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的“二手生活”

刚出社会的青年人,恐怕要在二手平台上社会的第一课。此外,对于二手平台来说,消费者维权难、平台监管不到位、平台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也是二手买家经常遇到的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于见专栏,编辑 | 于斌

关于“抠门”这个问题,当代年轻人继承了老一辈人能省的传统。学校时不时会出现的毕业季二手书摊,聊天列表中始终活跃的二手交易群,这些都是拯救“吃土”常客的救命稻草。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有人靠着二手交易逐渐“发家致富”。

随着网络二手交易平台诞生后,选择在网上买二手的人越来越多。这也让手头吃紧的人们多了一个方向,他们在手机上打开二手平台,在二手平台上货比三家,继续琢磨着鱼塘里的闲置该不该入手,然后选择最物美价廉的闲置物品。

在庞大的用户规模以及电商们绞尽脑汁地调动消费者的冲动购买欲望、消费者过渡消费背景下,二手电商交易市场开辟出一片新蓝海。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二手电商行业市场规模达3745.5亿元,同比增长44.23%,预计2021年中国二手电商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4111.7亿元,未来将继续保持增长,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也正是在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吸引下,国内大量资本进入二手电商市场。根据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超过66万家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闲置相关企业。其中,注册资本在100万以内的闲置相关企业占比为41.21%。在投融资方面,2019年我国二手电商行业融资金额达60.2亿元,同比增长115.77%;2020年二手电商行业融资金额为11.8亿元,同比减少80.40%,其主要还是受疫情因素影响。

当然还有另一部分的人,他们作为卖家,将闲置物品放到这些网络平台进行转卖,对应着庞大需求的众多二手“收藏家”们,这些闲置物品也不怕没人盯上。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艰难求生的二手手机市场 

唐嵩,41岁,深圳

十三年前,唐嵩和同乡从汕头一个小城镇搭车过来华强北,之后他在这里从事二手手机买卖。深圳华强北,全球最大的手机生产和集散地,被誉为世界电子之都。在华强北的一些电子城里,各个柜台前的外国人是最常见的客人。

在当初,对于只有高中学历的唐嵩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选择这里谋生,那就得把困难挺过去,况且在当时,和老外做生意还是很赚钱的。为了能够和外国人交流,这十几年来,他苦学英语,平时准备着口袋大小的便利贴纸,写上经常要用到的单词和句子。

工作不久后,唐嵩发现大部分的外国客户都是从印度、越南,缅甸还有巴基斯坦来的。唐嵩表示,过去在华强北进货的商人中,外国人比例其实不大,最近几年才开始变多,有一些“老面孔”会带一些新人来这淘点二手手机回国做批发。

总体来看外国商人是比较多,对于唐嵩的二手手机生意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唐嵩却摇头否认,他苦笑着说:现在华强北的二手手机批发生意,远没有以前那样赚钱,现在他也只能是勉强过日子。有一天,一位自此来自马来西亚的高个子来到柜台前,像唐嵩询问手机的价格,这位马来西亚商人非常谨慎,在询问了一遍手机的型号和价格后,他便借机打电话离开了柜台。

“很明显,他这是在对比价格,今天的价格不合他心意。”多年的经验让唐嵩一眼就看出这个国人的“小九九”,而且这个外国高个子,唐嵩是见过几次的,因为偶尔看见他去附近各个柜台打听价格,货比三家,坚持要拿到最低价格的货。他们会不遗余力的挨个询问,哪怕是低二十块钱,他们都能算得到,真是贼的很。

最近几年,随着国产手机性能的提高,很多用户不再购买二手的外国智能手机,转而去购买国产机型。再加上现在很多买家对手机的认识有了提高,他们会自己查看手机是不是组装和翻新过,导致本地拿货需求急剧下降。除了一些偏远的乡镇、农村可以少量拿货外,已经很难再出现那种大的单子了。

由于国内市场环境的变化,如今像唐嵩这一类的二手手机商家,能不能赚钱全都要看这些“洋人”了,而且这些人的生意一样不好做。唐嵩解释称,以前很多中国人卖二手手机,赚了不少钱,一些外国商人也开始想办法抢市场,并且打压原来的中国卖家。以前用外国人的手机是中国人从华强北批发过来的,所以一开始他们只能选择从中国买二手的智能手机。

如今,这些外国商人也学会了里应外合。在深圳弄了个中转站,然后到华强北拿手机往本国发。由于他们的转卖成本都很低,又有成熟的人脉和熟悉的门道,短短半年时间,就抢走了包括他在内的大部分华人二手商贩的大量市场份额,即使现在外国人变多了,但和外国人做生意,还是自己更吃亏。

