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痛失“好未来”?

比起主动转型,被迫转型的失败率无疑更高。

作者 | 黄燕华,编辑 | 冯羽,出品 | 子弹财经

教育巨头好未来又官宣了一个重磅消息。

8月27日,好未来发公告称,公司已与持有者达成协议,回购现有的2026年到期的0.5%可转换债券。此次回购的总购买价格由可转债的本金总额2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50亿元),以及根据0.5%年利率计算的应计和未付利息两部分组成。此次回购将在2021年12月底前通过一次或多次交割完成。

据「子弹财经」了解,好未来拟回购的可转债于去年12月由银湖资本领投,若可转债到期并成功转换为股份,将占好未来已发行股份的4.3%。

消息一出,迅速引发行业热议。有人认为,好未来此举展现了自身的财务实力;也有人认为,“提前回购可转债”恰恰表明了投资人对长期持有好未来股票的信心不足。

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前的好未来要比“双减”新政出台前的任何时候都需要钱。毕竟,其痛失K12教培这一支柱型业务后,难在短期内找到“替补”。

更重要的是,好未来正处业务转型之际,众多家长和成人用户对其新产品并不买账,加之转型路上潜在的种种挑战,公司显然需要预留出更多“保命钱”。

而此番提前回购可转债无疑会给好未来的业务转型蒙上一层阴影。

1、全速转型素质教育

好未来的前身是学而思,公司在2003年开创了课外辅导品牌,很早便开始探索在线教育模式。好未来一度是在线教育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企业,但今年以来,和其他教育公司一样,它也没逃过这场监管风暴。

尤其是在“双减”政策后,一个更为直观的感受是,好未来在积极转型求生,且动作不可谓不频繁。

为争夺学生课外时间,好未来入局课后托管市场。7月13日,好未来上线托管品牌“彼芯”,“彼芯”以开设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面向小学生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服务时间为周一到周五的15:30-20:00,旨在培养学生的学习习惯体系。

除了瞄准课后托管,好未来也重押素质教育。据「子弹财经」了解,该公司先是将旗下品牌直接转为素质教育品牌并上线新产品。

6月24日,好未来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并推出线下学习空间——励步儿童成长中心,以及系列素质教育新产品,包括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

8月11日,励步正式发布五类素质教育产品,分别为戏剧、美育、益智、口才、读物产品,并宣布线下学习空间励步儿童成长中心将正式落成。

仅时隔两周,励步又在北京举办“素质产品开放日”,戏剧、美育、益智、口才等素质教育全新产品体系首次线下集体亮相。

好未来再以旗下品牌名义推出新素质教育品牌。

9月1日,好未来旗下学而思培优宣布正式推出素质教育品牌——学而思素养中心,据悉,学而思素养中心的素养产品内容涵盖科学、编程、益智、故事、口才、传统文化、美育、围棋等模块。

当然,好未来还在发力成人教育。

7月7日,好未来正式对外披露成人教育品牌“轻舟”。目前,轻舟旗下拥有轻舟考研帮、轻舟考满分和轻舟留学三个子品牌,覆盖考研、语培、留学等三个领域。

从产品更新到推出新品牌,对于素质教育这艘船,好未来已经准备好全速起航。

关于转型素质教育的相关计划及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好未来方面暂未回复。

2、不买账的用户和资本

然而,对于上述好未来一次次的转型动作,家长和成人用户似乎并不十分买账。

“很多好未来K12学员家长对它开展课后托管服务并不买单。”北京小学生家长顾婷(化名)向「子弹财经」表示,以前,很多家长周中给孩子报名托管班是因为自己下班接孩子的时间与孩子放学时间无法很好衔接。现在,学校提供了课后托管服务,部分家长下班后刚好能接送孩子。另外,很多家里有老人接送孩子的,也根本不用报托管班。

