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配音课火了,“声音”变现又是一门好生意了?

有声平台和从业者,已走至发展拐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撰文/ 孟会缘,编辑/ 李觐麟

最近,一股把录播有声书当副业的风潮席卷了头部短视频平台。

“你要悄悄地学习配音,然后默默地增加收入。”正如这样一则有关配音训练班的短视频广告,“配音行业正大量招人”“花几块钱就能获得一个入行机会”的消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其评论区内还留下了大量“想学”“已报名”的声音。

如今的有声书配音行业,真像广告中所讲,新手只要上过配音班就能轻松接单赚到钱吗?情况没有这么乐观,毕竟也有相关从业者大胆开麦表示,有声书配音已经度过了早期的“一声难求”阶段,现在可以说是不差人了,“你不录,后面有的是人等着录。”

更何况,与有声书配音从业者们紧密相连的蜻蜓FM、荔枝FM等有声平台,在拥有网文版权的在线阅读平台开设自己的音频专栏之后,也迎来了属于它们的发展危机。

千元线上配音课为何受热捧?

“有声书配音容易入行?当然不是。除了声音好听以及普通话标准的常规条件之外,营造现场感受、内心语言的表现、重音停连、虚实结合的应用、人物的塑造方式这些都是有技巧的,需要大量时间去熟悉应用。”

“不像前几年没什么选择的余地,现在演播从业人员的竞争压力特别大,甲方的选择太多了,根本不愁找不到人去播他的书。为什么有的书试音战线拉得特别长,很有可能就是甲方在期待会不会出现一个更好的声音。你如果是一个新人,演播风格比较生涩,在竞争这样激烈的情况下很难接到单,甚至有些甲方或平台还会直接表明他们不要新人。”

“这个行业是很赚钱,但是不要忽略,很多平台都是有入驻门槛的,要通过试音才能赚这份钱。新人最多去接一些要求不太高的‘新手书’来录,但这种单子的价格也会低一些,远远达不到有些配音班小广告说的‘只要有时间在家里面读读书录录音就能日入几百’这么夸张的程度。”

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上述配音前辈坦言行业现状时,王萌正在考虑要不要买价值好几千元的高阶配音课,但从配音课上老师讲述的“闲余时间随时录音”、“手机操作就可以”、“学完给介绍配音单子”等,看起来非常有利的从业条件中抽离出来,她庆幸自己并不是个冲动消费的人,“这些从业者就是在告诫我们,‘千万不要用初入行的粗浅技巧,去挑战别人吃饭的饭碗’。”

线上配音课火了,“声音”变现又是一门好生意了?

配音课的短视频广告

王萌告诉锌刻度,刷到配音课的广告之前,她对有声书配音的认知仅停留在各大音频平台的小说频道,“听起来就是主播对着稿子念,好像也没什么难度。”

所以她才会对有声书配音感兴趣,一看到配音课的广告就火速下了单,“当时觉得几块钱买个入行契机还是挺值得的,但真没想到这一行的竞争还这么大。”有声书配音毕竟不是新兴行业了,从业人员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稀缺,新手不如熟手吃香其实也可以理解。

从王萌的分享,锌刻度发现不少配音培训班正打着“只花几元钱就能带新人入门”的旗号,向路人看客大肆输入“哪怕是新人,有声书配音行业也大有可为”的观念。但若说他们提供的几天先导课,实际能让学员学到什么,用王萌的话来讲,无非是一些简单且不成系统的发声技巧。

“更多技巧教学和经验分享,得花大价钱买高阶课才能学到,包括介绍单子的承诺也得是学完全部课程之后。”但王萌也看到过上了高阶课的学员发声抱怨,学完也没有接到培训班介绍的单子,“关键是,哪怕给了钱学了技巧,还是需要大量时间练习,口播操、字音练习、绕口令……普通新手指望配音课学完立刻就业?别想了,做梦更快一点。”

“播音技巧不是听完了学到了就相当于会用了,有些人可能很刻苦地练习了一年半载,都没办法很熟练去应用它。”从业配音多年的钰琪也向锌刻度表示,配音技巧的学习效果因人而异,并不是每个新手都是天赋型选手,可以很快掌握,“清醒一点,不要那么容易相信小白可以随便入行了。”

原创在手,新人成得了配音大神?

