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行赏析评价(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及写作手法分析)

唐宪宗元和十年(815)六月,唐朝藩镇势力派刺客在长安街头刺死了宰相武元衡,刺伤了御史中丞裴度,朝野大哗,藩镇势力又进一步提出要求罢免裴度,以安藩镇“反侧”之心。白居易上表主张严缉凶手,有“擅越职分”之嫌,而且平素多作讽喻诗,得罪了朝中权贵,于是被贬为江州司马。司马是刺史的助手,在中唐时期多专门安置“犯罪”官员,属于变相发配。这件事对白居易影响很大,是他思想变化的转折点,从此他早期的斗争锐气逐渐消磨,消极情绪日渐增多。

  元和十一年(816)秋天,白居易在浔阳江头送别客人,偶遇一位弹琵琶的长安倡女,便用为题材,这首叙事长诗《琵琶行》。

《琵琶行》原文:

超详细的《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写作手法分析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词句注释

  1、左迁:贬官,降职。与下文所言“迁谪”同义。古人尊右卑左,故称降职为左迁。

  2、铮铮:形容金属、玉器等相击声。京都声:指唐代京城流行的乐曲声调。

  3、倡女:歌女。倡,古时歌舞艺人。

  4、善才:当时对琵琶师或曲师的通称。是“能手”的意思。

  5、委身:托身,这里指嫁的意思。为:做。贾(gǔ)人:商人。

  6、命酒:叫(手下人)摆酒。

  7、快:畅快。

  8、漂(piāo)沦:漂泊沦落。

  9、出官:(京官)外调。

  10、恬然:淡泊宁静的样子。

  11、迁谪(zhé):贬官降职或流放。

  12、为(wéi):创作。长句:指七言诗。

  13、歌:作歌,动词。

  14、凡:总共。六百一十二:当为“六百一十六”之误。言:字。

  15、命:命名,题名。

  16、浔阳江:据考证,为流经浔阳城中的湓水,即今江西省九江市中的龙开河(已被人工填埋),经湓浦口注入长江。

  17、荻(dí)花:多年生草本植物,生在水边,叶子长形,似芦苇,秋天开紫花。瑟瑟:形容枫树、芦荻被秋风吹动的声音。

  18、主人:诗人自指。

  19、回灯:重新拨亮灯光。一作“移灯”。

  20、掩抑:掩蔽,遏抑。思:悲伤的情思。

  21、信手:随手。续续弹:连续弹奏。

  22、拢:左手手指按弦向里(琵琶的中部)推。捻(niǎn):同“捻”,揉弦的动作。抹:顺手下拨的动作。挑:反手回拨的动作。

  23、霓裳(cháng):曲名,即《霓裳羽衣曲》,本为西域乐舞,唐开元年间西凉节度使杨敬述依曲创声后流入中原。六幺:大曲名,又叫《乐世》《绿腰》《录要》,为歌舞曲。

  24、大弦:琵琶上最粗的弦。嘈嘈:声音沉重抑扬。

  25、小弦:琵琶上最细的弦。切切:形容声音急切细碎。

  26、间关:象声词,这里形容“莺语”声(鸟鸣婉转)。

  27、幽咽:遏塞不畅状。冰下难:泉流冰下阻塞难通,形容乐声由流畅变为冷涩。难,与滑相对,有涩之意。一作“水下滩”。

  28、凝绝:凝滞。凝,一作“疑”。

  29、暗恨:内心的怨恨。

  30、迸:溅射。

  31、曲终:乐曲结束。当心画:用拔子在琵琶的中部划过四弦,是一曲结束时经常用到的右手手法。

  32、帛:古时对丝织品的总称。

  33、船:一作“舟”。舫:船。

  34、敛容:收敛(深思时悲愤深怨的)面部表情。

  35、虾(há)蟆陵:“虾”通“蛤”。在长安城东南,曲江附近,是当时有名的游乐地区。

  36、教坊:唐代管理宫廷乐队的官署。第一部:如同说第一团、第一队。

  37、秋娘:唐时歌舞妓常用的名字。泛指当时貌美艺高的歌伎。

  38、五陵:在长安城外,指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五个汉代皇帝的陵墓,是当时富豪居住的地方。缠头:用锦帛之类的财物送给歌舞妓女。

