轻易失掉”!
“不抵抗”的悲惨场面
  
九一八事变,最臭名昭著且最令国人痛彻心扉的三个字,正是“不抵抗”!
  
当天夜里,风风火火向东北军传达这个命令的,正是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
  
东北军第七旅旅长王以哲,遭到日军攻击后紧急打电话,请求部队还击,说不还击就被打死了。
  
谁知却等来荣臻一句无耻的回答:“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
  
无耻的命令,也就有了悲惨的后果:
  
好些士兵真的原地不动,躺在床上直挺挺被日军用刺刀捅死。
  
还有士兵仓皇逃跑,被日军追着打死。
  
这屠杀场面,几十年后好些日本老兵都感慨:他们怎么不还手呢?
  
传达命令的荣臻,九一八事变四年后晋升中将,抗战爆发后投向日伪,一度做过伪河北省长,做了小有名气的汉奸。
  
而在这场国难里,辽宁省主席臧式毅,更是成了笑话。
  
沈阳都被占领了,他还傻不拉几的说“日军的演习也快结束了吧”。
  
而后他被日军软禁,随后沦为汉奸,老母为此愤然自尽。
  
再以后日本投降,他在苏联被劳改好些年,1956年才狼狈送回来。
  
而看看那天东北军高层都在干啥,就知道日本选择这天办大事,得有多精明:东北军代理司令官张作相,当天正在锦州给老父治丧,参谋长荣臻却在给老爹做寿,正喝的花天酒地。
  
黑龙江省主席万福麟更远在北平,就没一个在工作岗位的。
  
九一八事变前,东北主政的尽是这类干部,又怎能不丢?
“不抵抗”到底谁下达?
  
到底是谁下的不抵抗命令?
  
早年的老电影里说是蒋介石,后来也出来各种翻案说法。
  
而在学者唐德刚采访张学良时,晚年张学良也给出了最客观的回答。
  
以张学良自己回忆,九一八事变当天,他老人家正在北平戏院看戏耍乐。
  
而后接到电话,说日本闹事了。
  
随后张学良电话请示南京国民政府,接电话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熊斌,传达蒋介石命令:不能打。
  
但虽说“不能打”是南京方面说的,但张学良原话说:“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
  
而且张学良更承认,别说九一八,自从他当家后,东北军一直都是这个风格。
  
哪怕日本兵再挑衅,东北兵也不能还手。
  
原话是“任你捣蛋,老子就是不反抗”。
  
如此习惯,延续到九一八,终于酿就奇耻大辱!
  
为啥要这思路?
  
几年以后,张学良和军阀阎锡山也争论过这事。
  
面对阎锡山的质问,张学良回答说:国民政府对待日本,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都是这么息事宁人,你看之前济南惨案闹那样,不也是没还手吗?
  
我哪知道日本人会突然闹那么大?
  
辩解完了还表个决心:
  
“当年我要知道日本是这样的来头,我这个人敢把天戳个窟窿,我还不敢和他们干吗?”
  
不但张学良自己这么说,当时的《大公报》,也少有的给张学良一句话喊冤:“无论是谁,当时处在张学良那地位上,也得这么办。”
  
这一句话,确实是当时对日本妥协软弱成习惯的国民政府,最犀利的写照。
张学良做“甘地”
  
“九一八事变”爆发前,掌舵东北军的张学良,究竟有没有想到日军会动手?
  
从1930年7月至“九一八”爆发,日军仅在沈阳附近,就举行了47次演习,还换防来了擅长冬季作战的仙台第二师团。
  
等于天天在你眼皮底下开练,瞎子都看出来要打。
  
1931年9月11日,身在石家庄的张学良见到东北军名将何柱国,上前就是一句:“不得了啦,日本人要动手了。”
  
那既然知道,为何还毫无准备?以张学良的辩解说,蒋介石在电报里教育他“效法印度甘地对英国不合作的办法来应付日本”,也就是“非暴力”。
  
逮住这由头的张学良,也就真拿自己当“甘地”。
  
别管日军叫唤的多凶,他就咬紧牙关不许还手。
  
特别是1931年9月6日,也就是距离“九一八”不到十二天时,他还特意给东三省主席臧式毅和东北军参谋长荣臻致电:“对于日本,无论其如何衅事,我方务须万分容忍,不与反抗。”
  
这一段“雷语”,基本就是“不抵抗”的方针。
  
但因此顶了“不抵抗”帽子的张学良,后来还不服气,以他的话说:“过去我们对日本办事情,南京事件也好,济南事件也好,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言下之意:国民政府怂习惯了,怎能怪我一个?
  
