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培训,炒概念还是新风口?

元宇宙目前还是概念阶段,实际落地还需要很多年的尝试摸索,目前从描述上看这个概念天然具有虚拟游戏的属性,它很容易会让用户沉迷,分不清虚拟还是现实。

元宇宙刚火出圈,就有人抢先对“元宇宙培训”下手了。

近日,A股上市企业开元教育称,将率先进军元宇宙培训赛道,争当“元宇宙教育第一股”,其全资子公司天琥教育也积极跟踪元宇宙相关技术的应用与发展,并计划开发相关课程。

开元教育还称,天琥教育在行业内已率先完成元宇宙相关职业培训课程的内容制作,元宇宙职教赛道有望成为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

受此影响,开元教育股价连续4天上扬。

元宇宙热潮席卷全球的当下,与其相关的新产品和新概念层出不穷,如元宇宙粉丝见面会、元宇宙机器人、元宇宙短视频、元宇宙盲盒……在得到APP上,已有6万多人付费学习了《前沿课·元宇宙6讲》,网友戏称“元宇宙还没落地,但卖课的先赚钱了”。

而开元教育此时宣布入局元宇宙培训赛道,是有真本领还是有其他想法?元宇宙培训,到底是“炒概念”还是“新风口”?

被大肆鼓吹的元宇宙

虽说元宇宙在近期已火遍全球,但其概念迄今尚无详细、统一的定义。

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事实上,不同公司或个人对元宇宙的定义存在差异。

“元宇宙就是VR/AR眼镜上的整个互联网,包含社交、电商、教育、游戏甚至支付。今天我们熟悉的各种各样的互联网应用,在元宇宙上都会有它自己的呈现方式。”在阿里巴巴2021年度云栖大会上,阿里达摩院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表示。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则认为,元宇宙是移动互联网的升级版,是融合虚拟现实技术,用专属的硬件设备打造的一个具有超强沉浸感的社交平台。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或定义,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元宇宙似乎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多种可能性,但目前还是一个尚未成型的新兴事物。

“在我看来,现在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公司或个人,基本上是碰瓷甚至借机收割韭菜。”长期从事教育行业的范亮向‘子弹财经’表示,元宇宙的爆火,离不开资本的大肆鼓吹。

而“元宇宙+教育”的炒作,极有可能步VR/AR教育的后尘。毕竟,技术尚未成熟,市场又未兴起,一波概念炒完自然难有下文。

甚至有观点认为,元宇宙的发展,将有利于实现教育公平。通过元宇宙,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学生在家就可以轻松进入名师课堂;没有机会参观的博物馆、歌剧院触手可及;绘画、音乐、戏剧……丰富的课程簇拥而来。

在元宇宙里,全世界的教育资源将实现共享,每个孩子都有机会接触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获得优质的成长机会。

元宇宙培训,炒概念还是新风口?
 

不过,范亮并不认同元宇宙能促进教育公平的观点。“只有各地经济发展差距缩小,教育才可能实现公平,而非元宇宙崛起,教育就会实现公平。”他说。

首先,用户使用元宇宙的成本将会很高。

作为开启虚拟世界大门的钥匙——VR/AR等设备,目前正在成为元宇宙的最佳呈现载体。而如大家所知,VR/AR等设备虽说价格近年来有所降低,但依旧很贵。

据范亮了解,目前,市面上稍微好点的VR头显一体机也需要2000多元。这意味着,用户使用门槛较高,很多人会因此被劝退。“像一些偏远地区学校甚至连师资的储备问题都解决不了,它们又能给多少个孩子配VR/AR设备存疑。”

去年疫情颇为严重的期间,全民在家办公和上课,一个河南偏远地区的孩子竟因交不起网费而选择结束自己的宝贵生命。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而带来的教育资源及水平的差距,是我国目前的一个客观事实,也是需要我们长期攻坚的任务。

因此,各种硬件和软件成本颇高的元宇宙,在短期内并不会成为教育领域的一个理想解决方案。

其次,元宇宙容易让用户沉迷。沉浸式体验是元宇宙最核心的特征,不同于成人,孩子普遍缺乏判断力,难区分虚拟与现实,一旦沉浸在虚拟世界里往往无法自拔。“无限沉迷,这个人可能就废掉了。”范亮称。

对此,某校外培训机构高管冯昊也向‘子弹财经’表示,元宇宙目前还是概念阶段,实际落地还需要很多年的尝试摸索,目前从描述上看这个概念天然具有虚拟游戏的属性,它很容易会让用户沉迷,分不清虚拟还是现实。一旦孩子沉迷,既违反国家政策也违背学校核心诉求,更不要说与“双减”政策相违背了。

此外,据范亮了解,一些打着“元宇宙促进教育公平”旗号的玩家本意上并不是为了推动元宇宙的发展,而是直接奔着“搞钱”去的。

“在我看来,有些玩家是在鼓吹一个概念,赚一笔钱,至于元宇宙发展成什么样,其实不太在意,到最后大不了破产或卷款跑路。”范亮表示。

显然,在技术、经济等没有达到一定水平的情况下,上述玩家认为的“元宇宙促进教育公平”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景和想法。

之所以这样说,也并非毫无依据,从“在线教育促进教育公平”这件事上便可看出些端倪。

理论而言,在线教育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让所有用户随时随地享受到最优质教育资源。但从结果来看,家长们反而变得更加焦虑,且教育乱象也变得更严重,最终引来国家监管部门的重拳整治。