针对上述有声书市场现状,事实上不论是有声平台还是相关从业者,早已走到了发展拐点。

一个有关平台的实例是上文中提到过的“阅文听书”。

艾媒咨询曾做调查,其结果显示,有51.3%的中国受访有声书用户表示,“平台有声书数量”是其进行平台选择的主要考虑因素;其次为“平台是否收录喜爱作者书刊”,将收录情况作为有声书阅读平台选择主要考虑因素的用户占45.5%。

换句话说,“有声书平台竞争关键在于内容,内容丰富度和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平台竞争力。为了拉开竞争优势,平台必须采买大量IP版权或分销音频的版权。”

相较于这种难以作假的合规操作,有声平台上还有大量由用户自发上传的UGC内容,平台通常难以把握其版权由来,因此需要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核和管控,而一旦出现纰漏,必然会为平台带来版权纠纷。

懒人听书、蜻蜓FM、荔枝FM等老牌有声平台的致命弱点,恰好就变成新玩家布局有声赛道的破局点——此前,阅文集团凭借丰富的有声阅读内容储备及立体的渠道运营生态,推出了自有听书平台“阅文听书”。

在网文内容及版权方面,阅文集团集体旗下庞大的网络小说矩阵无疑具有强大的统治力。曾有数据显示,阅文集团已对外授权近5000本有声书。据统计,国内音频市场70%的原创文学内容来自阅文集团,其音频收益约占原创有声小说收益的2/3。

对此,朱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版权问题上,惯常采用双方共有的形式,比如一方出版权,一方出录制,则音频版权两者共有;如果是付费委托对方录制,则版权归出资方。

蜻蜓FM等有声平台,显然受制于作为最大版权方的阅文集团。锌刻度查询发现,蜻蜓FM、懒人听书等有声平台上,有声书栏目的爆款音频,其原始内容很多都来自起点中文网。

线上配音课火了,“声音”变现又是一门好生意了?

老牌有声平台的排行榜上有不少阅文IP衍生作品

与之相反的是,起点读书APP的“阅文听书”子栏目里,不仅收录了来自懒人听书等有声平台的音频作品,还有其独有的有声书作品,很有一副“集众家之所长”的架势。

或许布局有声书只是阅文集团深度挖掘旗下IP价值的一部分,但从现实情况来看,拿着版权下场争夺有声书市场的“阅文听书”,对懒人听书等有声平台来说,更像“裁判下场亲自打球”,纯属作弊式的“抄底”行为。

当然,这个新玩家“反制”老玩家的典型案例,也变相给相关从业者说明了原创内容的重要性。

“其实新人面对熟手也不是全无竞争力,得看主播是不是拥有版权书。”钰琪解释,这分为三种情况,一是自己做原创内容,二是取得著作权人的有声书授权,三是直接购买网文版权,“特别是做原创内容,绝对是首选。”

钰琪这类中低层配音从业者,一般做不出优秀的原创,也很难拿到版权书的资源,平时只能录播免费书,“我们自己播免费书没有收入,只有播的好能混点打赏。工作室或者音频平台的版权书,招募主播就跟海选似的,他们会发放时薪,相应的要求也很高,新人绝对赶不上趟,不如试试做原创。”

正如钰琪所说,对有声书的受众而言,选择哪个有声平台、点播或打赏哪个主播的首要条件,必然是独特且优质的内容。且做原创内容的另一重好处,还在于可以对盗版行为进行有力控制,达到“源头直出,只此一家”的效果。

有理由相信,有声书的“自有版权时代”已经到来,而在此基础上,音频平台能否有所突破,配音市场何时迎来变化,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等待。

“高薪”背后藏着有声书行业的尴尬现实

钰琪从不否认配音是个高薪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它能吸引到这么多人从事这个行业。

就拿配音工作室的薪资水平来说,其给录书新手的时薪为50~80元,时薪涨80~150元需要好一点的后期,价格更高的110~200元/小时是双播精配才能拿到,至于时薪300元以上则是多人有声剧或者相关要求更高。

线上配音课火了,“声音”变现又是一门好生意了?

