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腾讯京东入场,二手电商的“春天”在哪里?

刘强东放不下的“闲鱼梦”,到底有多难?

微信图片_20211007142434.jpg

作者:代聪飞

瞄准五环外,借助腾讯的社交入口,拼多多完成三年上市的壮举,打破了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格局。

 

相比之下,另一个已经被关注多年的电商赛道却一直有些低调,直到今年才开始在资本市场泛起浪花,引得阵阵骚动。

 

今年6月,成立十年的爱回收终于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美股上市。与此同时,同样主打3C产品的转转完成了新一轮融资,预计2022年上市。

 

看起来二手电商好像要迎来历史性的伟大突破,但结果并不如意。截至发稿,万物新生(爱回收)股价已经跌至8.71美元,较发行价(14美元)下跌37.8%。

 

尽管如此,电商平台以及各路资本显然并不甘心。

 

易观千帆在报告中指出,从融资笔数来看,二手电商从2016年开始遇冷,呈逐年下降趋势。但近两年针对垂直二手电商头部企业的融资开始回暖,集中在B轮以后,且融资金额较大。

 

2020年12月,京东宣布二手零售平台“拍拍严选”上线,主要售卖二手手机。近日,京东又推出鲸置,主要提供转卖京东购买商品的服务。

 

在巨大的市场潜力和政策支持下,二手电商未来可期,但也存在诸多问题等待行业解决。

 

阿里腾讯争抢“二手货”

 

今年3月,国内资本市场在经历狂欢之后开始持续震荡,基金大亏屡次登上热搜。

 

韭菜们亏的欲哭无泪,闲鱼反倒赚了一大波流量。为此,闲鱼专门设置了一个醒目的“基金亏了”转卖冷静期。

阿里腾讯京东入场,二手电商的“春天”在哪里?

若非这波“亏损”,一直为人数钱的用户大概还不会意识到:二手货已经形成如此巨大的市场。不过说来也是意外,闲鱼最初的创立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

 

2014年的马云正迎来高光时刻。那年9月,因“合伙人制度”放弃赴港上市的马云如愿敲响了纽交所的大锣,一举创下美国市场按市值计算的最大IPO交易。

 

鲜为人知的是,马云带着阿里冲击纽交所的时候,西溪园区的一个茶水间里,28个人日夜赶工三个月,上线了一个闲置交易平台——闲鱼。

 

所谓闲鱼,顾名思义。“闲”是闲置的时间,而“鱼(余)”是闲置的物品和空间。

 

背靠阿里这棵大树,乘着共享经济之风,闲鱼发展快速。在“闲鱼塘主大会2016”上,闲鱼负责人谌伟业表示,两年时间内闲鱼已成交闲置交易物品达1.7亿件。谌伟业还提到,社区分享所促成的交易转化率很高。

 

2016年2月,马云在亚布力论坛表示:“阿里未来要做社区,社区做的是分享”。5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旗下“闲鱼”和“拍卖”业务将“合并同类项”。阿里巴巴集团时任CTO张建锋表示:“闲鱼”牵手“拍卖”后,两者将共同探索包括闲鱼拍卖、闲鱼二手交易在内的多种分享经济业务形态。

 

闲鱼大力发展的时候,大概不会想到被腾讯系的58同城从背后刺了一刀。

 

2015年双十一刚刚过后,58内测了一个多月的二手交易平台“转转”正式推出。借势双十一,铺天盖地的通稿和宣传让人们很快知道了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平台。

 

58创始人姚劲波提到,“但所有类目里,二手一直是增长最快的。”姚劲波认为,“ 58赶集聚合二手物品信息是不完整的体验。用户现在期待的是移动和闭环。他们要一个结果可控的产品,要京东、天猫的体验。”

 

不过,时至今日,转转也依然没有实现这个“KPI”。

 

2017年4月,上线近1年半的转转迎来首轮融资,投资方是姚劲波的老朋友:腾讯。根据协议,转转获得腾讯2亿美元投资;腾讯将逐步打通双方资源促进转转发展。

 

2018年7月,腾讯为转转开通微信钱包入口,这一入口至今还保留在微信支付窗口。转转CEO黄炜表示:“微信钱包入口是腾讯最高级别的入口支持,非常稀缺。从战略意义上,我们希望微信钱包入口能让更多人通过更低门槛,逐渐了解二手、了解转转。”

