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俅怎么死的是个什么人(关于高俅的历史简介)

高俅是个没有被写进《奸臣传》的奸臣,这是毋庸置疑的。《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老爷子写的诸多坏事,虽然未必都是高俅做的,但他也没少结党营私鱼肉百姓。可即便是高俅高太尉,在“六贼”的评选中依旧落榜,可见,宋徽宗时期官僚阶级里的坏蛋有多密集。

十恶不赦的高俅结局如何?“现世报”在他这里根本不起作用

高俅是怎么发迹的呢?

答案大伙都清楚,踢球。

不过,真实的历史与《水浒传》中的说法有些出入。宋徽宗早年只是个与皇储顺位八竿子打不着的王爷,要不是先帝无子,也轮不到他来兄终弟及。端王身边有一众狗党,驸马王晋卿便在其中。这王晋卿也是个浪荡子弟,与端王的喜好差不多,所以两人臭味相投。

宋徽宗当王爷时的那些劣迹,有不少都是在王晋卿教唆下完成的。作为神宗皇帝的驸马爷,王晋卿守着金枝玉叶的公主仍不满足,还要在外面三妻四妾,偏偏神宗皇帝对此视若无睹。若将王晋卿放在其他朝代,多半小命难保。

某次,两人聚在一块,端王想要梳头,没有带梳子(另说是刮胡子的篦刀),于是,就向王晋卿借了一把。端王发现,即便是篦刀这种生活中常见的小玩意,王晋卿也十分讲究。王晋卿的篦刀是用美玉雕琢的,做工相当精巧。

端王对这件小玩意爱不释手,对王晋卿说道:“这玩意做得太漂亮了,能不能帮我做一件?”王晋卿当即应允道:“刚好我家还有不少料子,一会儿就让人给你雕一套。”篦刀雕完了,该派谁送给端王呢?自然是王晋卿的碎催,高俅。

十恶不赦的高俅结局如何?“现世报”在他这里根本不起作用

高俅带着盒子来到端王府,管家让他去院子里稍候片刻,等端王踢完了球再说。当然,那时不叫踢球,足球的官名叫蹴鞠,玩法也和现代足球有较大区别,倒是和花式踢毽差不多。蹴鞠这玩意讲究技巧,能玩出不少类似街头足球的花活,极具观赏性。

端王带着一群小厮在踢球,高俅毕恭毕敬地站着,不敢上前打扰。不过,每次端王表演什么绝招,如:街舞的“Powermove”时,高俅都会在一旁拍手叫好。王爷一看高俅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叫好,觉得此人绝对是个行家里手,于是,便问道:“你小子会踢球?”

高俅谦逊地说:“略懂略懂。”端王本来就是个玩心极重的人,踢球时也不讲究什么长幼尊卑,当即将蹴鞠递给高俅,让他耍两手来瞧瞧。高俅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可他还是端着架子,对端王说道:“小人不敢。”端王宽慰道:“不用顾忌,你就踢吧。”

于是乎,高俅便向王爷展示了本朝蹴鞠的“最高水平”,让端王看花了眼。这小子不但“略懂”,还很精通。起码在端王认识的球星里,没人能像高俅一样精通各种技巧了。端王是个相当爽快的人,当即命人给王晋卿带个话,打今个起高俅这小子归我了。

在王晋卿这里,高俅的价值可能还比不上篦刀,送就送了。这一送,就送给了高俅一段大好前程。

十恶不赦的高俅结局如何?“现世报”在他这里根本不起作用

在官僚制度不完善的古代,素来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惯例。先帝驾崩,端王平白无故地做了皇帝,他平日里与朝中的文武百官来往较少,能信任的只有身边的一众碎催。作为碎催里最受端王待见的,高俅的政治生涯可谓坐上了直通车。

他先是成为节度使,后来又官拜太尉,成为武将中地位最高的一级。早年陪着端王打打闹闹的小碎催们见状,纷纷向皇帝鸣不平:“高俅何德何能,怎能当此大任?”宋徽宗一板一眼地说道:“你们也想当太尉?可谁让你们球踢得不怎么样呢?”

高俅的同僚都觉得,高俅这小子只会踢球,是靠脚法得到皇帝的荣宠,这才能在二十年内遍历三衙,成为大宋军界的一把手。然而,他们看得太片面了,高俅球技高超不假,但“踢得好球”和“被人记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高俅的脑子绝不逊于他的球技。

高俅颇懂知人善用,在他负责招兵的时候,军队招募的全都是有一技之长的兵丁。有力气的,去运花石纲;会手艺的,在军队里从事手工业生产;家里有钱的,领个肥差养老;没钱没势又没本事的,上前线玩命博战功。总体来说,大家都有了“光明”的前程。

十恶不赦的高俅结局如何?“现世报”在他这里根本不起作用

那么,高俅的钱是怎么赚的?

