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4°排队1小时,年轻人排队的快乐你不懂

来源:燃次元

什么事情值得让你在北京的冬天,零下四度,排队一个多小时……答案或许只是为一杯奶茶、一个面包、一只玩偶或一个限量环保袋。
2021年圣诞节,闲来无事的石榴准备去北京三里屯附近的一家书店看书,就在其即将到达书店时,被一条长长的、既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的队伍深深吸引了。
 
好奇心的驱使下,石榴决定先找到队伍的源头,一探究竟后,再去书店看书。“我记得圣诞节那天北京的最高气温是零下四度,最低零下十二度,而且还伴有大风。”石榴告诉燃财经,她大概用了五分钟的时间走到了队伍的头部,而此时的自己已经被冻透了。
 
队伍的源头是一家名为“BUTTERFUL&CREAMOROUS”(以下简称“B&C”)的店铺,“我当时并不了解这家店,也不知道它是网红,后来在询问了排队的女生后才明白,这是BUTTERFUL&CREAMOROUS在北京的首店,且是开业第一天。在当天消费的顾客可以得到一个绿色的环保袋。”
 
如石榴所说,在小红书、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很多网友都分享了自己去“B&C”排队的经历。网友毛小毛在小红书写道,“在一家店待了2个半小时,加上排队5.5小时,这个累的程度赶上上半天班了。”更有网友直言,“想起来Shake Shack在三里屯开业的时候那个盛况,这次这家网红店绝对直接超越!”
 
B&C的盛况或许只是年轻人热衷排队的冰山一角。
 
2021年10月,有媒体在实地探访了北京的环球影城后表示,12小时不吃不休,排队2小时玩2分钟。12月18日,长沙中式烘焙品牌墨茉点心局在北京朝阳大悦城的门店开业,众多消费者在商场还没开门就已经前来排队;10天之后的29日,上海迪士尼“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库存公开限时售卖,当天凌晨3点,超5000人在迪士尼排队买玩偶,更有相关话题#有人崩溃大喊憋到尿血#一度登上了当时的微博热搜第一。
 
除此之外,北京的胡大餐馆常年排队到凌晨四点,深圳文和友更是一度出现排队突破5万桌的“奇观”。一位深圳当地娱乐博主曾在彼时表示,“文和友好吃不好吃,不敢多评论。但这个数万人排队,基本确定本地所有的黄牛、排队托和营销号都到齐了。”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一些小伙伴聊了聊他们比较特殊的排队经历。他们当中有人为了买护肤品小样儿,两次去到网红美妆集合店,最后却都空手而归;有人是滑雪爱好者,以往小众的滑雪项目却排队超30分钟;还有为了要约到心仪的医美机构,线上排队长达一个月……
 
排队只是一种现象,这背后,隐藏着年轻人的“趋众”心理,在“网红”效应的吸引下,他们愿意为满足自我需求牺牲一定的时间,这其中,或许就隐藏着新消费的密码:抓住了年轻人的好奇心,就抓住了流量密码。
滑雪3分钟,排队半小时
Sally |26岁 药企职员
 
国内旅游现在是越来越卷了,随便去个景点都需要排半天队。幸好我和我老公不随大流,偏爱小众滑雪,节约了很多排队的时间。几乎每年冰雪季,我们都要去滑上十几次,除了享受滑雪带来的速度感,还免受排队的痛苦。
 
但今年的情况却截然不同。在冬奥会的带动下,原本小众的滑雪运动变得越来越大众化,尤其是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感觉整个朋友圈的小伙伴都去滑雪了。我和我老公去的渔阳国际滑雪场更是人满为患,我俩全天滑了大概10公里,排队却排了将近4个小时。
 
图片
“当天初级道人员的密集程度,用一位教练的话来说就是“不用怕,摔倒你都没地方躺。”不过,初级道人满为患,高级道人烟稀少”是滑雪场的常态,但当我俩来到高级道时,却看到了一个反常的现象,高级道上出现了很多抱着雪板向下走的人。了解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初级道太过拥挤,将初学者逼上了高级道,从下面看不觉得高级道比初级道陡多少,但真正上来了才知道有着本质的差别,根本不敢滑。
 
渔阳滑雪场一共有三条魔毯和两部缆车,因为人太多,每个工具前面都排着长队。每乘坐一次至少要排上半小时的队,体验感大打折扣,为了感受那三分钟俯冲的快乐,就要忍受30分钟的无聊等待。有阳光的时候还好,但到了下午四点钟以后,虽然我们穿着专业的雪服,排队期间还是感觉特别冷。
 
