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一波三折,三年亏20亿,喜马拉雅越来越难?

从美股撤回上市申请四天后,在线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

微信图片_20210915091052.jpg

从美股撤回上市申请四天后,9月13日,在线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招股书显示,高盛、摩根士丹利、美银和中金为其联席承销商。

喜马拉雅第一次递交招股书是在今年的5月1日,计划登陆纽交所,但时隔2个月后,7月滴滴上市随即引发国家互联网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喜马拉雅也被迫中止了赴美IPO的计划。

期间,外界多次传出喜马拉雅将放弃赴美,转道港股的消息。一直到9月9日,喜马拉雅官方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正式授权签字人代表签署撤回美股IPO计划请求,四天之后,便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喜马拉雅至今未实现盈利,今年上半年亏损略微扩大。招股书显示,喜马拉雅2021年上半年收入25.14亿元,同比增长55.5%,除去股份支付等因素外,亏损为3.24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3.08亿元略微扩大。

根据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如果喜马拉雅未能在12月31日前上市,或需要赎回A轮、B轮和C轮优先股股东的股票,并支付利息;如果2022年12月31日前未能上市,或需要赎回D轮和E轮优先股股东的股票。不过,喜马拉雅赴美上市遇挫之后,今年8月25日,A轮、B轮和C轮优先股股东已经同意,将开始赎回日期从2021年12月31日延长至2022年10月29日。

连续三年亏损超20亿元


从招股书可以看出,喜马拉雅一直在“烧钱”,至今未实现盈利,亏损额有所收窄。

根据招股书,该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14.8亿元、26.97亿元、40.76亿元,呈持续上涨的趋势,同期净亏损分别为7.55亿元、7.47亿元、5.39亿元,三年亏损逾20亿元。

喜马拉雅收入增速有所放缓,2019年增速为82.2%,2020年下降至51.1%。

2021 年上半年,喜马拉雅收入25.14亿元,同比增加55.5%,除去股份支付等因素之外,亏损3.24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3.08亿元略微扩大。

其中营销开支猛增,喜马拉雅2021上半年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增加了一倍,为12.33亿元。

招股书显示,销售及营销开支主要用在渠道推广、品牌推广及广告以及支付予分销商及其他平台的佣金。喜马拉雅表示,未来会计划进行更多营销及推广活动以吸引用户及广告客户,并提升品牌知名度及内容渗透,销售及营销开支还将继续增加。

除了营销开支,营业成本也居高不下。

招股书显示,喜马拉雅营业成本包括内容分成费用、版权授权、支付处理费用、互联网设备采购、带宽等,2018年、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的营业成本分别为4.62 亿元、8.98 亿元、12.93 亿元、6.64 亿元占其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2%、33.3%、31.7% 及26.4%。

营业成本主要包括内容创作者的收入分成和购买版权的内容成本。据招股书披露,喜马拉雅与140家出版商建立合作,与阅文签订了一份20年在线音频授权。同时,还与德云社、吴晓波等演艺团队或作家建立合作,搭建内容护城河。

目前,喜马拉雅主要有UGC和PGC两种基本模式,而PUGC为将UGC+PGC相结合的内容生产模式。喜马拉雅若要继续扩张,需要购买更多的版权资源以及吸引创作者,这将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

据喜马拉雅披露,本次募集资金拟用于5个方面:一将用于继续扩大及提升所提供的内容并赋能内容创作者。喜马拉雅将丰富内容库,并继续激励内容创作者在平台上创作优质内容,此外,公司亦计划进一步改进我们的培养及支持计划,以进一步激励内容创作者制作多样化、有创意及优质的内容。二将用于提升下一代技术、AI及大数据能力。三将用于继续投资营销及品牌建设(包括营销及促销活动),以进一步扩大用户群。四将用于潜在战略合作关系及联盟、投资及收购。五将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喜马拉雅靠烧钱购买流量打市场,广告投入大,营业成本高,成本难以压降。招股书显示,2012年成立至今,喜马拉雅先后获得9轮融资,战略投资者包括腾讯、阅文、百度、小米、好未来、索尼音乐,财务投资者包括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挚信资本、高盛、兴旺投资、创世伙伴资本、普华资本、合鲸资本等。最后一轮融资在今年3月12日,喜马拉雅完成了3. 5亿美元的E轮融资。

IPO前,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CEO余建军持股13.53%。兴旺投资合计持股为10.72%。Trustbridge(挚信资本)持股为7.5%,腾讯旗下Image Frame持股为5.4%,General Atlantic持股为4.2%,阅文集团持股为3.1%。合鲸资本持股为2.9%,China Creation Ventures持股为2.1%。

探路商业变现

 

音频平台同视频平台一样处于烧钱不盈利的处境,如何实现商业变现成为喜马拉雅亟待解决的难题。招股书显示,喜马拉雅的主要变现渠道为付费订阅、广告、直播以及其他创新产品和服务。

2021 年上半年,喜马拉雅营收25.1亿元,其中订阅就贡献了超过13.7亿元,占比达到54.6%,广告贡献了超过6亿元收入,占比24.5%,直播中的虚拟物品销售占16%。