不仅受高薪吸引的从业人员,其规模在不断扩大。关于整个有声书市场,有更直观的数据显示,从2019年12月全国性的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线下消费受限,线上消费快速增长,2020年有声书行业得到进一步发展,到2020年有声书市场规模达到95亿元。

对此,艾媒咨询分析师却认为,“中国有声书行业正处于快速成长期,尚未接近成熟期,且行业受宏观经济周期影响较小,处于持续增长阶段。”纵然发展势头迅猛,有声书行业目前仍面临一些必须解决的痛点。

首先是价格和内容。

以阅文听书和蜻蜓FM为例,前者是点播付费模式,通常一集2毛钱,后者是点播和包月/年结合的付费模式,一集单买一般是3毛钱,开通包年会员则是228元。一部有声书动辄几百上千集,如果全部点播,算下来就需要几百元,这个价格足以劝退很多潜在消费者。

虽然包月/年付费模式下,有声书的价格有所下降,但有网文读者告诉锌刻度,他们还是能找到付费音频的免费“代餐”。

该读者表示,尽管网文有声化之后很难找到相关音频资源,但泛滥的盗文APP里不乏功能强大的,很多都自带阅读功能,“虽然是机器人读书,语气语调没什么起伏,但它不要钱就太香了。”这也反映出,当下有声书作品的超强可替代性,以及用户相关付费意识还没有正式建立起来。

深究有声书高价的原因,可能是制作方将IP竞卖的费用、精品配音制作的高成本直接转嫁给了用户。而其底层逻辑则是,眼下有声书行业商业模式过于单一,只是在作品本身下功夫。

察觉到问题的音频平台也在探索更多商业化变现模式,包括打赏+分成、订阅、会员年费/月费、单一产品内容付费、IP衍生品销售等。不过一切变现手段都要基于大量优秀的内容供给,即意味着增加了竞卖IP的成本。

这么多个参赛玩家中,或许只有阅文集团旗下的“阅文听书”,因背靠着庞大的IP资源库节省了一大笔隐性开支,但它却孤注一掷地选择了不讨喜的点播付费模式。

其次是应用场景。

“有声阅读凭借‘讲故事’属性强、黏性高等诸多特点,斩获高流量,还培养了用户的连续收听习惯,成为音频平台的内容标配。”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认为,有声书或将借此成为阅读市场的下一个增长点。

但相较于网文,有声书的应用场景更窄,因为网文可以最大化利用更多的碎片时间。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开会间歇、活动休息时间等特殊时间场合下,用户依然可以随时享受阅读,而有声书则不然。想要突破有声书的应用场景限制,还要期待音频平台们会不会给出相关新动作。

最后是适用人群。

有声书是基于网文的二次创作,从文字到音频的转化,对有声平台意味着将付出IP版权费、配音制作费等必要成本,对有声书受众来说,也需要投入更多时间去消遣它。

网文一个章节通常为三千字上下,变成音频作品时长估计在十多分钟,加上片头片尾等后期音乐,制作的成品时间可能更长;而看网文的时长,一般根据内容质量而定,高品质内容大概7~8分钟看完,质量一般则要2~3分钟。

有声书的听书速度和网文的阅读速度差距明显,这也是为什么有人会吐槽,“看一天小说,至少可以听半个月。”因此,有声书的适用人群更集中于看书慢的中老年人群,或者那些有听书习惯的固定人群,总体较网文的受众面更小。

综合所有信息不难看出,有声书行业已经表现出非常强大的市场潜力,但作为一个仍处于发展早期的消费市场,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或是有声书本身的“桎梏”、或是平台竞争下的“衍生”,必不可免会遭遇一些发展问题。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6080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