按照原计划,我们是要滑到晚上才离开的。因为通常夜场人会比较少,当天到了下午七点,天已经很黑了,可雪场的人似乎不见少。没办法,我们只好提前回到了宾馆,想着第二天再去滑一天。
 
毫无意外,第二天的情况与第一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最后的结果就是,因为实在不想再排队,我们决定退房后直接返程回家。
图片
早上9:30排队,傍晚5点才吃上
楠楠 |25岁 新媒体运营
 
我在北京排过最久的队伍,就是北京的哥老官刚开业时。
 
其实杭州的哥老官也很难排,2021年我去杭州出差,当天傍晚取的号,半夜才排到,因为太晚了,只能把号码作废,没吃成。后来再去杭州,我很早就在线上取了哥老官的号,这才在晚上之前成功吃上。其实,哥老官门口有很多叫卖号码的黄牛,80元一张号,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花钱买。
 
不过,在杭州哥老官的用餐体验还是很好的,火锅口味很不错,适合喜欢牛蛙和喜欢吃辣的人,这也导致我回北京后对哥老官一直念念不忘。
 
2021年,北京的哥老官也开业了,在朝阳大悦城。开业前几天优惠力度很大,但是只能现场取号现场排队,过号作废。第一次去的时候,下午就已经停止取号了,店门口排队的人可谓是人山人海。
 
后来,我和朋友们想了一个“排队策略”,那就是上午刚营业就去取号。朝阳大悦城10点开门,我们9:30就到达楼下的咖啡馆等待,商场的门刚开,我便和朋友冲到哥老官。
 
结果,当天哥老官的取号机坏了,说维修好才能现场取号。我们逛了会商场再回去取,结果已经排到200多位了。
 
为了防止过号,当天我们哪里都没敢去,一直在大悦城内瞎转,结果一直到傍晚快五点才轮到我们。
 
排队还不算最糟心的事情,令人失望的事,北京哥老官的味道非常一般,与我记忆中的味道大相径庭,火锅没有香味,只觉得特别咸,甚至不如海底捞的牛油锅。
 
我是不介意为了美食排队的人,前提是,这个美食要值得我排队。显然,北京哥老官的噱头远大于质量,这就让我不能接受了,回去后,我便在点评上给了差评。
 
在北京,很多知名的好吃的店都需要排队,除非错峰出行,想吃点美食真的太难了。
图片
排队一个月的网红医美店,
效果却是“负分”
蜜蜜 |27岁 某外企中层
 
2021年初,我所在的外企单位从望京SOHO搬到国贸,为了缩短通勤时间,我也从望京搬家到了北京东三环内。住进新小区不久后我发现,我经常能在家附近的商圈看到各种网红、外国人,而他们都是去了同一个地方医美机构。
 
后来从朋友那得知,距离我家不远的那家医美机构,是个非常火的网红店,很多有名气、没名气的网红,甚至明星都在她们家做医美项目。我本身就有做医美的习惯,所以怀揣着好奇心,我便在某个周末去实地探访了一圈。
 
可能因为暑假又是周末,当天面诊、做医美的人特别多,整个一层大厅都是人。在等待区,我还看到很多做完项目的女生,看起来很淡然,并没有对项目可能产生的风险有任何担忧。
 
结合自己看到的情况以及朋友口中的“网红机构”,我便消除了之前对这家医美机构的担忧,再次去店里加了销售人员的微信。因为见识过这家机构人山人海的现状,我也对预约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准备预约的皮肤科主任面诊,竟然需要排队一个多月。
 
图片
说实话,我当时有过犹豫,但又一想,排队时间长是不是也意味着他的技术更好,受到更多人信赖才选择他呢?一番思考之后,我便开始了漫长的一个月等待期。终于,在一个月后,我见到了皮肤科主任。她先是让我做了一个皮肤测试,看到结果后便非常严肃地告诉我,我的皮肤状态很严重,需要几个疗程、配合其它产品的套餐一起才能好。
 
我选择相信了她的建议,先是做了价值13000元的热玛吉,又预约了8000元黑金超光子和水光针。热玛吉非常疼,需要先敷麻药,再画定位,再用仪器操作。整个过程非常疼,但我心里想,如果效果惊艳的话,这些也能忍耐。
 
谁知道回家后,一周之内我都没有看到任何变化,销售告诉我一般热玛吉效果会在后期慢慢显现。结果两个月过去,没年轻,反而更老了,甚至整个面部都有些垮、下垂。
 
之后我才了解到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热玛吉,效果也和操作医师的技术水平有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项目,有人做有用,有人做不仅没用反而适得其反的原因。我朋友曾说“年轻人都爱凑热闹、赶流行,不惜排队个把月”,有了这次惨痛的经历,我决定以后再也不随便凑热闹了。
图片
请假排队一小时,结果却是空手而归
洛洛 | 28岁 商务经理
 