  39、绡:精细轻美的丝织品。红绡:一种生丝织物。

  40、钿(diàn)头:两头装着花钿的发篦;银篦(bì):一说“云篦”,用金翠珠宝装点的首饰。击节:打拍子。歌舞时打拍子原本用木制或竹制地板。

  41、等闲:随随便便,不重视。

  42、颜色故:容貌衰老。

  43、浮梁:古县名,唐属饶州。在今江西省景德镇市,盛产茶叶。

  44、去来:离别后。来,语气词。

  45、梦啼妆泪:梦中啼哭,匀过脂粉的脸上带着泪痕。一作“啼妆泪落”。红阑干:泪水融和脂粉流淌满面的样子。

  46、重:重新,重又之意。唧唧:叹声。

  47、终岁:整年。

  48、旦暮:早晚。

  49、呕哑:声词,形容单调的乐声。嘲(zhāo)哳(zhā):形容声音繁杂,也作啁哳”。

  50、琵琶语:琵琶声,琵琶所弹奏的乐曲。

  51、暂:突然,一下子。

  52、却坐:退回到原处。促弦:把弦拧得更紧。

  53、向前声:刚才奏过的单调。

  54、掩泣:掩面哭泣。

  55、青衫:唐朝八品、九品文官的服色。白居易当时的官阶是将侍郎,从九品,所以服青衫。

  译文

超详细的《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写作手法分析

  元和十年,我被贬为九江郡司马。第二年秋季的一天,送客到湓浦口,夜里听到船上有人弹琵琶。听那声音,铮铮铿铿有京都流行的声韵。探问这个人,原来是长安的歌女,曾经向穆、曹两位琵琶大师学艺。后来年纪大了,红颜退尽,嫁给商人为妻。于是命人摆酒叫她畅快地弹几曲。她弹完后,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自己说起了少年时欢乐之事,而今漂泊沉沦,形容憔悴,在江湖之间辗转流浪。我离京调外任职两年来,随遇而安,自得其乐,而今被这个人的话所感触,这天夜里才有被降职的感觉。于是撰写一首长诗赠送给她,共六百一十二字,题为《琵琶行》。

  秋夜我到浔阳江头送一位归客,冷风吹着枫叶和芦花秋声瑟瑟。

  我和客人下马在船上饯别设宴,举起酒杯要饮却无助兴的音乐。

  酒喝得不痛快更伤心将要分别,临别时夜茫茫江水倒映着明月。

  忽听得江面上传来琵琶清脆声,我忘却了回归客人也不想动身。

  寻着声源探问弹琵琶的是何人?琵琶停了许久却迟迟没有动静。

  我们移船靠近邀请她出来相见,叫下人添酒回灯重新摆起酒宴。

  经过千呼万唤才缓缓地走出来,怀里还抱着琵琶遮着一半脸面。

  转紧琴轴拨动琴弦试弹了几声,尚未成曲调那形态就非常有情。

  弦弦凄楚悲切声音隐含着沉思,似乎在诉说着她平生的不得志;

