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历史13则:魏晋赌博有多凶残…

  襄公问孔子:‘吾闻君子不博,有诸?’
  
孔子曰:‘有之,谓兼行恶道也。’。
  
——《孔子家语》
  
魏晋南北朝三百六十年,将近四个世纪,各路人士独爱一个“赌”字,且“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种不分贵贱”,吆五喝六,蔚为大观。
  
就没有带着红袖笼抓赌的居委会大妈出现?
  
皇帝带头赌呢!

 
  
首先是西晋开国皇帝司马炎。
  
读历史不要总是跟着老师走,为“司马大大”圈定一副肇始明君的“统一脸嘴”。
  
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好色、贪杯、奢侈,都是拿手绝活,得空的时候,也玩两把“樗(chū)蒲”。
  
又名“蒲戏”,类似飞行棋,有骰子、棋子和棋盘。
  
骰子共五枚,为上黑下白,捡其中两枚,黑面纹一头牛(犊),白面纹一只鸡(雉),作为听用,其他三枚是普通骰子。扔的时候,按照概率计算,五枚骰子会产生不下三十种结果。
  
若五枚骰子皆为黑,就为头彩,曰:卢;
  
全为白,则为次彩,曰:雉。
  
后面依次是开、塞、犊…
  
司马炎不是周伯通,会双手互搏;
  
也不是西门庆,只练硬上弓。
  
他玩“樗蒲”,需找一个人对局,而且必须是女人,看,多有情趣。
  
后宫中唯有胡贵嫔好这口,两口子常常熬更守夜掷骰子。
  
玩到酣处,二人入戏太深,抢着抓骰子,女人都是长指甲,一不留神就把男人给划伤。
  
触犯龙颜,那还了得?
  
司马炎愤怒不已:“你丫是武疯子吗?”
  
胡贵嫔正在兴头,眉毛一挑:“老娘祖辈帮着司马家,北边消灭了公孙渊,西边搞定了诸葛亮,你说呢?”
  
没毛病,胡贵嫔的父亲胡奋、祖父胡遵,都是曹魏名将,深得司马家族信任。
  
司马炎后宫佳丽无数,就数胡贵嫔受到专宠。
  
牌桌上扯皮,床头上和好。
  
还有啥说的!
 
  
魏晋皇帝嗜赌,司马炎开创了风气。
  
到了南朝宋,刘裕坐了天下,因为是穷到根儿上的草根逆袭者,历来为史家推崇。
  
既然是穷逼一个,正与几个世纪前他那位著名的本家——刘邦一样,多少带点流氓气。
  
二十啷当岁的时候,刘裕没了出路,投到豪族刁逵门下打工。
  
你说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就老老实实干活儿吧!
  
刘裕偏不,得了工钱就去赌,而且专找刁逵赌。
  
怎奈运气和技术都臭,扔了一下午骰子,输了三万。
  
“得,刘寄奴,我也知道你没钱,干脆把你绑在马桩上,让爷们儿乐一下呗!”刁逵这人不地道,成心羞臊人。
  
刘裕记了仇,日后发迹,便将刁逵杀了。
  
但是关于赌这件事,刘裕一直耿耿于怀,他不相信自己没有赢的命。
  
他又有了新目标:死党刘毅。
  
一干人聚众玩“樗蒲”,桌上的筹码堆积如山,五枚骰子扔得“兵乓”响。
  
前面几位手气一般,“二刘”排在最后。
  
刘毅也是赌神在世,潇洒一扔,哇塞,全白!雉!
  
“哈哈,要不下一把我不扔了?你们没人扛得住!”刘毅得意忘形。
  
刘裕是这伙人的老大,脸上有点挂不住。
  
“别忙,我来试试!”
  
只见他装模作样一阵摆弄,又是气沉丹田,又是闭目凝思,猛然一丢手,“哗啦啦”……五枚筛子在碗中欢腾跳跃。
  
顷刻之间,其中四枚都停在了黑面,唯有一枚还在急速运转。
  
“卢!卢!卢……”好个刘寄奴,二目圆睁,青筋暴露,疯狂打call,活脱脱一条赌棍的形象。
  
末了,骰子果真就停在了黑的一面。
  
六六六!
  
刘毅的脸色变得与骰子一般黑,眼看胜利到手,突然出了状况,哪个晓得刘裕有没有出老千?
  