至于好未来转战素质教育领域,仅有部分家长愿意继续支持并购买所需素养类产品。

“目前我所接触的好未来家长中,只有小部分家长基于对他家品牌和质量的信任,愿意继续接受他家推出的素质教育课程。”上海小学生家长叶松(化名)对「子弹财经」说道。

而大部分好未来K12学员家长可能更倾向于“逃离”。叶松表示,好未来在美术、编程、口才等素质教育领域尚未形成较强的品牌知名度和用户认可度。所以,很多家长在选报某一素质教育课程时,会更倾向于那些对应领域的全国或区域性知名素质教育品牌。

“我给我孩子报名美术培训班,选择的是一家专业美术画室,老师都是长年教孩子画画的。比那些K12转型过来的机构要专业很多倍。”顾婷坦言,好未来的学科培训确实做得不错,但素质教育“差点意思”。“他家(好未来)转型做素质教育,很多家长不买单是正常的。”

她还提到,不同于K12教育,素质教育需要十分专业且有经验的师资。“否则,会浪费孩子的宝贵时间。”

不仅如此,好未来加码成人教育这一举动,也很难激起多数成人用户报名其课程的兴趣。毕竟,考研、语培、留学等各自领域格局已基本形成,好未来尚未在这些领域建立起品牌影响力和市场竞争优势。

事实上,对于好未来转型动作不买账的不止家长和成人用户,还有资本市场。

「子弹财经」注意到,7月26日(“双减”政策落地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好未来市值一直徘徊在28亿美元至42亿美元之间。截至美东时间9月10日收盘,好未来股价报4.96美元/股,较上一个交易日大跌8.15%,较今年2月初的高位90.96美元跌去94.55%,市值仅剩31.99亿美元,折合206亿元人民币。很明显,资本市场仍弥漫着对好未来业务层面的担忧情绪。

好未来痛失“好未来”?

此次好未来回购可转债也正是当资本投下不信任票后稳定股价的自救之举。

一般而言,上市企业提前赎回可转债大多是为了加速可转债持有人转股,而转股后就相当于企业增发了新股,既实现了股权融资,也变相稀释了股权,提高了公司市盈率。

但好未来能否在短期内挽回资本信心并消除其担忧,仍然是个未知数。

3、转型之战不好打

抛开家长、成人用户和资本对“新”好未来的接纳程度,好未来业务转型也并非想象中那般简单。

“课后托管服务本身就不怎么赚钱。”长期从事教培行业的李良(化名)向「子弹财经」表示,课后托管主要是帮家长完成孩子放学接送工作,并为孩子提供餐食、课内作业等服务。“它属于基础性服务,不需要太高技术含量。”所以,机构一般很难向家长收取高额服务费。

而今,学生的校外时间还被进一步挤压。

据「子弹财经」了解,在7月13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指出,课后服务将在今年秋季开学后实现义务教育学校全覆盖,并努力实现有需要的学生全覆盖。

此外,他还提到,课后服务推行“5+2”模式,即学校每周5天都要开展课后服务,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结束时间要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

显然,如何抢夺学生有限校外时间则成为好未来开展托管服务亟待解决的一道难题。

除了课后托管业务,好未来的素质教育业务同样在遭遇难关。

首先,好未来们该以怎样的品类组合攻占各地市场?据李良介绍,不同地方不同用户的需求也不尽相同,机构需要思考的是用哪些素质教育品类能够满足他们的诉求。“每个城市开设的品类都相同,还是每个城市开设的品类都不一样呢?”他说。

其次,如何在多品类的投入成本和用户群体对不同品类的需求之间寻得平衡,也成为好未来们待逾越的又一座大山。

因为家长在给孩子购买素质教育课程时有诸多选择,他一般会优先考虑孩子感兴趣或适合的品类,比如画画、围棋等。“这样的话,每个家长选择的类目就不太一样。”李良说。

李良分析称,如果机构在一个地方开设的品类不够充分,供家长可选择的少,这意味着其将错失一部分目标用户。而如果机构在一个地方开设的品类过多,难免会导致自身成本的大幅提升。