  她低着头随手连续地弹个不停,用琴声把心中无限的往事说尽。

  轻轻抚拢慢慢捻揉下抹又上挑,初弹《霓裳羽衣曲》接着再弹《六幺》。

  大弦浑宏悠长嘈嘈如暴风骤雨,小弦和缓幽细切切如有人私语。

  嘈嘈声切切声互为交错地弹奏,就像大珠小珠一串串掉落玉盘。

  清脆如黄莺在花丛下婉转鸣唱,幽咽就像清泉在沙滩底下流淌。

  好像水泉冷涩琵琶声开始凝结,凝结而不通畅声音渐渐地中断。

  像另有一种愁思幽恨暗暗滋生,此时闷闷无声却比有声更动人。

  突然间好像银瓶撞破水浆四溅,又好像铁甲骑兵厮杀刀枪齐鸣。

  一曲终了她对准琴弦中心划拨,四弦一声轰鸣好像撕裂了布帛。

  东船西舫人们都静悄悄地聆听,只见江心之中映着白白秋月影。

  她沉吟着收起拨片插在琴弦中,整顿衣裳依然显出庄重的颜容。

  她说原是京城负有盛名的歌女,老家住在长安城东南的虾蟆陵。

  弹奏琵琶技艺十三岁就已学成,教坊乐团第一队中列有我姓名。

  每曲弹罢都令艺术大师们叹服,每次妆成都被同行歌妓们嫉妒。

  京都豪富子弟争先恐后来献彩,弹完一曲收来的红绡不知其数。

  钿头银篦打节拍常常断裂粉碎,红色罗裙被酒渍染污也不后悔。

  年复一年都在欢笑打闹中度过,秋去春来美好的时光白白消磨。

  兄弟从军姊妹死家道已经破败,暮去朝来我也渐渐地年老色衰。

  门前车马减少光顾者落落稀稀,青春已逝我只得嫁给商人为妻。

  商人重利不重情常常轻易别离,上个月他去浮梁做茶叶的生意。

  他去了留下我在江口孤守空船,秋月与我作伴绕舱的秋水凄寒。

  更深夜阑常梦少年时作乐狂欢,梦中哭醒涕泪纵横污损了粉颜。

  我听琵琶的悲泣早已摇头叹息,又听到她这番诉说更叫我悲凄。

  我们俩同是天涯沦落的可悲人,今日相逢何必问是否曾经相识!

  自从去年我离开繁华长安京城,被贬居住在浔阳江畔常常卧病。

  浔阳这地方荒凉偏僻没有音乐,一年到头听不到管弦的乐器声。

  住在湓江这个低洼潮湿的地方,第宅周围黄芦和苦竹缭绕丛生。

  在这里早晚能听到的是什么呢?尽是杜鹃猿猴那些悲凄的哀鸣。

  春江花朝秋江月夜那样好光景,也无可奈何常常取酒独酌独饮。

  难道这里就没有山歌和村笛吗?只是那音调嘶哑粗涩实在难听。

  今晚我听你弹奏琵琶诉说衷情,就像听到仙乐眼也亮来耳也明。

  请你不要推辞坐下来再弹一曲,我要为你创作一首新诗《琵琶行》。

  被我的话所感动她站立了好久,回身坐下再转紧琴弦拨出急声。

  凄凄切切不再像刚才那种声音,在座的人重听都掩面哭泣不停。

  要问在座之中谁流的眼泪最多?我江州司马泪水湿透青衫衣襟!

《琵琶行》赏析解读:

超详细的《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写作手法分析

  作为一首叙事长诗,这首诗结构严谨缜密,错落有致,情节曲折,波澜起伏。

  第一部分写江上送客,忽闻琵琶声,为引出琵琶女作交代。从“浔阳江头夜送客”至“犹抱琵琶半遮面”,叙写送别宴无音乐的遗憾,邀请商人妇弹奏琵琶的情形,细致描绘琵琶的声调,着力塑造了琵琶女的形象。首句“浔阳江头夜送客”,只七个字,就把人物(主人和客人)、地点(浔阳江头)、事件(主人送客人)和时间(夜晚)一一作概括的介绍;再用“枫叶荻花秋瑟瑟”一句作环境的烘染,而秋夜送客的萧瑟落寞之感,已曲曲传出。惟其萧瑟落寞,因而反跌出“举酒欲饮无管弦”。“无管弦”三字,既与后面的“终岁不闻丝竹声”相呼应,又为琵琶女的出场和弹奏作铺垫。因“无管弦”而“醉不成欢惨将别”,铺垫已十分有力,再用“别时茫茫江浸月”作进一层的环境烘染,构成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使得“忽闻水上琵琶声”具有浓烈的空谷足音之感,为下文的突然出现转机作了准备。从“夜送客”之时的“秋萧瑟”“无管弦”“惨将别”一转而为“忽闻”“寻声”“暗问”“移船”,直到“邀相见”,这对于琵琶女的出场来说,已可以说是“千呼万唤”了。但“邀相见”还不那么容易,又要经历一个“千呼万唤”的过程,她才肯“出来”。这并不是她在意身份。正象“我”渴望听仙乐一般的琵琶声,是“直欲摅写天涯沦落之恨”一样,她“千呼万唤始出来”,也是由于有一肚子“天涯沦落之恨”,不便明说,也不愿见人。诗人正是抓住这一点,用“琵琶声停欲语迟”“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肖像描写来表现她的难言之痛的。这段琵琶女出场过程的描写历历动人,她未见其人先闻其琵琶声,未闻其语先已微露其内心之隐痛,为后面的故事发展造成许多悬念。