从此,二人心生间隙,以至后来反目成仇,刘裕诛杀刘毅,扫除了自己夺权的一大障碍。
 
  
刘家子孙好赌大概是有遗传。
  
刘裕之子,著名的“刘草草”(宋文帝刘义隆,辛弃疾词:“元嘉草草,赢得仓皇北顾”就是说的他)。
  
是史书记载的一代明君,不过不正经起来也着实操蛋。
  
内侍羊玄保是位围棋高手,常常侍奉左右,偏偏刘草草是个臭棋篓子,每每要见个高下,还屡败屡战。
  
这一次,刘草草猪油蒙了心,自称棋艺大涨,一定要灭了老羊。
  
羊玄保笑而不语。
  
“别笑,要是再输给了你,朕封你做个郡守。”
  
一语成谶,羊玄保托着宣城太守的任命诏书,美滋滋地走了,只留下一个背影给皇帝回味。
 
  
宋文帝尚好,言出必行,他的儿子——宋孝武帝刘骏,就有点不地道了。
  
小刘和臣下颜师伯玩“樗蒲”,手气甚好,扔出一个“雉”,乐得手舞足蹈。
  
老颜也不着急,轻轻一晃,就是一个“卢”。
  
刘骏面沉似水,颜师伯颇会察言观色,一甩长袖,遮住骰子,“刚才不算,我手抖了!”
  
再玩几把,颜师伯手气急转直下,当场累计输掉一百万。
  
刘骏心满意足。
  
“哎,让爱卿输这么多,那怎么好意思?这样吧,吏部尚书你要不拿去做做?”
  
“谢主隆恩!” 颜师伯输了百万钱,倒换来个高官,值!
  
还是这位刘骏,体会到了赌的魅力——居然可以躺着挣钱!
  
他公开设场子聚赌,强行规定:各地刺史郡守,任期结束时务必回京城一趟。也没有其他大事儿,就是与皇帝现场赌两把。他一定要让这帮人把在任上吃的钱吐一点出来。
 
  
南方的皇帝,如此滥赌;
  
北方的皇帝,也不遑多让。
  
而且一来就玩一票大的。
  
十六国中的后凉,创始人吕光,一个孔武有力的角色。
  
由于后凉地处西北,国贫民穷,搞经济建设太难了,只得另想办法。
  
恰逢西域龟兹国进贡,奇珍异宝摆得满坑满谷。
  
吕光觉得无甚亮眼的东西,兴趣不大。
  
他一拍脑门,脑回路重新拧上发条,直接开设了一个富丽堂皇的“皇家赌场”,邀请西方的客人参与其中。
  
双陆、樗蒲、投壶、握槊…各种赌博游戏,龟兹人看花了眼,更兼几杯黄汤下肚,撸起袖子就开干。
  
他们哪里懂得其中的奥妙,糊里糊涂着了道,远途进贡送一份,坐下玩游戏又给一份,您说这趟冤不冤?
  
吕光捂着嘴偷乐,真是和气生财哟!
  
一国靠这种伎俩敛财聚钱,注定好不了,十年之后,后凉就亡国了。
 
  
到北朝末期,一代枭雄宇文泰雄踞关中,此人别的都好,唯独爱赌。
  
据说他公然把国库里的绫罗绸缎搬出来,作为征战有功的将士玩樗蒲的赌资。
  
抽空了库房,宇文泰见众人还不尽兴,只好把随身佩戴的裤腰带解了下来。
  
“看见没,黄金做的!谁要扔到‘卢’,归他!”
  
这可是无上的荣誉!大家像打了鸡血一样,继续扔!
  
兴许是之前运气用尽,诸将无论咋扔,就是扔不到“高端黑”。
  
“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宇文泰乐呵呵地又把裤腰带给系了回去。
  
既收买了人心,又保住了脸面,一举两得。
 
  
皇帝嗜赌,臣下焉能不防效?
  
特别是一些名流大咖,均是赌博事业忠实的实践者与宣扬者。
  
西晋名士王衍,不但模样俊秀,更擅长吹牛辩论,风头一时无两。
  
司马炎的堂叔彭城王司马权上门拜访。
  
王衍嫌他颜值不如自己,又不大会说话,便想了一个损招:和他玩射箭。
  
王衍是名流,各种技能在身不是盖的,年岁已高却偏要爱慕风雅的司马权岂是他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输得那叫一个惨。
  
这都没什么,老王爷主要心疼赌资——一头牛。
  
这不是一头普通的牛,是牛群中的博尔特,特能跑。
  
估计司马权是常坐牛车的,不把“牛尔特”当牛看。
  
“这样吧,如果你是想把牛当作坐骑,我心甘情愿奉上;如若只是想尝尝牛肉,我拿二十头肥牛来换这一头,如何?”司马权耍起了赖皮。
  
“那怎么成,我就是要吃一吃‘牛尔特’的肉,看是咸的,还是甜的!”王衍还来劲了!
 
  
名士中有王衍这类艺高人胆大的,也有温峤这种实打实赌徒性质的。
  
温相公是真心喜欢赌,喜欢那种一掷千金的刺激和快感,遇到谁就和谁较劲。
  
一次竟然跑到停泊在秦淮河边的一条船上,与一帮素不相识扬州人开干。
  
他怎会知道,这帮人就是当年的“温州炒房团”——组团出动,频出老千,温峤傻子似的入了坑,输得个精光。
  
怎么办?
  
这一把眼看又要玩儿完,再输下去,连裤衩都没了。
  
正在着急,偶然瞥见旁边掠过一条小舟,看那背影,极像好友庾亮。
  
温峤也顾不得许多,大呼小叫:“老庾救我!”
  