上半年,喜马拉雅平均月活跃用户数2.62亿,其中1.11亿来自手机端,其中包括IoT及其他第三方平台月活用户1.51亿,包括车载设备、智能音箱、智能冰箱等。手机端用户中,付费率12.8%,较2018年的2.7%提升明显。不过,喜马拉雅指出,智能音箱等物联网平台的用户尚未产生显著收入。

喜马拉雅手机应用用户的日平均收听时长从2018年的123分钟增至上半年的146分钟,而国内音频行业在2020年的平均水平是117.4分钟。

喜马拉雅认为,中国在线音频的渗透率仍然较低,据灼识咨询资料显示,2020年美国移动在线音频月活跃用户数的渗透率为46.5%,中国仅为16.1%。iiMediaResearch数据则显示,2018年以来,我国在线音频行业用户规模呈现逐年稳步增长趋势,2020年用户规模达到5.7亿人,同比增长16.3%;预计2021年用户规模将达到6.4亿人。

除此之外,喜马拉雅的用户群也在继续扩大。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约24%用户是80后,28%是90后,25%是00后。地区方面,用户53%来自中国一二线城市,37%来自三四线城市,10%来自低线城市和农村地区。喜马拉雅提到,将继续扩大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群。

关于何时盈利问题,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曾公开回应称,没有制定任何盈利的时间表,他表示:“希望继续去坚持创造用户价值,继续把基础做好,一年不行两年、三年、四年,我们做的品类音频就是这个特点,你很着急反而做不好,需要长期的打磨。”

上市一波三折

喜马拉雅上市之路一波三折。招股书显示,自2012年8月成立之后,喜马拉雅曾两次重组,最先获得的是境外融资,2015年拆除VIE架构重组之后,将上市地点定位国内,随后进行多轮境内融资。

2018年5月,喜马拉雅再次将上市地点瞄准海外,进行公司重组、重新搭建VIE架构和多轮境外融资,计划在港股上市。

2018年7月,有报道称,喜马拉雅正与腾讯进行新一轮融资,计划融资规模为40亿元人民币,估值为240亿元人民币。同时,喜马拉雅正在搭建VIE架构,并决定2019年在香港上市,目标估值500亿元人民币。

在喜马拉雅波折的上市路上,其管理层多次发生变化,喜马拉雅的众多股东选择了退出。

2019年5月24日和6月24日,喜马拉雅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包括戴志康、小米副总裁洪锋、普华资本董事长曹国熊在内的12名董事退出,仅剩CEO余建军一人。同时,包括证大投资、小米在内的18家外部投资企业撤出了喜马拉雅的股东行列。

而在此时,喜马拉雅竞争对手荔枝FM已抢跑上市。2019年10月28日,荔枝FM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于2020年1月17日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喜马拉雅在招股书中还披露了诸多风险。招股书显示,其平台上的专辑,超过99%由用户自己创作,在2019年6月至7月,由于存储不当内容,喜马拉雅手机应用被苹果和安卓商店下架30天。喜马拉雅提醒,公司一直由于平台内容被指控侵犯第三方版权而被提起诉讼,因此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造成损失240万元、630万元和4030万元。

根据中国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从事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业务,应当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喜马拉雅目前通过由创始人余建军和陈宇昕持股的深圳市天播网络传媒有限公司持有视听许可证,可以覆盖部分业务。喜马拉雅称,如果监管部门要求公司旗下实体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取得视听许可证,或要求扩大深圳天播视听许可证的范围,有可能会出现业务整改和罚款。

此外,根据中国2016年生效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从事网络出版服务必须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而喜马拉雅目前没有该许可证。如果上传至其平台的内容被视为“网络出版物”,则有可能出现平台关停、出版物下架和罚款等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喜马拉雅曾被有关部门约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网3月18日的公告显示,针对近期未履行安全评估程序的语音社交软件和涉“深度伪造”技术的应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部指导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广东等地方网信部门、公安机关依法约谈喜马拉雅等11家企业,督促其按照《网络安全法》《具有舆论属性或社会动员能力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安全评估规定》等法律法规及政策要求,认真开展安全评估,完善风险防控机制和措施,并对安全评估中发现的安全隐患及时采取有效整改措施,切实履行企业信息内容安全主体责任。

除了内忧,喜马拉雅还面临外患。随着在线音频赛道逐渐热门,众多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近两年,腾讯、字节跳动、快手等巨头相继入局在线音频市场。

2020年4月,腾讯音乐发布全新长音频品牌“懒人畅听”,包括有声小说、故事儿歌、情感综艺等多种内容。2020年12月,微信也上线了“微信听书”功能。2020年6月,字节跳动推出“番茄畅听”、“番茄小说”APP等产品。2020年9月,快手推出了播客类APP“皮艇”。同月,网易云音乐上线“声之剧场”。

可以说,喜马拉雅虽然市场占有率稳坐头部,但随着各个巨头玩家的加入,在线音频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作者: Lily)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617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