  第二部分写琵琶女及其演奏的琵琶曲,具体而生动地揭示了琵琶女的内心世界。琵琶女因“平生不得志”而“千呼万唤始出来”,又通过琵琶声调的描写,表现琵琶女的高超弹技。用手指叩弦(拢),用手指揉弦(捻),顺手下拨(抹),反手回拨(挑),动作娴熟自然。粗弦沉重雄壮“如急雨”,细弦细碎如“私语”,清脆圆润如大小珠子落玉盘,又如花底莺语,从视觉和听觉角度描述。“弦弦掩抑声声思”以下六句,总写“初为《霓裳》后《六幺》”的弹奏过程,其中既用“低眉信手续续弹”“轻拢慢捻抹复挑”描写弹奏的神态,更用“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中无限事”概括了琵琶女借乐曲所抒发的.思想情感。此后十四句,在借助语言的音韵摹写音乐的时候,兼用各种生动的比喻以加强其形象性。“大弦嘈嘈如急雨”,既用“嘈嘈”这个叠字词摹声,又用“如急雨”使它形象化。“小弦切切如私语”亦然。这还不够,“嘈嘈切切错杂弹”,已经再现了“如急雨”“如私语”两种旋律的交错出现,再用“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比,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就同时显露出来,令人眼花缭乱,耳不暇接。旋律继续变化,出现了先“滑”后“涩”的两种意境。“间关”之声,轻快流利,而这种声音又好象“莺语花底”,视觉形象的优美强化了听觉形象的优美。“幽咽”之声,悲抑哽塞,而这种声音又好象“泉流冰下”,视觉形象的冷涩强化了听觉形象的冷涩。由“冷涩”到“凝绝”,是一个“声渐歇”的过程,诗人用“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佳句描绘了余音袅袅、余意无穷的艺术境界,令人拍案叫绝。弹奏至此,满以为已经结束了。谁知那“幽愁暗恨”在“声渐歇”的过程中积聚了无穷的力量,无法压抑,终于如“银瓶乍破”,水浆奔迸,如“铁骑突出”,刀枪轰鸣,把“凝绝”的暗流突然推向高潮。才到高潮,即收拨一画,戛然而止。一曲虽终,而回肠荡气、惊心动魄的音乐魅力,却并没有消失。诗人又用“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环境描写作侧面烘托,给读者留下了涵泳回味的广阔空间。

  第三部分写琵琶女自述身世。从“沉吟放拨插弦中”至“梦啼妆泪红阑干”:诗人代商妇诉说身世,由少女到商妇的经历,亦如琵琶声的激扬幽抑。正象在“邀相见”之后,省掉了请弹琵琶的细节一样;在曲终之后,也略去了关于身世的询问,而用两个描写肖像的句子向“自言”过渡:“沉吟”的神态,显然与询问有关,这反映了她欲说还休的内心矛盾;“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等一系列动作和表情,则表现了她克服矛盾、一吐为快的心理活动。“自言”以下,用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抒情笔调,为琵琶女的半生遭遇谱写了一曲扣人心弦的悲歌,与“说尽心中无限事”的乐曲互相补充,完成了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女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得异常生动真实,并具有高度的典型性。通过这个形象,深刻地揭示了封建社会中被侮辱、被损害的乐伎们、艺人们的悲惨命运。

  第四部分写诗人深沉的感慨,从“我闻琵琶已叹息”到最后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共二十六句写诗人,为第四段,写诗人贬官九江以来的孤独寂寞之感,感慨自己的身世,抒发与琵琶女的同病相怜之情。诗人和琵琶女都是从繁华的京城沦落到这偏僻处,诗人的同情中饱含叹息自己的不幸,“似诉生平不得志”的琵琶声中也诉说着诗人的心中不平。诗人感情的波涛为琵琶女的命运所激动,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叹,抒发了同病相怜,同声相应的情怀。诗韵明快,步步映衬,处处点缀。感情浓厚,落千古失落者之泪,也为千古失落者触发了一见倾心之机。

  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现实主义杰作,全文以人物为线索,既写琵琶女的身世,又写诗人的感受,然后在“同是天涯沦落人”二句上会合。歌女的悲惨遭遇写得很具体,可算是明显;诗人的感情渗透在字里行间,随琵琶女弹的曲子和她身世的不断变化而荡起层层波浪,可算是暗线。这一明一暗,一实一虚,使情节波澜起伏。它所叙述的故事曲折感人,抒发的情感能引起人的共鸣,语言美而不浮华,精而不晦涩,内容贴近生活而又有广阔的社会性,雅俗共赏。

《琵琶行》写作手法:

修辞手法

超详细的《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写作手法分析

借代

借代是指不把事物直接说出来,而是用一种与之相关的东西去代替着称呼它。一般情况下,都是用局部代替整体,用小代替大。

比如文中,举酒欲饮无管弦,终岁不闻丝竹声,(用管弦与丝竹借代音乐);妆成每被秋娘妒(用秋娘借代善歌貌美的歌伎);秋月春风等闲度(用秋月春风借代韶华),门前冷落车马稀(用车马借代宾客)。

灵活地运用借代手法,可以起到以简代繁,以实代虚的作用,引人遐想,使形象更为突出,特点更为鲜明,表达更为生动。

比如,上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老烟斗,一个是四只眼。这里则是用形象来代替本体,写出了一个喜欢抽烟,另一个则是近视眼的特点,这里的借代就让表达更加鲜明和突出。

当然,我们在使用借代的修辞手法时,也要注意它的通俗化,就是能够让读者快速理解,不能为了借代而借代,使得表达晦涩难懂,这就失去了它的本意。现在的一些流行语中其实就有借代的成分,比如,今天你剁手了吗?既突出了消费血拼的特点,也便于理解、遐想,引发共鸣。

为了快速学好借代,我们可以积累一些古诗词中常用的借代词语。比如桃李对应着学生,同窗对应着同学,桑麻对应着农事,庙堂对应着朝廷,阡陌对应着农田,藩篱对应着边防,催眉对应着低头,南冠对应着囚犯,桑梓对应着家乡等等。

掌握了这些知识,便能让我们迅速地学会使用借代的修辞手法,在写一些写人记事的文章或段落时,可以使我们的表达更加出色。

博喻

它是通过多种多样的比喻来包围本体,一层层地加强它的艺术性和形象性,就像歌中所唱,一层层地剥开洋葱,你就会发现它的心。博喻能将事物的特征或事物的内涵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表现出来,让事物的本象臣服在作者的笔下。

比如文中,“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用急雨、私语和珠落玉盘比喻琵琶声,增强了文章的音乐性和节奏韵律,也让读者身临其境,仿佛琵琶曲如在耳畔。

有时候,一些本体是抽象的或是难以理解的,那么通过博喻可以抽丝剥茧,使它变得更加具体形象,栩栩如生。比如,一个事物从总体来讲很难描述,那么可以通过形状、颜色、声音、质感等各个角度来进行比喻,就可以让这个事物变得可感可触。

在杜甫的名诗《观公孙大娘舞剑》中就有这样的例子,“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骄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如果正面去写,难度太大,诗人便从剑光、舞姿等四个角度分别描绘,充分利用了读者的想象力,使这一场景被赋予了更深厚、更生机勃勃的艺术魅力。

有时候,博喻也可以提高文字语言的魅力,让它更具有诗歌的光泽,比如青春是风中的野火,是雨中的花蕾,是一枚等待成熟的青苹果。这就是用三个不同的比喻去形容青春,写出了青春的三种不同的状态,让作品更具有诗意美。

博喻也可以加强气势,比如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的结尾所写。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通过博喻的铺陈,让作者的抒情更加强烈、恢弘,表达了对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信心与期望。

不过,博喻的目的是为了表情达意而服务,如果一味地堆砌辞藻,生拉硬扯,这对文章而言就不是增光添彩,而是一种戕害了。

顶真

顶真是指用上一句结尾的词或句作为下一句的开头,使前后的句子首尾相连,上递下接。

比如文中,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等。别和凝字就将前后两个小分句连在了一起。

现在我们一般把顶真分为两种,即直接顶真和间接顶真。

直接顶真是顶真部分的相同词语可以直接衔接,中间没有阻隔。比如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等。而间接顶真则是顶真的部分之间还有其他的文字,比如从春天等到夏天,从夏天等到秋天。从字挡在了两个夏天之间,这就是间接顶真。

通过顶真,可以使前后句相互衔接,行成一气呵成的效果,比如诗中的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时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通过一个去字,借助商人买茶和独守空船这两个事之间的逻辑关系,使这两句话巧妙地合为一体,并且读起来朗朗上口,富有音韵之美。

顶真也可以在交代事物的时空位置时使得彼此之间关系更加紧密,不会呈现分割、零碎的状态,也可以使人的目光像是跟着镜头一样跟随移动。

比如风吹过梧桐树,树上的露珠滚落到了草地上,草地上惊起了一只鸟,鸟扑腾着翅膀飞到了半空。虽然都是很普通的景象,但是通过顶真的组合却可以使意境妙趣横生,充满了生机活力,并且使句与句之间的逻辑嵌套得十分紧密,加强了整体性。

