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费用十几万,我还是将孩子送去了民办学校

又是一年开学季。

来源:燃次元

又是一年开学季,和历年一样,这一届父母同样为孩子上学操碎了心。

 
家住北京市某远郊区县的戴汐,在为孩子选择中学时,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目前孩子就读的这所民办学校。
 
戴汐孩子就读的这所民办学校,成立于2018年。虽然仅仅成立三年,但招生范围已经涵盖了小、初、高三类学生。在燃财经拿到的一份《招生简介》中显示,该学校初中生的收费标准为17000元每人/学期。
 
戴汐身边同龄的朋友,很多都将孩子送到了这所学校。在戴汐看来,虽然民办学校费用相较于公立学校来说高出一截,但只要可以提高孩子的成绩,这些花费都是值得的。
 
”戴汐们“的困境也许很快会得以改变。就在9月1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施行。
民办学校是指国家机构以外的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面向社会依法举办的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在民间,一般称之为私立学校,更多是民间说法,指的是比较高端的民办学校或国际学校。
 
在教育部召开的介绍民促法实施条例修订有关情况发布会上,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表示,“名校办民校”行为稀释了公办学校品牌资源,且不利于公平竞争,下一步将出台细化文件全面规范“公参民”办学。
 
在《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的一个月前,由中央八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公办学校举办或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也备受关注。《通知》中对“名校办民校”、“集团化办学”、“关联交易”等等办校方式进行了进一步规范。除此之外,还对民办学校的设立监管做出了明确规定。
 
刘昌亚在发布会上还指出,公办学校以品牌输出方式参与举办民办学校,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但也产生了较多问题。一方面,民办学校稀释了公办学校本身的品牌资源,加剧教育焦虑,由此衍生出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公办学校参与举办的民办学校,利用公办学校的优质品牌,采用民办学校的收费机制,对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都造成了不公平竞争,扰乱了教育秩序。
 
正如刘昌亚所说,由民办学校引发的教育不公的争议,在近年来尤为突出。尤其是每到高考放榜之时,一位位来自民办学校的佼佼者们,在收获了自己优异成绩的同时,再次成为了民办学校宣传、招生的“工具”。
 
在知乎一则名为“上一个好的私立初中有什么优势?”的帖子下,ID为“天才儿童PM器”的用户表示,提高孩子的成绩有两个办法,一是内在地提高他自己。二则是外在地提高他的环境。内在地提高自己可能比较难,但外在的相对来说就比较容易了,比如多花一些钱进个好学校。
 
高考成绩成了民办学校包装自己的法宝,而“高考状元”、“高考升学率”则直接成了学校招生时宣传的“利器”。根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高考中,江西省的文理科状元、安徽省理科状元、四川省理科状元等都出自民办学校。
 
但有着超过三十年任教经验,在民办学校和公立学校均有过授课经历的林少荣老师告诉燃财经,大家口中的所谓的学校好于公立学校,是以衡水为代表的。不过,衡水一中是由公办学样衡水中学剥离出来一部分师资成立的,实际上是依托公立学校的民办学校。如果是单纯的民间资本出资办的学校,最终的教学质量有待考证。
 
“基于教育资源的限制,民办学校受追捧的情况无法避免。”林少荣表示,据其了解到的情况,越农村的地区对民办学校的向往越强烈。
 
究其原因,林少荣分析道,一方面是县城以下的教育资源太少,能上好高中、甚至能上高中的竞争都很激烈,民办学校自然就有了市场。另一方面还在于县城里的家长,自身的教育能力较弱,虽然他们从初心上来说也是想培养孩子的学习能力,但迫于自己的能力不足,只能将孩子交给学校,花钱省事。
 
戴汐为孩子选择民办学校的另一原因,就是必须住宿,管理严格,学业上的问题自己基本就不用操心了。
 
但民办学校是否真如家长所期望的那样?有待存疑。如今,为了达到更好的招生效果,“唯成绩论”成为民办学校的重要考核标准,不乏学校为了提升成绩,采取不同的手段,如设置入学门槛、以不正当竞争的方式抢夺生源、忽视学生素质教育等等,对学生的成长产生了诸多不利的影响。
 
“孩子成绩提高快、封闭式管理、家长省心”是众多家长为孩子选择民办学校的关键因素。但民办学校这种“简单粗暴”的宣传方式与教学方式是否奏效,有待深究。


图片
民办学校入侵县城
 
“学费一万八一学期,校服一千元,校车费一千元一学期……外加上伙食费,读三年初中下来,至少需要十三万元。”来自广东某四线城市但一直外出广州打工、每年收入还不到十万元的王峰夫妻俩,在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决定送孩子去读区县的一所民办学校。
 