“像那些越南来的,当地的销售商跟华人比,价格差不多,但是我们的利润还是比他们低,生意也没有他们好。”唐嵩无可奈何地说。他们学聪明了,占满了优势,很快就把中国商人逼到无路可走。

而一些东南亚国家则更是纵容,任由他们国家的商贩采取非正常手段,恶意抢夺市场份额。他们把从华强北那里学来的技术用来“武装”自己,并利用他们本土优势,有效地撼动了华强北商人在二手智能手机市场的地位,并渐渐失去了优势。

唐嵩吸了口烟,掐灭烟头之后说道:“没办法,自己造的孽要自己担。”关于未来如何发展,唐嵩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如今已经恢复不了往日的“辉煌”。只能说希望现状不会再变差,而且自身也没办法做些什么,或许当这个行业到了真正走不下去的那一天,自己应该早就跳槽了。

看见柜子里的包,我陷入了沉思 

杨晓虹,21岁,兰州

2020年,晓虹买了一堆奢侈品二手包,同时也分享了她对奢侈品消费的看法:这是她第一次买奢侈品,除了看重品牌之外,最重要的还有二手包包的白菜价。对晓虹来说,全新的包包和二手没什么不同,自己买包包的原则就是性价比,在自己钱包的承受范围,并且有些包包还是买二手的划算。在那条分享的评论区下,很多和她同龄的网友都纷纷表示赞同。

受到疫情影响,不少奢侈品价格上涨,进而导致二手奢侈品销量直线上升。像晓虹这样对品牌有追求和抵制高仿商品的大学生,正在推动着二手奢侈品市场的爆发。他们反对仿制品,追求物品的个性和品牌效应,同时也重视性价比。而购买二手奢侈品,就是购买廉价和高性价比。消费观念的变化,给二手奢侈品更多的生存土壤。加上疫情因素,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开始加速发展。

对于这个二手的包包,晓虹很自然的说到:“其实我也不了解这些品牌,只是同学都在说,我就有印象了,我的虚荣心也让我很想拥有。”也因为这个包包,她也开始受到关注的目光。在和同学聚会的时候谈起包包她也是倍有面子,这种认同感和他人崇拜的目光让晓红心情愉悦。

一个月后,晓虹再次在二手奢侈品平台上拍下一款更加名贵的二手包包,但这个包包对还是学生的晓虹来说并不便宜,包邮都要三千块以上。据了解,在校大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低,她们也会为奢侈品而付出相应的代价,把自己五成的生活费投入到奢侈品消费中。正因为这种现象,在校大学生成为二手奢侈品的主要消费人群之一。

在过去,人们印象里买二手货的买主都是理想大于困难的,而卖家基本上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变卖奢侈品,所以二手奢侈品市场的供需两个环节很薄弱。现在社会情况不一样了,这种现象已经发生了转变。

从小,晓虹对奢侈品都有着向往。在上高中的时候,每当路过学校附近那家奢侈品店时,晓虹都会驻足观望一会,似乎在想些什么,但很快又清醒过来摇头离去。而现在的晓虹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她决心要改变自己,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穿着球鞋裹着校服的小女孩了,她要大胆的追求“美”。 她开始关注美妆,开始关注越来越多的奢侈品,同时结交了许多“同好”。

虽然花费巨大,但是晓虹觉得一切都值得。当晓虹购入第一件属于她的包包之后,就开始物色第二件了。很快,越来越多的二手奢侈品进入晓虹的宿舍,加上她之前买的那些二手奢侈品包,她的衣柜已经放不下了。面对着堆积如山的奢侈品,终于有一天,舍友开始忍不住了,狠狠地吐槽了晓虹一顿,因为除了晓虹自己的位置,已经有不少公共甚至私人位置被晓虹的包包占领了。

某位外国经济学家说过,当你一股脑的买了很多东西后,你的心里已经开始产生疑问,你真的需要吗?面对着已经装不下的橱柜,晓虹开始陷入沉思。是因为虚荣,还是因为自己从小的梦想,或许晓虹也在想经济学家说的那些话吧。

为了买辆车,我亏损巨大 

王明,45岁,河北

这段日子让老王气得直郁闷。

今年三月份,老王物色到了一款车型,当时有促销优惠活动,价格在四十万左右。于是老王想把自己开了5年的老车卖掉,升级为豪华车用户。其他车型老王也都看过,不过看着都没那款车型吸引人。但老王没着急入手,打算观望一下,等待更大的优惠。