但毋庸置疑的,却是他这话的严重后果。
  
六天后“九一八事变”爆发,外面血流成河,辽宁省主席臧式毅竟还轻松一句“天快亮了,日军的演习该结束了吧”。
  
次日向国民政府发电的张学良,还反复在电文里强调“我军抱不抵抗主义,毫无反响”、“日军犯我北大营时,亦毫未与之抵抗”。
  
东北都快丢光了,他还在拿“不抵抗”表功。
  
葬送东三省的,就是这些主政者们,骨子里的集体懦弱!
军队练逃跑
  
张学良如此“甘地”,东北军就没有战备意识?还真有!1931年8月时,东北军第七旅就放出豪言:“我等中国人与日本作战,五年不发薪俸也要战斗”。可这高昂士气,却被高层骂得狗血淋头。
  
泄了气的第七旅,眼看日军越发嚣张,还特意在“九一八”事变的前夜,举行了“撤退转移演习”——大战在即,先练逃跑。
  
可哪怕提前练了,到了“九一八事变”爆发,遭受日军突然进攻的北大营东北军,却是连跑都难:2005年,97岁的东北军老兵陈广忠回忆说,九一八事变爆发时,东北军高层随即来了命令“不准轻举妄动”“枪库不要打开”,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更发出一道心寒齿冷的命令:把枪放库房里,挺着死。
  
然后熊熊火光下,呆立营房的东北军将士,被凶残的日军肆意追杀,有的士兵“竟被日军活活刺死在床上”。
  
最后“一个旅万把人……竟被五六百小鬼子打的弃营而跑”。
  
以日本参谋部《满洲事变作战经过》概要统计:“九一八事变”当夜,北大营东北军伤亡四百人以上,而日军仅“战死两人,负伤二十二人”。
  
这一边倒的屠杀,还叫日军发出了“诚快事也”的叫嚣。
  
得意的日军,还在北大营肆意纵火,熊熊的烈火烧了一夜,北大营数十栋营房被毁。
  
这座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两代苦心经营的战略要地,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被“不抵抗”束住手脚,甚至被逼的“提前练逃跑”的东北军,纵是满腔热血,却也难以担负守土的责任。
女明星躺枪
  
“九一八事变”的全过程,引发了举国愤慨。
  
中国第一位自然科学博士马君武,也“跨界”拿起笔,愤然写了一首叫张学良“最恨了”的诗《哀沈阳》: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这首轰动一时的名诗,以马君武的标榜说“可比吴梅村骂吴三桂”,也叫晚年的张学良连呼“这首诗我最恨了”。
  
却更叫一位无辜女子倒霉躺枪:诗中的“翩翩蝴蝶”,当时中国家喻户晓的电影女星胡蝶——别看“翩翩蝴蝶”的景象很诱人,但“九一八事变”爆发时,胡蝶和张学良,连面都没见过。
  
可既然马君武这么写了,各大报纸也纷纷跟风,不少愤懑东北沦陷的国人,也把胡蝶与诗中的“赵四”“朱五”等女子放一块骂,大骂这些人红颜祸水。
  
可当其他几位“红颜祸水”纷纷沉默时,咽不下这口气的胡蝶,却又高调辟谣,以实锤的证据,澄清与张学良的关系。
  
而在澄清之后,“躺枪”的胡蝶,更以一纸声明打脸啪啪:“蝶亦国民一分子也,虽尚未能以颈血溅仇人,岂能于国难当头之时,与负守土之责者相与跳舞耶?”和姐跳舞?你不配!
  
至少,抛开胡蝶的其他争议,仅以抗战时她怒怼日寇,为抗战义演的种种表现说。
  
她这话,着实掷地有声:“九一八事变”当晚,沈阳城里那些肩负“守土之责”的“要员”们,可否,又有“颈血溅仇人”的勇气?
“老师”把国卖
  
其实,当日军在沈阳发动“九一八事变”,甚至一夜之间攻占沈阳后,东北大地的天还没塌下来:只要能守住吉林省,特别是能守住长春和吉林,张牙舞爪的关东军,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而进攻长春的日军,总数不过一两千,守卫长春的东北军,却有五千人之多,一开打就打得日军头破血流,甚至日军“伤亡严重,干部相继阵亡。”
  