图片

腾讯入股转转、开放微信钱包入口的一系列动作一方面说明了腾讯对二手市场的看好,另一方面则使得二手电商对垒再次成为阿里和腾讯的两强争霸。

 

二手电商的中国“先驱”爱回收

 

事实上,在闲鱼和转转出现以前,二手电商已经存在多年。这个从国外流行起来的行业早在2008年就引起一个年轻人关注。

 

彼时,国内电商尚处于蓝海,阿里京东还在抢夺用户。一个原本可能一直做“码农”的青年因为一则“别针换别墅”的传奇故事决定投身创业。

 

2005年,26岁的美国外卖员凯尔·麦克唐纳利用互联网,用一枚红色曲别针开始与人交换,最终没花一分钱,换回一套漂亮的双层公寓。当然,那枚特大号的红色曲别针,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2006年,这个故事还出现了一个中国版本:一个网名“艾晴晴”的中国女孩在网络上发表了自己的辉煌“梦想”——用一根别针,花100天时间,换回一栋别墅。帖子发表24小时就获得了近7万的点击率。

 

在那个博客风靡的时代,“换客”还不为人所熟知,但却引起了“打工人”陈雪峰的注意。

 

2008年,看到换物概念的陈雪峰敏锐意识到,伴随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如何处理多余物品将成为一个问题,“二手”方向的创业想法开始萌生。

 

意识到市场的陈雪峰很快找到复旦校友孙文俊,携手搭建了以物换物的C2C平台乐易网,还获得了来自复旦大学的10万元创业基金。

 

就这样,陈雪峰过了两年边打工边创业的生活。直到2010年,陈雪峰开始全职投入网站运营。

 

不料,乐易网团队扩张到超过10个人的时候,项目折戟。陈雪峰复盘反思后认为项目失败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对技术的过度依赖;第二是脱离了基础;第三是忽视了“别针换别墅”的偶然性,零散的交易无法支撑平台。

 

复盘之后,陈雪峰依然认为这个市场存在机遇。

 

彼时,iPhone4刚刚发布一年,智能手机的兴起引发了旧版手机用户的换机潮。陈雪峰猜想“手机回收会不会成为一个增长的需求?”

 

2011年,陈雪峰与团队在上海创立了爱回收。爱回收最初仅做线上平台,但陈雪峰发现只有四成用户将手机寄给平台,其中仅75%成交。平台收到大量诸如“恶意压价”“程序不透明”的负面评价。

 

陈雪峰判断,用户重视验机环节。2013年底,爱回收首家线下店开业。

 

随后几年间,爱回收在172个城市中开设了755家门店与1500个自助服务站。这一策略让爱回收意外赶上了O2O的风口。

 

乘风而其,爱回收开始吸引到资本目光。2014年,爱回收获得IFC国际金融公司和五源资本800万美元B轮融资,这距离上一轮融资已经时隔3年。2015-2016年间,爱回收又先后完成C轮、D轮融资。

 

京东的“插手”

 

在爱回收的资方中有一个公司颇为显眼:京东。

 

是的,在阿里意外做出闲鱼那两年,作为阿里最大的挑战者京东也同时布局了二手电商行业。

2015年8月,爱回收完成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投资方除了天图资本等机构外首次出现了京东的身影。此后,在爱回收的每一轮融资中几乎都少不了京东。

 

事实上,在入股爱回收之前,京东已经在二手电商行业有所动作。2014年,京东接过腾讯留下的“烂摊子”:拍拍,并将其摇身一变成京东的附属二手手机回收与零售平台。

 

这是京东首次踏入二手电商行业,彼时的拍拍寄托着刘强东对二手行业的希望,但拍拍很快因为假货翻车。2015年12月,京东宣布因“C2C模式无法杜绝假货”,停止拍拍网的服务。而在此之前刘强东接受外媒采访时还曾夸下海口,“打击网络假货非常简单,也很容易,只需要一个程序员花上一天的时间就可以解决。”

 

2017年,京东对拍拍进行了一系列调整,从C2C模式变为C2B2C模式重新上线。不过此时,京东投资的爱回收已经在3C领域占据了极大的市场份额,拍拍再次成为京东边缘产品。2019年,拍拍与爱回收完成战略合并,京东顺势成为爱回收的最大股东。