虽然与蔡京六贼同为贪污,但高俅的贪法却比后者更加高明。高俅将军队里生产出来的手工制品全都销售出去,利润就落到自己腰包里了。因此,整个大宋军营八十万禁军,都成了任由高俅调遣的“厂哥”,成了服务于高俅集团的打工仔。

关键在于,这些打工仔对于高俅而言都是免费的,朝廷会负责给他们开工资,养兵的粮草也不用自己出半点。高俅家里的仆人、侍卫全都是禁军,足有上千人。不论是扫厕所的、当厨师的、跑腿打杂的全都是大头兵。

宋代重文轻武,武将的地位创造了历史新低。因此,有宋一朝,当“军汉”并不是什么值得光荣的事。《水浒传》的天罡星里有个叫林冲的,在投奔梁山之前贵为“八十万禁军教头”。这名号听起来相当吓人,堂堂八十万士兵的武术老师,怎么还任由高俅这样的人物拿捏?

实际上,林冲是武术老师不假,但像他这样的教头当时足有五千多个。《水浒传》电视剧里出现了一众教头云集衙门,高俅高高在上的场面,现实里多半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五千多人,就算集中在一个体育场上,高俅连数量都数不清,更别说是记住哪个不长眼的叫林冲了。如果朝着当时的军营丢一块砖头,砸到教头的概率是相当大的。

且看除林冲之外,《水浒传》的世界里不是还有洪教头、王教头嘛,连柴进的不法庄园里都住着几个躲祸的教头。宋代的武将里,地位较高的是都指挥使,从职级上来看有正五品。在其下的有虞候、虞候、都教头,最后才是教头。放到现在的军队里来看,充其量相当于一个排级干部。

在高俅组建的高氏集团里,想要凭借本事晋升的可能性很低。大家都削尖了脑袋朝着上面挤,想要更快地晋升就只能“走后门”了。高俅对那些肯为仕途花点钱的下级提供了一条龙服务,所有官爵都明码标价。想要买个指挥使当当,多少多少银两;想要买个虞侯过把瘾,多少多少银两。只要你能出钱,我就给你官做。当了官的若是想要赚回这笔投入,就得在当兵的身上榨取。

十恶不赦的高俅结局如何?“现世报”在他这里根本不起作用

徽宗一朝,武官赚钱的方式大体有三种:

第一是瞒报人数,手底下的大头兵明明只有四千人,却多写三千个并不存在的名字,向朝廷索要七千人的粮饷。至于那三千空饷,一部分送给高俅这样的“金字塔尖”,一部分堵住同僚的嘴巴,剩下的部分归自己。宋朝的军队,动辄几万几十万,每次发兵都会让人觉得声势浩大。实际上,“几十万”禁军都只是纸面上的数字,朝廷的确花了这么多钱养兵,但最后被派到战场上的士兵数量远没有这么多。

除了吃空饷外,喝兵血也是一条军官的捞钱之道。每个月士兵都能领到一笔饷银,可这笔钱绝不会实打实地发放到士兵手里。按照职务的高低,每一层都要克扣一点,发到士兵手里的饷银就十分有限了。

最后一种生财之道,就是像高俅一样,将士兵当成集团的打工仔,让他们从事体力劳动,赚取利润。

这样的将领,这样的军队,能发挥出多少战斗力呢?

宋金之战中,宋朝的骑兵根本不会骑马,来到战场上只能抱住马脖子,一旦马尥蹶子骑兵就得摔跤。连骑马都不会,更别说是冲锋杀敌了。至于射箭这门本事,在北宋末期的军营里几乎失传,士兵们常年从事手工业劳动,连拉弓的力气都没有,弓箭的射程短得可怜。这样的士兵,在遭遇强盛的辽兵、金兵时,根本不具备战斗力。

十恶不赦的高俅结局如何?“现世报”在他这里根本不起作用

那么,这个祸国的奸贼高俅,在真实的历史中下场如何呢?

“靖康元年,为太学博士。开府仪同三司高俅死,故事,天子当挂服举哀。”不得不说,高俅的运气着实不错。倘若靖康之难是对北宋末年一众佞臣昏君的清算,高俅是为数不多能逃过这场现世报的幸运儿。即便在高俅死后,他的儿子高尧康、高尧辅也都得到南宋皇帝的重用。根据《宋史》的记载,高俅的另一个儿子高柄还成了绍兴年间的昌国公。

参考资料:【《宋史》、《荡寇志》】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818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