顶真还可以起到引出与强调的作用。比如,全国高考看江苏,江苏高考看南通,这就是通过由大到小的层层铺垫与衬托,突出了江苏以及南通高考的难度之大。

学会顶真可以使表达的逻辑更为严谨和周密,也可以使抒情写景时更加的灵动和清新,并且使句子环环相扣,读起来流畅而具有节奏美。

通感

通感就是转换感觉,即在描写对象时,通过语言表现,使感觉转移,将人的听觉,嗅觉,触觉,味觉,视觉等不同感觉相互交错,将原本用于某种感觉的语言转移到形容另外一种感觉上。

它巧妙地借助了人的联想能力,比如人们看到一片芳菲的景象便会,想到春暖花开(温暖的感觉),想到蝴蝶飞舞,(视觉)想到溪水潺潺,鸟鸣嘤咛(听觉),从而沉浸在春天万物复苏的意境中,感受到春天蓬勃的生机。

在通感中,味道是有声音的,声音是有颜色的,颜色是有温度的,温度是有重量的。这让表达更加地形象与生动。

比如文中,“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琵琶声时而像黄莺的歌声在花下婉转流动,时而像泉水在冰层下艰难流动,(听觉调动视觉)时而像水流遇冷渐渐失去流动性开始凝结(听觉调动触觉),声音开始中断,让人心里生出愁思、幽怨和暗恨,(听觉调动感觉)又突然像是银瓶撞破,水浆溅洒;像是军队厮杀,刀枪齐鸣。(以声类声中也会唤起以声类形,即听觉调动视觉)

通感是在现实之外,通过想象对客观物体的艺术形象进行再创造。它对于意境的营造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

不过,虽然它不像比喻那样,本体和喻体之间要有对应关系,但是两种感觉之间也要有相似之处。

比如在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中,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里就是用听觉来写嗅觉。通过高楼和渺茫写出了歌声的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神秘美,由此来表现花香的淡雅悠远,沁人心脾。不仅突出了事物的特征,而且使意境更富有朦胧美和诗意美。

通感还需要注意一点,即先要自己在脑海中构造出情境,先沉浸在那个氛围中,只有让自己的感官变得活跃,能够被触动,这才能够触动别人。

学会通感可以使文字更富有想象的张力与诗意美,更能让读者沉浸在我们的文字所构建出的意境中。

人们常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那么修辞就是为文章增光添彩的最好的一个途径。正确而灵活地使用修辞,文字便会在我们的笔下倾斜出一片花开,只是读着,便仿佛有暗香袭来,月华盈袖,让人沉醉其间,流连忘返。

  写作特点

超详细的《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写作手法分析

  1、情节曲折,波澜起伏:

  在“醉不成欢惨将别”的时候,便“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将情节推向另一个境界。第一次琵琶演奏已毕,“东船西舫悄无言”,似乎可以结束了,忽然又“沉吟”、“敛容”,琵琶女要诉说自己的身世了。琵琶女诉说一完,诗人便抒发自己的感慨,将自己的遭遇与琵琶女的遭遇联系起来,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更奏一曲,乐声进入了高潮,但诗人不再作正面描写,只说其声“凄凄”,并“不似向前”,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这样,既能使人感慨不已,又能使人产生意深境远的感觉。这种曲折多变的情节,使琵琶女富于戏剧性的遭遇得到突出表现,她的琵琶绝技也得到了细致的描绘;而作者的心情和感慨也能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2、以情动人:

  这首诗以情动人,叙述事件,描写人物全都充满抒情色彩。送客一节即以“秋瑟瑟”、“惨将别”、“茫茫江浸月”,给环境制造了伤感的气氛。琵琶女第一次演奏,诗人在描写琵琶女演奏的手法和曲调时,让情思幽恨贯穿始终。自叙身世一段,是“幽愁暗恨”的根源,更是充满了人物因昔盛今衰而产生的种种哀伤。诗人自叹经历,处处以环境衬托自身的感慨,充分描写了漂沦流落的悲切之情。末段,凄凄的弦声与哭泣声相互照映,更是写尽了诗人的悲痛之情。全诗使用的典故很少,语言精练明畅。诗人逝世不久,唐宣宗李忱写诗吊念他说:“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可见本诗在白居易生前就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传诵极广。