对于这个决定,王峰坦言,这所民办学校办学成绩以及日常管理打动了他,“这所民办学校已经在当地建校招生十几年了,我不少亲戚家孩子就毕业这所学校。这几年无论是中考成绩还是高考成绩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封闭式管理,放假还有校车送到家,对于我们这种父母常年外出打工的留守家庭来说,很方便。”
 
王峰口中所说的民办学校,在广东高考成绩出来的次日,便在其官方公众号上亮出了大红喜报。高考成绩虽然相对于该市老牌公立学校稍有逊色,但在所在区县一骑绝尘,几乎囊括了区县内排名前十的学生。
 
图片
“虽然我家附近就有一所公立中学,但这几年生源基本都流向民办学校或市区学校,基本没有几个老师和学生,办学口碑也是一年不如一年。”王峰也知道初中这三年对孩子来说很重要,之前也考虑过夫妻俩回家务工,也方便看管孩子,但思索一番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回去未必会找到更合适的工作时其一;其二是封闭式管理也可以将孩子学业托付给老师,我们也更放心。”
 
相比于王峰家要花大价钱上民办学校不一样,三年前曾以该校入学资格考试前十名成绩进入该学校的初三学生鹏鹏,初中三年在校期间所有学费已经全部免去。
 
在校三年期间,鹏鹏的成绩也是一直名列前茅。该民办学校开出的奖赏也算丰厚,“高中继续报考我们学校,除了三年学费继续全免外,我们还保证孩子会安排在我们最好的班级进行重点培养。如果孩子中考正常发挥考了全市前二十名,学校额外给予10万元奖学金。若三年后高考被清北录取,奖励50万元。”
 
全国范围内像王峰家庭一样为孩子选择民办学校就读的,还有不少。据教育部最新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民办普通小学、初中及高中学校总数为15922所,在校生总数为2086.28万人。意味着全国有10%以上的小学、初中和高中学生,就读于私立学校。
 
毕竟,民办学校办学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公立学校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甚至,不少地方还将企业与公办名校联合举办的“名校分校”民办学校,当作当地教育资源的“门面”。
 
“打造名校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教育资源丰富的公办名校合作,社会上顶着名校招牌的民办学校遍地开发。”曾参与企业办学项目的王生告诉燃财经,相对于大城市,这种合作办学模式在小城市更受青睐,“在一些教育资源一般的小城市,当地政府甚至会主动牵桥搭线引进这类名校合作办学项目,这种做法也一度被认为是扩大当地优质教育资源的捷径。”
 
“当地教育部门对于民办学校,特别是对顶着名校招牌的学校,会提供很多帮助。甚至还会帮助学校去调任老师,调来的老师往往编制不变,财政负责基本工资,学校则负责奖金部分。除了师资上的帮助,也会提供一些较为灵活的招生政策。”王生表示,学校在名校的招牌,以及享受到的各种政策扶持下,往往会吸引更多的家长选择学校,“只要学校各方表现要好于可选择的公立学校,家长就会对此买单。”


图片
民办学校下沉
 
学校的发展,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由孔子首创的“私学教育”,从孔子讲学到稷下学宫,再到宋代书院,乃至近代的教会学校,学校在中华大地上有着源远流长的传统。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政府鼓励“公办民助”、“民办公助”的背景下,非政府的民办学校在民间逐渐兴起。特别是1995年通过并实施的《教育法》明确规定,“国家鼓励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依法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此后,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民办教育”相关数据,也自2003年起,在教育部每年公布《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有所披露。《2003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民办教育得到进一步发展。”其中民办普通小学、中学及高中的学校数量为1.2万所,在校生总数为672.87万人,其中民办学校在校生总数占比仅有3.31%。
 
学校一直维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即便在2015年之前,国内普通小学、初中及高中的在校生数量在逐年下降情况下,学校仍维持着平缓的增长速度。
 
图片
数据来源 / 《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制图 / 燃财经
 
近年来,随着政策的鼓励以及资本的推动,已有二十余年发展历史的民办学校更是进入了“野蛮发展”阶段。
 
以一己之力将全河北应试能力拔高的衡水模式便是其中之一。每年向清北输送大量学生而名声在外的衡水中学,其实取得优异成绩的大多来自一所全称名为“衡水第一中学”的民办学校。该校由衡水中学和河北泰华锦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建设,作为民办学校的衡水第一中学,以其灵活的办学政策,通过各种手段在全省各地实现“掐尖”。
 
