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内涵】

生产力是基础

一切的进步都来源于生产力的进步,这是立论的基础,虽然暂无法证明,不论需求侧所谓的经济学如何呼吁,就现实来看,这更多是近两百年的新现象,至少在几百年之前,大多数人和国家面临的经常是产出不足,如粮食等,这是近代以前,全球面临的最基本的问题,几千看来的世界人口没有大幅增长、许多国家和势力间的战争的根源之一。

当前世界及近200年的世界,人类进入工业化,化石能源被大规模开发,伴随着许多商品出现了系统性过剩,这是人类社会产生的新现象,这种生产力的进步,使得人类进入了一个新世代,增长首次取代了分配,成为了世界的主流,人们更多的在做大蛋糕,虽然分配更加不均衡,但以中国普通人的绝对生活水平而言,大多数人的生活,远超明清的帝王的生活水准。

以生产力的发展为主轴,能更加清晰地了解过去几千年的社会变化,中国为何在近代之前闭关,西方为何在近代大发展,生产力变化的角度可以解释,虽然这不是唯一的解释,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使得人们在提高生产力的方面不断追求,不论近代与古代,而这种向往是人类进步的根源之一。

实现人类进步的微观基础就是提高自身的产出,进而提高自身的生活水平,不论是古代对水利、土地的追求,还是近代大数据,机器人的追求,都是在提高单位人力的产出,使得人们可以获得相对更多的剩余。

从宏观来看,只有整体生产力产生了明显的进步,才能使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平有进步,人类本身的追求才能接近,国家和团体才能存在。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内涵】

生产关系要与生产力相协调

同时在生产关系上,也必须要与生产力的水平相协调,如果不协调,就会出问题,不论在现代国家的发展,还是古代国家的稳定,都与之密切相关,如中国古代的大规模治水西欧的封建庄园都与其地理和当时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到了现代,这种适应性就更加必要了,工业革命所需要的人力、矿产、全球市场,都要求打破过去的西欧和封建庄园与中国的小农经济模式,需要推进大规模生产,生产的目的也转向更多对他人生产,在这种情况下,资产阶级-作为相对封建地主更适应的阶级,在西欧取得了主要的地位,使地主在很大程度上退出主导地位,才实现了工业的大发展,进而使得生产力能更大程度地释放,红利也被新兴的资产阶级更多占有,同时普通民众,也因这种变革,在绝对水平上,获得了更多的收益

随着生产力的持续进步,就需要生产关系的不断调整,至少从一个角度来说,如何打破过去食利阶层对资源的垄断,一直是生产关系的重要标志,如果无法打破既有局面,那么生产力的持续进步就不可能,至少一个不让大多数人在绝对水平上获益的系统是无法持久运行的。

简单比较一下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生产关系的变化,尤其是原生国家与殖民地的情况中国,中国是一个原生国家,同时在近代,为了国宾的复兴,尝试了西方的制度与生产关系,目前结合历史和现实、东西方的制度,试图走出一条自己的新路,这非常好,值得鼓励,同时在打破既有阶层的角度来看,中国目前的制度是唯一不向食利阶层大幅度妥协的制度,至少就目前而言,其生产关系适合中国的生产力水平。

简单来看,中国目前工业化、互联网化同步进行,许多的利益寡头在试图占有更多的收益,但至少在政府层面,一直采取相对压制的政策,至少与欧美相比,中国并未形成系统性的垄断食利阶层,一些涉及自然垄断与公共利益的产业均在政府的掌控中,没有形成资本家向全民收租的情形西欧,作为近代工业革命的起源,工业资本家打破了封建庄园制,加上对全球殖民地的掠夺,虽然封建的残余仍有较大的势力,但工业革命本身对生产力的提高,使得其民众获得了相当的好处。

近年来,西欧的政府越来越亲资本,同时其从不发达地区拿到的超额收益降低,其社会保障系统难以为继,同时相对低端的工业生产转移到东亚,普通人的就业愈发困难,金融化的资本不再需要低端人口,使得其生产关系重构的风险不断加大北美,作为之前西欧殖民地的接力棒,其生关系与西欧一脉相承,也有自己的改进,但其金融化较之西欧程度更深,加之其社会保障系统更加薄弱,许多公共部门都被私有化,使得全球人民成为其金融资本的收租对象,但其对后发国家,尤其是中国的收租能力下降,使得其维持成本难以得到有效弥补。