  3、画面精彩:

  白居易的《琵琶行》,堪称绝妙的“有声画”,画面非常精彩。

  ⑴ 以景物烘托感情氛围。如秋江夜别“枫叶荻花秋瑟瑟。”“别时茫茫江浸月”,这种萧瑟的秋景对离情别绪是有力的烘托。“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四句描写了环境的恶劣,有力地烘托了“天涯沦落”之情。

  ⑵ 用人物的神态、动作描绘出画面,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画面传神地描绘了琵琶女娇羞的神情和犹豫迟疑的复杂心理。再如“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这里描绘琵琶女曲终时的动作、神态,不仅使人感到她的教养、经历不俗,而且自然地表现她由弹奏到自叙身世的内心活动。另外“满座重闻皆掩泣”之后的一个特写镜头,诗人“泪湿青衫”。画面的基调落在一个“泣”字上。当然对曲调理解最深的,动情最浓的,以至“泪湿青衫”的,还是诗人自己。“泣”的内涵显然是丰富的、深沉的。

  4、叙事抒情水乳交融:

  本诗所叙之事(秋夜江头送客、琵琶女的悲剧命运、作者的贬谪生活)饱含的感情成分;景物的描写,气氛的烘托;人物的动作,心理的细致描写;人物以抒情方式倾诉悲怀;精当的说明和议论的巧妙穿插,“未成曲调先有情”、“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中无限事”、“初为《霓裳》后《六幺》”、“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等等,对于塑造琵琶女的形象,有画龙点睛之妙,也是不容忽视的。凡此种种,都使这首诗满含着抒情气息,做到了叙事与抒情的密切融合,增强了作品的感情色彩和艺术魅力。

  5、形象类比,抒情言志:

  《琵琶行》塑造了两个人物形象。在中唐商业经济发达、城市畸形繁荣的生活环境里,在当时互相倾轧、仕途险恶的政治背景里,琵琶女的形象和诗人的形象,都具有其现实的典型意义。此诗用形象类比法把两人之间的悲愤情感、不幸遭遇等方面进行类比,最后融合为一,从而推出两个艺术形象都有怀才不遇、沦落天涯的感慨的结论。形象类比,抒情言志,富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6、结构谨严:

超详细的《琵琶行》解读注释,修辞手法,写作手法分析

  诗从“送客”起笔,继而写了“寻声”,“邀弹”、“询问”、“诉衷”、“感慨”等一系列互相关联,层层推进的情节。这些情节分则各为一个场面,合则是一篇完整、和谐的诗篇。

  艺术手法

  情节曲折

  在“醉不成欢惨将别”的时候,便“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将情节推向另一个境界。第一次琵琶演奏已毕,“东船西舫悄无言”,似乎可以结束了,忽然又“沉吟”“敛容”,琵琶女要诉说自己的身世了。琵琶女诉说一完,诗人便抒发自己的感慨,将自己的遭遇与琵琶女的遭遇联系起来,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更奏一曲,乐声进入了高潮,但诗人不再作正面描写,只说其声“凄凄”,并“不似向前”,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这样,既能使人感慨不已,又能使人产生意深境远的感觉。这种曲折多变的情节,使琵琶女富于戏剧性的遭遇得到突出表现,她的琵琶绝技也得到了细致的描绘;而作者的心情和感慨也能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以情动人

  这首诗以情动人,叙述事件,描写人物全都充满抒情色彩。送客一节即以“秋瑟瑟”“惨将别”“茫茫江浸月”,给环境制造了伤感的气氛。琵琶女第一次演奏,诗人在描写琵琶女演奏的手法和曲调时,让情思幽恨贯穿始终。自叙身世一段,是“幽愁暗恨”的根源,更是充满了人物因昔盛今衰而产生的种种哀伤。诗人自叹经历,处处以环境衬托自身的感慨,充分描写了漂沦流落的悲切之情。末段,凄凄的弦声与哭泣声相互照映,更是写尽了诗人的悲痛之情。全诗使用的典故很少,语言精练明畅。诗人逝世不久,唐宣宗李忱写诗吊念他说:“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音乐画面