我一直做的是和商务相关的工作,总需要和一些合作伙伴去谈合同,所以日常也会让自己比较精致,对化妆品和护肤品的需求也就相对比较高。工作之外,我本来也比较喜欢化妆和护肤这些东西,囤货更是日常。
 
疫情之前,只要有朋友从国外回来,我都会让他们帮我带一些大牌化妆品。除此之外,买护肤品小样儿也是我的喜好之一,所以每次有新的线下美妆集合店开业,我几乎都会第一时间冲过去。
 
话梅在北京开设集合店之前,我在上海的朋友就和我说过,所以在2021年知道其即将在北京三里屯开店之后,我就一直盼着它开业,心心念念的想要去。
 
图片
从知道消息到话梅三里屯店开业,我记得好像是差不多3个多月的时间,我是在开业的第二天一早就冲过去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一是为了打卡,二则是为了“抢”小样儿。但毫不意外,比我去得早的人多太多了,我当时就想,没必要和大家挤在一起排队,选个工作日再来,岂不是可以逛的很自在。
 
然后差不多是过了一个星期,我就特意找了一个工作日,以约见客户为由向公司提了外出,再次来到了这家集合店。但令我比较意外的是,工作日的队伍和非工作日并无很大差别,一样人很多,队伍很长,由工作人员一批一批的“放”进店里。我记得当时差不多是排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终于进去的。
 
但这还只是第一次排队,进去之后挑选产品需要排队,买东西需要排队,结账也需要排队。当时我是想买一个迪奥999的口红,前面差不多排了15个人左右。眼看着就排到我前面那个人、之后就轮到我的时候,突然冲过来4、5个她的小伙伴,而此时就听见柜台的工作人员说,“迪奥999还仅剩3只。”
 
就这样,我眼看着那几个人买走了最后几只口红,而我如果坚持买,就只能等下一批,但下一批什么时候来,工作人员也不确定。
 
说实话,我当时极其郁闷,还和现场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吵吵了几句,到最后觉得,他们也没办法,毕竟“顾客是上帝”。
 
现在我还是会偶尔去逛逛话梅,不过已经不会再排那么长的队伍了。
排队30分钟,踩雷网红酸奶大麻花
柒柒 | 21岁 大二学生
 
2021年,酸奶大麻花突然之间火了起来。大众点评、小红书和抖音上,随处可见种草文,就连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门店也因为挂上了“酸奶大麻花”的招牌,成为附近店铺的人气顶流。
 
我本身就是个吃货,用朋友的话说还是个“矫情”的吃货,本着要吃就要吃正宗的宗旨,我刻意舍近求远,综合比较了各个平台,找了一家推荐率最高的网红店打卡。
 
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后,我终于到了这家网红店。门店的面积和我学校附近那家店铺大小差不多,也就是七八平米左右的小门脸。麻花的口味一共有两种,酸奶和榴莲,窗口醒目地挂着“5元一根,买二送一”的条幅。不出所料,该店的门口也排起了长队,当时我心中暗想:这么多人排队,味道应该不会翻车吧。
 
图片
在排了半个小时的队、站到腿发酸后,终于排到了我。想着排队不易,我觉得只买一根有点亏,所以即使没尝过味道,我仍然两个口味各买了一根,店家还送了我一根酸奶口味的。
 
按照最佳赏味方式,这种大麻花要趁热才好吃。看着金黄酥脆的外皮,我迫不及待地直接在路边就开撕,不但种草视频中的爆浆场景并没出现,就连麻花里酸奶馅的含量都若隐若现。一口下去,我更是大失所望,里面的馅料全是酱料的味道,根本没有一点酸奶和榴莲肉的痕迹,还没有普通麻花好吃。
 
在我把剩下的两根麻花分给室友们尝鲜后,大家的评价和我基本一致,都觉得挺难吃的。只能说“网红打卡”又把我坑了。大概三四个月后,学校附近的那家酸奶大麻花也黄了,换上了兰州拉面的招牌。
 
我不禁想起曾经遍地开花的土家烧饼和几年前火爆一时的绿豆饼店,如今也都难觅踪影。和酸奶大麻花一样,这些店卖的东西本就单一,如果口味再做得一般,时间长了自然无人问津。不同的是,那时候社交媒体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现在的这些自媒体博主们为了流量不择手段,也让很多美食爱好者频频踩坑。
*题图及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文中石榴、Sally、柒柒、蜜蜜、洛洛、楠楠均为化名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881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商务微信
客服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