庾亮也是当时的士族大家,区区蝇头赌资还是给得起的,慷慨解囊,救下了温峤。
 
  
温峤好赌,多少也影响了他的一位挚友桓温。
  
桓温与刘裕颇有几分相似,年少家贫,怎奈好赌,欠下外债无数。
  
债主催债太急,逼得桓温离家出走,四处筹款。
  
找到死党袁耽家里,正赶上袁家有长辈过世,府上披麻戴孝,白茫茫一片。
  
桓温倒好,不去送份子钱,反而来讨钱。
  
他站在门口,搓着衣角,羞答答地半天吐不出句话。
  
袁耽智商情商双高,一眼看出端倪:“哎呀,是不是那事儿啊?”
  
“嗯啊!”桓温对上了暗号。
  
袁耽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儿,二话不说,脱去丧服,揣着孝帽,拉着桓温,直奔债主家里。
  
名场面来了!
  
袁耽叼着牙签,脸上挂笑,全程Cosplay发哥,三下五除二,就把桓温输的本都捞了回来。
  
债主服了,甩手一脸汗,MD,输了快一百万了!
  
“阁下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赌王’袁彦道(袁耽表字)吧?”
  
袁耽不答话,继续摇动骰子,高声叫喊,中气十足,直冲云霄。
  
差不多斗到掌灯时分,桓温的身份已换成了“大债主”。
  
之前的债主,此刻眼神黯淡、无精打采。
  
“干嘛呢?专心点好吗,这儿正赌钱呢!”
  
袁耽掏出那顶白色的孝帽,劈脸扔向对方:
  
“喂,现在该认识你袁大爷了吧?”
  
后世苏东坡有佳句刻画这段场景:
  
“颇忆呼卢袁彦道,难邀骂座灌将军”。
  
“赌神”袁耽与“酒仙”灌夫,都是业内翘楚,名士风范十足。
 
  
由于袁耽的“言传身教”,桓温逐渐有了点潇洒不羁、沉着淡定的气质。
  
若干年后,他将要统兵讨伐割据四川的汉政权,东晋朝中一帮人纷纷表示不可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也!
  
唯独刘惔力挺桓温:“桓公此去,定能马到功成!”
  
“给我们个理由,先?”
  
“理由?我看他平时玩樗蒲,大手笔,大玩家是也!”
  
事实证明刘惔的眼光贼准,在牌桌上大气沉稳的桓温,局势判断极为准确,没费多大功夫,就解决了四川问题。
 
  
桓温一生辉煌,最大的Bug有二:
  
一是学曹操不彻底,二是没有得到谢安的支持。
  
作为豪门的代表人物,谢安潇洒旷达、风度颇佳,才艺过人,好赌也是一大特长。
  
不过他最好的赌艺是下围棋,而且愈是大事临头,愈要赌上一把。
  
淝水之战当夜,侄子谢玄统兵出征,特意上门向他请示。
  
谢安二话不说,拉着他入席对弈,还以一幢价值不菲的独栋半山别墅作为赌资。
  
谢玄身负重任,心不在焉,哪里有心思与他手谈?
  
输得一败涂地。
  
谢安博得一票大的,乐不可支,转身对观战的外甥羊昙说:
  
“别墅归你了!”
  
城会玩,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少有人知,王羲之是赌场上的“专家”,常常是左手挥毫,右手掷骰。
  
这种骚操作,随着基因,直接影响到了儿子王献之。
  
才几岁大,小王无师自通,弄懂了樗蒲的玩法。
  
一次,老王领着一帮人聚赌,小王聚精会神躲在后面观看。
  
不多时,倒霉孩子拍着手大呼小叫:“不得了,南边的客人要输啊!”
  
大伙儿都瞅着王羲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
  
王羲之赶紧赔笑:“犬子无知,信口雌黄罢了!”
  
话音未落,坐在南边那位客人果真就输了。
  
啪啪打脸。
  
赌客们不服,以为熊孩子淘气,纷纷让献之接着下注
  
结果每注必赢……天生赌神是也!
  
王羲之拉着儿子上下打量:靠谱,把你老子的技能都复制过去了!
 
  
有人说,好赌之人一定都人品极渣吗?
  
未必!
  
桓温、袁耽二人是赌博之交,看似塑料兄弟情,私下感情却是极好。袁耽宁可丧事不做,也要去帮老友把钱赢回来,后来更是吵吵着要把妹妹嫁给他——当然,除非他已经嫁人的两个妹子离婚。
  
所以,赌,乃名士高人天性,它是魏晋风度的另一种写照。
  
俗人嗜赌,只能搞得一地鸡毛。
  
潇洒飘逸地扔骰子,连往兜里裹钱都是那般从容
  
一般人学不来的!
  
奉劝各位,别一心想做赌神,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也!

参考资料:
《世说新语》《南史》《北史》《晋书》等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216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