  这首诗最令人称道的是诗对琵琶乐声的描写。由“大弦嘈嘈如急雨”到“曲终收拨当心画”几句,将抽象的、难以感知的乐曲用形象生动的比喻模拟出来,既有听觉形象,又有视觉形象,读过后让人感到余音袅袅,余味无穷。其中“大珠小珠落玉盘”、“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等成了写乐声的经典诗句。“急雨”、“私语”、“莺语”、“泉流”、“珠落玉盘”、“瓶破水迸”、“骑出刀呜”、“裂帛”等一连串精妙的.比喻匠心独运,无与伦比。这一段音乐描写与韩愈的《听颖师弹琴》、李贺《李凭箜篌引》和李欣的《听董大弹胡笳弄寄语房给事》并列为古典音乐的四篇妙文。但由于它的比喻平实、贴切,语言流畅、情感丰富,因此比其他三篇流传更广,也更为知名。

  (1)以景物烘托感情氛围。如秋江夜别“枫叶荻花秋瑟瑟。”“别时茫茫江浸月”,这种萧瑟的秋景对离情别绪是有力的烘托。“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四句描写了环境的恶劣,有力地烘托了“天涯沦落”之情。

  (2)用人物的神态、动作描绘出画面,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画面传神地描绘了琵琶女娇羞的神情和犹豫迟疑的复杂心理。再如“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这里描绘琵琶女曲终时的动作、神态,不仅使人感到她的教养、经历不俗,而且自然地表现她由弹奏到自叙身世的内心活动。另外“满座重闻皆掩泣”之后的一个特写镜头,诗人“泪湿青衫”。画面的基调落在一个“泣”字上。当然对曲调理解最深的,动情最浓的,以至“泪湿青衫”的,还是诗人自己。“泣”的内涵显然是丰富的、深沉的。

  (3)从“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开始到“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结束,诗人用极富想象力的语言再现了琵琶女高超的演奏技术,曲调未成情以先出,是对音乐气氛的很好烘托,而弹的过程更是撵词摘句,活用比喻来描写音乐的进程。“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仿佛使人能够再次听到琵琶声一样,“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更是给人以无尽的想象,带入到文字和音乐无法描述的空间,“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可谓点睛之笔,从音乐和哲学角度表达了至高乃无的学问,短暂暂停之后便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由静入动,如同万匹野马,同时出动,万丈瀑布,瞬时倾泻,“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观众还沉浸在意犹未尽的音乐中琵琶女已经停止了演奏。

  情景交融

  本诗所叙之事(秋夜江头送客、琵琶女的悲剧命运、作者的贬谪生活)饱含的感情成分;景物的描写,气氛的烘托;人物的动作,心理的细致描写;人物以抒情方式倾诉悲怀;精当的说明和议论的巧妙穿插,“未成曲调先有情”“似诉平生不得志”“说尽心中无限事”“初为《霓裳》后《六幺》”“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等等,对于塑造琵琶女的形象,有画龙点睛之妙,也是不容忽视的。凡此种种,都使这首诗满含着抒情气息,做到了叙事与抒情的密切融合,增强了作品的感情色彩和艺术魅力。他把歌咏者与被歌咏者的思想感情融二为一,说你也是说我,说我也是说你,命运相同、息息相关。琵琶女叙述身世后,诗人以为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诗人叙述身世后,琵琶女则“感我此言良久立”,琵琶女再弹一曲后,诗人则更是“江州司马青衫湿。”风尘知己,处处动人怜爱。

  人物塑造

  《琵琶行》塑造了两个人物形象。在中唐商业经济发达、城市畸形繁荣的生活环境里,在当时互相倾轧、仕途险恶的政治背景里,琵琶女的形象和诗人的形象,都具有其现实的典型意义。此诗用形象类比法把两人之间的悲愤情感、不幸遭遇等方面进行类比,最后融合为一,从而推出两个艺术形象都有怀才不遇、沦落天涯的感慨的结论。形象类比,抒情言志,富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结构谨严

  诗从“送客”起笔,继而写了“寻声”,“邀弹”“询问”“诉衷”“感慨”等一系列互相关联,层层推进的情节。这些情节分则各为一个场面,合则是一篇完整、和谐的诗篇。

  诗人通过对琵琶女高超的弹奏技艺的描写和悲凉身世的叙述,表达了对琵琶女的深切同情,同时抒发了自己“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苦闷与感慨。全诗主题鲜明,脉络清晰,情感真挚,文辞优美。

  语言生动

  作品的语言生动形象,具有很强的概括力,而且转关跳跃,简洁灵活,所以整首诗脍炙人口,极易背诵。诸如“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别有幽情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等等,凝炼优美、叩人心扉。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815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