除了河北衡水外,“衡水中学”的影子在云南、山西、内蒙、贵州等地均有出现。其中将“衡水模式”做大做强的,当属今年在美上市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据了解,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在国内的控股股东为长水教育,长水教育也是中国西部最大、全国排名前三的高中教育集团。其名下所拥有的学校也多为“衡水系”。
 
有意思的是,长水教育名下几乎所有合办学校还都与当地政府合办,政府除了解决建校土地需求外,还为企业给予补贴和税收优惠。
 
“想要赚钱的学校基本走的都是名校合作办学渠道,毕竟当地政府补贴和名校的品牌响应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两头赚钱。但要说这种学校的办学质量能有多好,我看不见得。”王生告诉燃财经,名校合作办学在实际运行中往往是单向而非双向的。
 
“企业必须要向名校方支付品牌冠名和管理费用,但名校收了钱后,往往不会像学校所宣传般,名校对学校在教学工作上会予以指导和扶持,无外乎是有些名校老师被高薪挖来了民办学校。两所学校之间更深的交流基本不存在。”
 
而这背后,藏着的是学校的生意经。3月12日,捆绑了衡水中学的第一高中集团赴美上市。第一高中集团超强的赚钱能力、学生高额的学费,是其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尽管集团旗下的高中生、初中生、高考补习生的生均学费从19437元、13750元、31012元全线下降到16573元、10751元、23245元。但截至2020年前9月,集团依然实现营收2.82亿元,净利润3395万元,现金存量3.05亿元。
 
除了赫赫有名的衡水系外,各地都有自己拿得出手的学校品牌。
 
在湖南省长沙市代管的宁乡市,金海中学和玉潭中学是本地名列前茅的民办学校,以背靠长沙金海教育集团的宁乡金海中学为例,每年都有无数宁乡市的父母争破头皮也想把孩子往里送,即便每学期仅学费就要一万多元,但教学成果就是最好的广告。据其官方报道,在本地2021年中考中,宁乡金海四人跻身全市前十名,570分以上(满分610分)高分段学生达100人,在全市占比37.9%
 
除了宁乡市外,在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仙游金石中学、仙游私立一中、仙游现代中学等学校也在本地享有盛名。“虽然近一年好生源有往公立学校仙游一中回流趋势,但是总的来说,金石中学和私立一中还是家长学生首选的学校,学费虽然贵点但是管理和教学水平各方面都有保障。”一位金石中学学生家长说道。
 
宁乡市和仙游县的案例并非少数,不少来自各地县城的家长告知燃财经,学校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学校,又因为县城的家长大多外出务工,将孩子送到全封闭式管理的民办学校更让家长放心,特别是外出务工的家长大多表示,民办学校师资好是一方面,看中的还是封闭式管理,“不然孩子天天放学回家,家长不在身边,没办法监督孩子,还不如送到寄宿的民办学校。”
 
囿于此,下沉市场里的民办学校,更有“前景”。


图片
学校的利与弊
 
“生源成绩高、管理更加严格、应试教育”越来越成为了学校的标签。
 
一位刚刚考入某学校的高一学生项琪告诉燃财经,选择这所学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主要是因为其整体成绩比较好,而且管理比较严格。项琪称,学校基本上是封闭式的半军事化管理,班里的学生,除一两个极为特殊的情况外,其余学生必须住校。
 
正如项琪所说,“成绩好”似乎是每一所学校的优势,而可以“提高学生的成绩”则就成了其在招生或者宣传时抛出的“杀手锏”。
 
但这种“好成绩”却并非来自于学校的培养,而是选拔。一位在公立学校任教的老师告诉燃财经,学校的学生之所以成绩普遍高一些,一方面和其严格管理有关,但更主要的是进入学校的学生是已经经过了一轮选拔的。
 
学费减免、奖学金鼓励、重点培养……这些都是民办学校“掐尖”的手段。毕竟高分学生相当于民办学校的“金字招牌”,家长一旦认准了民办学校的教学质量,必然会争着要将孩子送去民办学校。
除了在生源上实行“掐尖”战术外,在师资方面,民办学校也是不留余力用高薪去挖公立学校的“墙角”。在江浙某三线城市拥有高级职称、在重点中学有十余年教书经验的谢贤,五年前就是被一所新设民办学校以两倍工资、奖金绩效另算的条件,邀请来学校担任学术带头老师,此外还肩负一些管理工作。