“元宇宙只能说有利于教育的传播,不能说一定可以促进教育的公平。”范亮表示。

当然,还有观点认为,元宇宙的发展对于智慧教育来说意义重大。孩子们可以通过元宇宙,“亲手”完成物理、化学、生物教学中不便于操作的大型或危险实验。

不过,范亮认为一些危险的实验因学校不具备相关条件而没让孩子操作,但多数情况下,学校不让孩子参与危险实验,主要是担心一些孩子在校外进行相同操作。

而且,站在家长角度,既然实验那么危险,他们通常不会同意让孩子去操作;此外,即便一些孩子在元宇宙中完成了实验,回归现实也可能进行二次操作。“一旦产生风险,元宇宙非但没有促进教育,反而在给教育制造障碍。”范亮说。

元宇宙培训的背后

当前,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相比“元宇宙促进教育公平或助力智慧教育”的话题,“元宇宙培训”这一话题的讨论热度更高。

而除了知识付费平台和个人,从事元宇宙培训的玩家还有成人职教机构。日前,开元教育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将率先进军元宇宙培训赛道,争当“元宇宙教育第一股”。

资深职业教育从业者刘宇向‘子弹财经’表示,他认为该公司宣告杀入元宇宙培训赛道,略有“蹭热度,引关注”之嫌。

毕竟,中公教育、传智教育等已上市的成人职教机构均对外宣称“公司暂不涉及与元宇宙相关的业务”。“如果头部企业没做这事,而是一个实力不算强的企业在做这事,其噱头成分有点大。”刘宇分析。

元宇宙培训,炒概念还是新风口?
 

在一些从业者看来,已上市的教育机构进军元宇宙培训赛道,可能想以推出新业务的举措去拉升公司股价。

据范亮观察,自2021年12月31日以来,开元教育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平平,市值一直徘徊在16.07亿元至23.95亿元之间。相较于诸如中公教育614亿元市值、传智教育94亿元市值,开元教育或许需要新故事来提振市场信心。

“如今元宇宙大火,但凡扯上元宇宙的上市公司股价基本都会涨一波。”范亮说。

‘子弹财经’注意到,近期高调宣布进入元宇宙赛道的中青宝、蓝色光标、曲江文旅等企业,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涨幅,而开元教育也从元宇宙的热潮中获益——继其宣告进军元宇宙培训赛道后的连续4天股价攀升,涨幅依次为2.59%、5.23%、1.37%和13.71%。

除了拉升股价,开元教育涉足元宇宙培训赛道或跟其业绩承压有关。

开元教育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该公司营收2.86亿元,同比下滑4.62%;净亏损5808.76万元,同比扩大534.36%。在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的情况下,开元教育亟需谋求业绩新增长点。

此外,在业内人士看来,教育机构瞄准元宇宙培训赛道也可能有为其他课程导流的考虑。

毕竟,元宇宙相关技术并不成熟,且落地尚面临诸多挑战与不确定性。如此一来,机构设计出的元宇宙课程体系暂不完善,自然难成为主打产品。但机构可借着元宇宙的热度,将自主研发的元宇宙课程作为引流产品。“教培机构本身就要不断利用甚至创造新概念来促进招生,并且助力已有业务的发展。”刘宇说。

目前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想要进击元宇宙培训赛道的企业,可能有“赌一把”的想法在。“如果科技、互联网等用人大厂普遍都在围绕元宇宙做深度布局,意味着参加元宇宙培训的学员相对容易找到工作,开元教育有望分得第一块蛋糕。”刘宇说。

元宇宙培训能成新风口?

不过,对于教培机构切入元宇宙培训赛道这一现象,业界的看法不尽相同。

“我对教培机构做元宇宙培训这件事是长期看好的。”职业教育创业者陆勇向‘子弹财经’表示。

他认为,在未来10年内,元宇宙培训将迎来重大发展机遇。因为作为一个新商业概念,元宇宙不仅会催生一波技术培训,也将衍生出广泛的产业空间和产业联动。

不过,陆勇也指出,就当前阶段而言,如果机构向在职技术人员售卖价格为一两千元的元宇宙课程,以实现后者认知的升维及能力的增强,机构的这种做法也未尝不合理。

“但如果机构向技术小白售卖价格为一两万元的元宇宙课程,甚至承诺包就业,机构的这种做法是忽悠且不负责任的。”陆勇说。

元宇宙培训,炒概念还是新风口?
 

此外,他还强调,机构不要抱有“两三年内,元宇宙培训业务就能给公司业绩带来较大贡献”的想法。“毕竟,这不太现实,元宇宙也需要时间的沉淀。”他说。

与陆勇不同,冯昊则表示其对教培机构做元宇宙培训不是特别看好。一来,它没有参照物。“不像做外语培训,有新东方这个标杆企业,可以照搬它的成熟模型做。”

二来,不同公司的招聘需求有所差异,该按照哪家公司的用人要求设计元宇宙课程体系就是个问题。“元宇宙概念尚无清晰定义时就开始搞相关培训,机构是不太可能把这事做成的。”冯昊称。

至于元宇宙培训能否成为新风口,陆勇给出的答案是,从中短期来看,元宇宙培训难成新风口。

在他看来,元宇宙培训能否火起来,主要取决于元宇宙的纵深产业链条、技术深度、产业人口及产业规模等。“目前,元宇宙在这些方面的积累显然不足。”他说。

同样地,刘宇也表示,元宇宙更多还处于概念阶段,相关产品并没有造出来。“什么时候能落地,什么时候才可能成为风口,不落地都是扯。”

来源:子弹财经(ID:wwwhygc)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817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