但就是这关键时刻,1931年9月19日,掌舵吉林省军政大权的熙洽,开始了他无耻的表演:这位东北讲武堂的创立者,平时满嘴爱国大道理的“老师”,素来以刚正面孔示人的“楷模”。
  
先是不停给长春守军打电话,要求部队“急速撤走,不准抵抗”。
  
以至于日军正在血拼,对面的东北军就撤了个精光。
  
随后又给长春市政府下令“要忍耐,不准抵抗”。
  
长春,就以兵不血刃的方式,落在了日军手中。
  
与此同时,熙洽更给吉林全省驻军下令,说什么“日军侵占东北,我军应万分容忍”。
  
当力主抗日的东北军团长冯占海愤怒质问熙洽时,熙洽更大言不惭,当场一顿“高论”:“中国历史上,凡是来了外患,都是在战争中打亡国的,没有说谈判亡国的。”
  
原来,他这一顿卖身投靠,就是为了“救国”?
  
待到吉林全境沦陷,把“爱国”挂嘴边的熙洽,更暴露他真实嘴脸:主动与国民政府撇清关系,成了日本建立“伪满洲国”的马前卒,更一度出任伪满洲国的各项要职。
  
果断从昔日的东北高官,变身成人人唾弃的卖国贼。
  
可看他“卖国”的论调,大难临头自私的操作,与历代的卖国小人,岂不都是一个套路?如此角色,竟能在九一八前夜,成为担负守土重任的大员?坑货坐镇的东三省,怎能不悲情沦陷?
尴尬的“大胜仗”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就没打过大胜仗?还真打了一个——在外交战场。
  
其实,张学良之所以反复“强调”不抵抗,是因为此时中国,握有一张自以为重量级的底牌:国际公法。
  
以蒋介石的话说“有九国联盟和国际公法在,日本不能强占我国领土。”
  
所以,经过伤亡惨重的“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也“强硬出手”:整理材料去国际联盟告状——咱打不赢日本人,还告不赢他吗?
  
实事求是说,在这个“战场”上,中国简直赢的完美:中国代表施肇基在国际联盟会议上,愤怒抨击了日本的侵略行径,把日本代表一次次驳得体无完肤。
  
中国提交的41份日本侵略报告,更以详实的证据,叫日本遭到全球舆论的谴责。
  
施肇基一句动情的发言,也感动得各国代表眼泪哗哗:“中国是国联忠实会员,而且信任国联,我的国家则如轮船,藉此而下碇,深信凭国联条约可以从暴风雨中驶出。”
  
这重拳出击的外交努力,“战果”也十分辉煌:
  
1931年10月24日,国联理事会达成决议,要求日本必须限期在东北撤军。
  
甚至日本耍起了赖,根本不执行国联的决议,中国代表团又“乘胜追击”,促成国联派出了“李顿调查团”,但这支各国精英组成的调查团,一通调查后,竟然给出个“东北由各国托管”的处理建议,也就毫无意外,又成废纸。
  
也正是在中国外交战场“节节胜利”时,日本放心的在东北扩张扎根,牢牢稳固了既得利益,紧锣密鼓开始了“伪满洲国”阴谋。
  
国民政府的“外交反击”?所谓“外交大胜仗”?人家早就知道,不过废纸一张。
  
弱国无外交的悲怆,国家自强的意义,外交家在国联大会上精彩却无奈的表现,足以刻骨铭心,警钟长鸣。

参考资料:《九一八事变史略》、《苦恼的国联:九一八李顿调查团来华始末》
信息来源:历史老师王汉周

» 民国历史冷知识(1)
» 民国历史冷知识(2)
» 民国历史冷知识(3)
» 民国历史冷知识(4)
» 民国历史冷知识(5)
» 民国历史冷知识(6)
» 民国历史冷知识(7)
» 民国历史冷知识(8)
» 民国历史冷知识(9)
» 民国历史冷知识(10)
» 民国历史冷知识(11)
» 民国历史冷知识(12)
» 民国历史冷知识(13)
» 民国历史冷知识(14)
» 民国历史冷知识(15)
» 民国历史冷知识(16)
» 民国历史冷知识(17)
» 民国历史冷知识(18)
» 民国历史冷知识(19)
» 民国历史冷知识(20)
» 民国冷知识15则:越细的历史,知道的人越少!
» 民国小故事11则:接地气!
» 抗战历史:9·18国耻到底有多耻?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215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