图片

“挖老师、挖学生,是民办学校惯用的方式。”谢贤透露,学校在对外招生那年起,便四处放风声,“欢迎”高考成绩优异的学生来学校复读,“就是通过‘买’的手段,花二三十万元买来高考过清北录取线的学生,复读一年后考上清北继续加码奖励五十万元。”
尽管初立的民办学校财大气粗,但高分过清北分数线的“复读生”也不好找。于是,民办学校还会退一步选择其他方式培养自己的“高分学生”。谢贤告诉燃财经,顶尖学生不好找,但是过一本线的复读生还是相对容易好找些,“除了揽招高分复读生外,学校也会通过推优、举办入学资格考试等手段,来选拔尖子生以培养自身的实力。”
据谢贤介绍,民办学校要打造自己的口碑,其实得花几年时间进行沉淀,“我们学校推行‘掐尖’政策已经五年了,近一两年才略有起色,学校中考、高考的高分层学生比率能够在市内排到前十名,报考人数相较于往年也是越来越多。”
民办学校这种“掐尖”手段,对公立学校的影响式极大,师资和生源都不佳的公立学校进一步面临师生流失的问题,与此同时,因公立学校表现不佳而考虑民办学校的学生家长,也肩负更大的经济压力。
 
“生源是办学基础,不可否认在军事化管理下,学生成绩会有所起色,但效果不会说原本过本科线的学生经过几年学习一举考上清北,不科学也不现实。”谢贤认为,民办学校所谓的“高质量办学”,很大程度依赖于“掐尖”的前置环节,“同样是实施高强度军事化管理的华坪女高,也不过是本科率奇高,但是高分层学生数量与同省市其他高校相比并不算多。”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新闻与传播学专业的李老师亦表示,“选拔和没选拔过的孩子,成绩上的差异肯定是很大的。”选拔之外,李老师还强调,相较于公立学校,学校更看重分数,“唯分数论”的作用下,让学校的学生课业压力大了很多,并诞生了很多“应试训练”。
 
对于“应试训练”,林少荣表示,不只是学校的问题,而是社会的一个映射。竞争压力大、生存压力大,学生只能先通过考学的途径,得到一个比较好的发展机会。学校与老师也是迫于无奈。没有好的升学率,学校的生存就会有问题。
 
“大部分的学校都是通过打压、挤压学生的时间,布置大量的作业,高密度地考试、排名来提高学生的分数。虽然这种管理方式在一定意义上弥补了家庭教育与家庭管理方面的不足与缺陷,但它带来的副作用也不容忽视,会有很大一部分学生出现厌学以及学生之间关系紧张的情况。”
 
“明面上不给举办选拔考试,那就暗地里偷着来;实在无法举办,那就开学后接着进行选拔考试,对学校学生进行分班。‘精英班’就连教材可能也会备着两套,超前学习,一切以考试为最终目标。”谢贤告诉燃财经,据他平日拜访和观察的多家民办学校,基本都存在这种现象,而且学生家长也不会贸然举报和反对。
 
“家长和学校是站在一条线上的,目标都是希望孩子考出好成绩,又加上一般小城市的公立学校资源紧张,所以口碑较好的学校成了家长的首要选择。”
 
除此之外,林少荣还透露,一些学校还存在表面上的管理严格,实际上对学生非常地迁就。甚至还会有一些学校为了让家长看到满意的成绩,将卷面30分改成卷面80分的情况。而这些操作的背后,留住生源是根本目的。
 
燃财经了解到,近日教育部发布新通知明确规定,禁止学校提前进行招生考试、禁止民办学校跨省、跨地区招生以及禁止学校招收学霸级别的学生。
 
毫无疑问,如果没有成绩优异的生源,学校则直接失去了竞争力。李老师告诉燃财经,学校与公立学校,没有绝对的谁好于谁。二者之间最大的不同,是其教学理念的不同。学校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应试强调成绩至上。但公立学校除了成绩之外,还要培养学生的素质教育。
 
“但从孩子的成长来看,成绩并不是唯一。”李老师表示,学校必然要正视的是,青少年的成长,除了成绩之外,更需要的是全方面的培养。“这就要求学校未来必须作出改变。”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570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