其生产关系面临的调整或重构的压力更大印度、非洲、拉美,这些前殖民地国家面临的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不匹配的一个根源是,上层建筑是外来者留下的,其反作用于生产力,使国家成为一个梯级收租场,其国民是上层阶级的佃农,而整个国家又向欧美等前殖民地交租,其在生产力上的大部分进步所产生的收益被吃租集团占有,普通民众难以获得好处,而国有资本部门又因新自由主义经济的影响下,基本被私有化,核心部门被欧美资本掌控,国家提升生产力的措施有限,其生产关系更多是后工业化时代的生产关系,不适应一个追赶期的国家,由这种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不协调导致其发展被锁死,如果没有天降猛男,国家的追赶基本无望东亚、东南亚,东亚相对来说,靠自身努力与产业转移,赶上了工业化的末班车,日韩两国随着生产力发展的相对停滞,国民收入的增长放缓,其经济休中的吃租集团的胃口越来越大,而其絫像欧美可以向全球收租,其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也愈加不协调,而东南亚来说,其统治集团与利益集团就是吃租集团,只是千旅游与自然资源来获得欧美与东亚的残留收益,其生产关系还停留在近代之前,基本不适应现代生产力的发展。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内涵】

资源占有者

食利者、吃租者等可以是其又一种称呼,当一个国家内吃租群体占有了大部分收益,普通民众无法获得果腹的收入,其系统面临的的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通过这个角度也可以解释中国历史上的300年王朝周期,而就当下来看,金融与互联网是对收益最大的吃租群体,而土地和房地产是货币增发最大的受益人,从这种角度来看,就不难理解,为何在当下疫情的情况下,互联网公司市值不断走高,金融企业的盈利创新高了,就财富的角度而言,吃租群体一直占有的财富比例很高,但从收益的角度来说,普通人得到的越来越少,甚至越来越接近食不果腹了,尤其是在一些核心公共部门如银行、水电交通、电讯、教育、医疗等部门被私人掌握之后,普通人和生活必须成本不断提高,但公有资产的代表政府,手中没有资源来对普通民众进行补偿,且在很多国家,政府已经被吃租部门俘获或本身就是听吃租群体的代表,这种对普通人的不友好更加加速了系统的崩溃,政变、军事独裁等就是表象。

收入分配机制

如果排除增长,收入分配的机制非常重要,当收入的分配过度倾向吃租者,系统的崩溃就是时间问题,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没有来看政府的补偿机制或曰收入再分配机制,普通民众会在收入分配中越来越弱小,虽然其群体很大,但其无力团结并组织越来争取自己的利益。

向普通 人倾斜的原因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吃租群体掌握着大量的财富,其本身就通财富的增值来获得了蛋糕的更大份额,如果不对收入进行节制,就会加快系统崩溃的进程。

增长最重要,速度的稳定并非首要追求

生产力的发展最重要,只有蛋糕做大,整体才有资源不断进行分配,普通人财富增量才能在绝对水平上增长,保持其生产水准,否则进入一个存量博弈阶段,就意味着一条毁灭之路,而欧美正在路上。

抓住核心与关键,不在枝节上纠缠

生产力的增长从逻辑上来讲,来自两个方向,生产方式的变化与生产效率的提升生产方式,如蒸汽机代替手工,石油代替煤炭,这是大的变革,即使近现代而言,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生产效率的提升,如手工生产变成流水线生产,如当下的互联网+政策,都是在现有水平上,对生产效率的提升,虽然不是变革,但其一直在进行中。

对于我们,无所谓偏重,哪个方面都需要投入,生产方式因其回报的不确定性,且其成功后的公共性,更多由政府来支持,而在生产效率上,商业机构因回报的迅速,有动力投入。

总结

发展生产力,协调生产关系,收入分配向普通民众倾斜就是发展的原则。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796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