 

今年4月,爱回收完成2亿美元的融资,但未透露投资方。6月,爱回收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

 

十年间,爱回收蜕变成“C2B+B2B+B2C”二手3C全产业链的“万物新生”,成功登陆纽交所。

 

原以为这会是京东收获果实的时候,但万万没想到,美国的资本市场似乎对这个外来的“二手商”并不买账。

 

上市首日,万物新生大涨22.93%,收于17.21美元/股,但随后便开始一路回落。截至发稿,其已经跌至8.71美元,较发行价下跌37.8%。

 

这背后固然有市场因素,但爱回收自身的亏损问题同样不可忽视。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间,万物新生累计亏损近14亿元。

图片

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也或许是看准了巨大的市场空间。不甘心的京东再次亲自入局二手电商市场,先后推出拍拍严选和鲸置。前者定位为专注二手3C数码产品的在线交易平台,后者聚焦于京东平台全品类产品二手交易,和闲鱼对垒的味道更浓。

图片

拍拍严选和鲸置界面对比

 

二手电商的春天在哪里

 

巨头纷纷入局看重的是背后的万亿生意。

 

灼识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二手消费电子总成交GMV达2522亿元,未来五年将保持30.8%的年复合增长率,至2025年有望接近万亿市场。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二手电商交易规模达3745.5亿元,同比增长44.22%。用户规模方面,在2018年突破1亿后,2019、2020年中国二手电商行业用户规模分别达到1.44亿和1.82亿。

 

庞大的交易市场吸引了众多玩家。除了全品类的闲鱼,专注3C数码产品的转转、爱回收,还有专注二手车的优信、瓜子;看好奢侈品的红布林、妃鱼;盯上“精神食粮”书籍的有路、多抓鱼。

从全品类到垂类,二手电商市场规模在飞速攀升,但行业乱象也开始凸显。

 

2020年,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汤兴在品牌升级发布会称,“今年闲鱼品牌升级的一切行动,都围绕提升信任展开,‘信任’是打开闲置经济大门的唯一钥匙。”

 

但“信任”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堪比登山。尽管转转等平台均推出验机等相关服务,但“虚假”仍然是一众二手电商平台面临的难题。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61.4%网民有过二手电商平台购物商品鉴定结果不一致情况;37.8%的中国网民因假货太多不使用二手电商平台。

 

品质难以保障的同时,价格却还在进行“升级”。

 

天风证券在研报中指出,手机高端化趋势下带来的自营业务客单价提高,按照客单价乘以销量计算,预计其2023年收入空间在81亿-121亿元。

 

转转联合创始人相昌峰早在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到,性价比之外,二手市场的消费者们,其实也在进行着“消费升级”。从成交的趋势上看,二手手机的价格均值在下降,但平台的成交均价却在上涨。

 

一个具体的例子是:不少原本想通过买二手商品省钱的用户最后却因为价格问题选择了放弃,最近打算买电脑的小李就是其中之一。考虑到刚刚买房的压力,她原本想在转转上买一个二手电脑,问了一圈关于二手平台的质量问题后没想到因为价格最终选择了直接买新品。小李告诉,逛了一圈以后,发现转转上的价格跟新的差不多,那我为什么为了那点皮毛小利承担二手的质量风险呢?

 

一方面,信任问题仍是二手电商挥之不去的痛楚;另一方面,已经经历十年发展的平台亟待盈利变现。但欲速则不达,对于平台来说,解决好品质问题或许才是当下的首要问题。

 

让人欣慰的是,我们看到二手经济的问题已经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7月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印发“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的通知》。其中除了提到鼓励“互联网+二手”模式发展,同时强调,要强化互联网交易平台管理责任,加强交易行为监管,为二手商品交易提供标准化、规范化服务,鼓励平台企业引入第三方二手商品专业经营商户,提高二手商品交易效率。

 

在政策的驱动之下,未来行业必将逐步规范,迎来属于它们的春天。

 

易观千帆预计,到2026年,二手电商市场格局基本确定,固有商业模式带来持续营收,行业稳定增长;厂商开始探索新型商业模式,并且更加注重供应链与用户的精细化运营,坚持发展长期主义。

 

或许只有到那时,依然能够笑对用户的才是最后的赢家。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724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