此外,横亘在好未来们面前的另一个挑战是,如何让K12学员家长在素质教育品类上花更多钱。

毕竟,素质教育需求不够刚性,机构难以让用户在素质教育课程购买上花更多的钱。“如果素养课客单价定得高一些,一二线城市家长或许愿意买单,但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家长很可能就承受不住。”李良坦陈道。

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也认为好未来转战素质教育领域并非易事。他向「子弹财经」表示,素质教育与学科教育有着本质的区别。

虽说企业在服务用户上几乎重合,以及在拉新和转化方式方面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在业务线规划、教材编写、课程开发等方面,二者重叠之处并不多。“所以,对好未来这类学科教育机构来说,转型素质教育更多意味着要重新开始。”徐华说。

由于素质教育品类繁多,不妨就拿少儿编程来举例。

根据「创业最前线」此前在《独家|好未来领投1.2亿元的傲梦爆雷,少儿编程还有好未来吗?》一文中所述,时下少儿编程行业正面临六大挑战:如何提升家长认知度和接受度、抢占学生更多校外时间、留住用户、补足师资短板、向资本市场讲好新故事以及合规运营问题。

以家长认知度和接受度提升为例,如大家所知,少儿编程市场渗透率极低,尚不足1%,加之少儿编程机构的受众也都是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用户群体,在校外时间相对有限的情况下,家长们势必会为自己的孩子优先选择学科培训。

一个基本事实是,“双减”政策落地之前,“编程被纳入学科范畴”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少儿编程玩家们最大的机会。但从目前来看,编程转为学科又是最大的风险。一时间,少儿编程行业陷入尴尬境地。

而其他的素质教育品类也几乎和编程一样面临着相同的难题。

4、尴尬的成人教育

比起入局课后托管和重押素质教育的难,好未来发力成人教育也并不轻松。

仅拿续费率来说,成人教育续费率远低于K12教育。“像参加考研等考试类培训,无论最终是否通过考试,学生通常都不会再续费。超低的续费率,就意味着机构需要不断地获取新用户。”徐华称。

此外,好未来尽管早已布局成人教育领域,但从其过往财报来看,成人教育业务对公司营收的贡献占比一直不足10%。“他家一直想做好面向18岁以上人群的教育业务,但终究还是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如今内忧外患之下,想在成人教育领域有所突破显然更难。”李良直言。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企业无论往哪个方向转型,都离不开资金的支持。

而对于好未来来说,几乎完全失去K12学科培训这一支柱性业务,意味着其造血能力将大幅减弱,在收入可能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公司每天的支出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如今,好未来还要预留出至少23亿美元,用于偿还可转换债券债务。如此一来,好未来的现金流只会更加吃紧。

当然,面对潜在的挑战,好未来也并非毫无应对之道。

在徐华看来,一方面,好未来要继续就战略转型等事宜与股东们保持友好沟通,避免因后者挤兑甚至退股造成公司大量内耗。

另一方面,好未来要优先满足最大规模用户年龄段相匹配的其他需求,也就是托管或素质教育。先聚焦业务,在打开一个渠道之后再复刻它,这样不仅能让管理团队和业务团队快速犯错并改正,也有利于团队成员伙伴进一步的压缩和降低劳务成本支出。

“不能因为公司账上有些钱,就各种尝试,导致公司的资源、资金以及人力等过于分散,一旦尝试后发现没有多大起色,对公司来说无疑是得不偿失。”徐华说。

5、结语

相比绝大多数K12教培机构,好未来拥有不可比拟的资金实力、优厚资源和品牌优势。表面而言,好未来转型难度不会太大。

但问题是,家长、成人用户以及资本对其新产品业务的“不买账”,外加提前回购可转债需预留资金,预示着好未来的被迫转型之路将充满荆棘和不确定性。

双减之下,于好未来而言,转型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挑战注定异常艰巨。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608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