没想到的是,优惠突然全没了,而且连车都没得买,原本还想等着降价再入手的,现在想买都没有了。“我记得当时是说两个月后才能接车,我觉得门店是在搞其他心思,因为自己当时有预感过段时间一定会再次降价。”老王说。

当然,对于这样的消息,老王并不买账,但真正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之前逛过得其他车型,居然通通涨价了。老王后来也去过实体4S店询问情况,确实,不管是线上线下,如今所有的车型全部都涨了,大概原因还是车源的影响,导致部分车型货源缺少。4S店的店员也劝老王,现在还是赶快入手比较好,再等下去只会一场空。

这不胡闹吗,原本图个便宜入手,现在倒好,搞得和拍卖一样,老王愤愤地回了家。但老王买车心切,于是把目光转向了二手车行业。老王逛了几个二手车市场,终于看中一款车型,它能跑两万公里,比新车便宜五六万。但私底下发现,这辆车的价格较前几个月上涨了约三万。

卖车的人也向老王抱怨,现在实在是车源太少,生产的话根本就赶不上,很多店家都去抢二手车,几乎全部都出顶价收车,还有一些因为热门车型收购都差点打起来。很多车都得贴钱购入,最低一般都贴了两万块钱,有些热门车型还在路上时顾客就预定了。

老王听的也是难受,几天都睡不好觉,销售人员说过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老王脑海里重复播放,他一直徘徊在入手还是不入手的难题之中。妻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劝老王如果那么麻烦还是不买了,但是想想老王这脾气,虽然嘴上不说,但没有确定的意见,别人说啥他都是不听的。

想了一晚上,老王还是觉得先不出手,他还想再等等,看看二手车是否会降价。然而,老王这步还是走错了。某大型互联网的二手车买卖平台负责人向老王表示,他们反而会接到很多二手车卖家的订单,在这些卖家的哄抬下,二手车的价格还可能继续上涨。

不过似乎老天还是比较照顾老王的,就在之后的半个月,他在一个二手闲置群里找到了一个二手车售卖信息,一辆九成新的车型被老王看中了。价格在自己可接受的范围内,不过需要自提。老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他马上联系了卖家,在聊了一通后立马成交。第二天老王打车直奔约定地点,在确定所有的信息无误之后,和对方愉快的签了协议,开车回家了。

虽然是二手车,但是手感和新车没有区别,或许可能是喜提新车心情好吧。不过两天之后就有警察找上门了,说老王涉嫌肇事逃逸,老王差点没吓蒙过去,连忙和警察解释,自己才拿到车才几天啊。警察让老王冷静一点,现在只是调查。

忐忑了一上午的老王,终于等到了新消息。准确来说,肇事逃逸的是这辆车的前车主,他和一个星期前的一个车祸有关系。但刚好那个路段监控失灵,没有抓拍到车辆信息,不过靠着对周围的细致调查和访问,终于锁定了那辆车,但顺藤摸瓜找到了老王。虽然说是一场误会,但依照规定这辆车也要依法扣留,当然老王的损失还是可以追回的。回到家的老王感觉像做了一场梦,一辆车说没就没了,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找车了。 

结语

在庞大的用户规模以及电商们绞尽脑汁地调动消费者的冲动购买欲望、消费者过渡消费背景下,二手电商交易市场开辟出一片新蓝海。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二手电商行业市场规模达3745.5亿元,同比增长44.23%,预计2021年中国二手电商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4111.7亿元,未来将继续保持增长,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但是,大量资本进入市场的同时,市场乱象也随之而来,例如一些综合二手电商平台上存在一定数量的职业卖家,高仿货、问题货,“非正规”职业卖家囿于B2C平台问题,二手电商违规成本低。

「于见专栏」表示,如今二手市场依然火爆,依托着网络环境甚至开始和传统市场同步竞争,二手市场内的商品也开始五花八门。再加上现在年轻一代对生活越来越精打细算,对于一件商品他们不仅会买买买,还会慎重审视。所谓需求能推动供给,这一类群体的存在,或许更加促进二手市场的发展,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加丰富的二手商城。

据调查,网上二手交易的消费纠纷主要集中在产品和平台两个方面,假冒伪劣和以次充好是最严重的问题。刚出社会的青年人,恐怕要在二手平台上社会的第一课。此外,对于二手平台来说,消费者维权难、平台监管不到位、平台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也是二手买家经常遇到的问题。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787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