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0万独居人口带火的生意

来源:AI财经社

中国有9200万的人在独居。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更何况其中多数还是独居的年轻人。当前在住、吃、玩等方面,都衍生出不少满足一个人生活需求的生意。

“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就是,下了班,然后回去面对四堵空墙。”视频节目《十三邀》里,90年出生的保险经理伟福说的一句话,道出了许多年轻人的独居现状。

年轻人的身体里大都住着两个灵魂:一个化身“社牛”,在聚餐、剧本杀、蹦迪的群体性活动中呼朋引伴、来回穿梭;一个又变成“社恐”,不管多晚都要回家,只有缩在自己的小房里,才能感到宁静与安心。

你,一个人住吗?你,知道有多少人独居吗?

数据说出来很惊人,青山资本2021年度消费报告显示,中国独居人口高达9200万,已到适婚年龄的单身人口有2.4亿。这一数据发布后,很快触动无数独居人,被冲上热搜榜。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享受独处时光的年轻人,掏出钱包为自己的孤独买单,最终催生出“单身经济”的盛行。一人住、一人食、一人游等产业应运而生,抖音上分享独居生活和一个人吃饭的视频播放量有近百亿,小红书上一人用的种草笔记高达290万篇,比口红、美妆还要高。

一人住的生意经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的生活状态曾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当年轻人重新审视爱情与婚姻时,久久遇不到另一半的他们选择先购置一套小房子,给自己安个家。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66.7%的单身群体会为了追求稳定的住所而购买房产。

对于在重庆生活的毛毛来说,房子大固然好,但有一套属于自己房子的需求更迫切,她再也不想租房漂泊了。工作快三年的她在父母的支持下成功拿下一套50平方米的独居小窝,虽然这是个房龄已有14年的二手房,但她心满意足。

毛毛钟爱简约舒适的装修风格,房间以灰白色为主,还购买了投影仪,这样就能方便她看《开端》。临近春节,她在自己的门外贴了一幅带有老虎元素的对联,上联是“吉祥如意”,下联是“福旺财旺”。

在豆瓣“请来参观我的房间”小组,毛毛发布了自己的房间帖子后,得到了很多赞美,也收获了很多羡慕的声音。在这个小组里,目前有41011位“生活家”,他们偏爱购买面积在40-60平方米的小户型房子,并发挥奇思妙想,把房间装修成个人风格明显的根据地。

对于小户型的房子,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需求。有的人选择老小区的二手房,看重的是水电气便宜,容易转手;有的人选择购买商品房,看重的是购买总价实惠,装修不用花大力气。不管选择购买什么样的小户型,他们谈及最多的居住体验都是“幸福”。

“因为很想有一个自己的家,现在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所,真的太幸福了。”在成都购买了一套小户型的徐昶对《财经天下》周刊说道。

今年1月2日,徐昶发了一条朋友圈。里面写道:“终于赶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在这个城市拥有了永远属于自己的一盏灯,一盏由一笔一画设计完成的灯。”

图片

(徐昶的房间)

作为刚拿到小户型房子的新人,徐昶经历了很多个艰难的时刻,每天下班都要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点点收拾新房,在收拾新房的时候手还被清洁剂刺激到开裂,历经了一个多月白天上班晚上搬砖的生活,徐昶终于住进了自己的房子。“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徐昶在朋友圈写道。

在北京,小户型的房源显得格外紧缺。据了解,在朝阳区某新开发的楼盘中,小户型的房源刚开盘就已经售罄,其他类型的房源都还有余量。贝壳找房显示,目前北京有小户型的新楼盘共有30处,每个楼盘的小户型房源在20-50套不等,大多分布在丰台、通州、大兴等地。

一位房地产中介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以前北京小户型房源较少,以老住宅居多,这几年开发商又开始慢慢开发小户型了。”

对于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购买一套小户型房产并不容易,首付压力太大,退而求其次的他们,选择租赁档次较高的长租公寓,以实现自己一人住的生活追求。

以泊寓、自如为代表的长租公寓应运而生,每间面积都不大,一间十几或者几十平方米,正好适合一个人生活,但出租率却很高。2021年,泊寓、冠寓、乐乎等头部长租公寓品牌的出租率均能达到95%以上,房源规模也在不断扩张。万科2021年半年报显示,去年上半年,泊寓营业收入为13.19亿元,虽然占比不高,但其25.6%的增速要比集团总增速高出11.4%。

此心安处是吾乡,不管是咬牙攒钱购买小户型还是住进比平均价格稍微贵一点的长租公寓,独居青年们对于住房的高质量需求,催生出了房地产的新生意。

一人食出大经济

对于路雨来说,食物是最好的慰藉,一个月在食物上的花销能占总开支的三分之一。虽然与别人合租,但厨房电器布置得很全面,独居不到一年,他已经购置了电热锅、电炒锅、豆浆机、电饼铛、空气炸锅等必备的家用电器。虽然每天上班很累,但对于路雨来说,好好吃一顿饭比什么都重要。

做饭是年轻人在漫长的独居岁月中逐渐学会的一件事。但独居环境空间小,摆放大型电器很困难,迷你的小家电成为了新宠。正在合租的路雨就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由于是四人合租,共用厨房,有时候做饭还要排号,所以我就买了一个单人的小锅放在房间里,偶尔煮个饭或者吃次小火锅。”

图片

(受访者供图)

像路雨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根据天猫榜单统计显示,在近30天内,迷你电饭煲总销量达23万件,小型电热锅的总销量为3万件。这仅是前20个品牌的销量,整个迷你家电的总体销量更大。

不过对于很多忙碌的独居青年来说,自己动手做一顿饭只会出现在周末。在工作日的时候,他们更想吃一顿方便快捷、又不需要自己刷碗的简餐。于是线上商家开辟出了如自热火锅、红油面皮、预制菜以及其他半成品类食品。这些食品份量都以一人起步,操作起来又方便又能“吃口热乎”的。

一人食的半成品市场也在不断扩大。2021年3月,京东数据显示,“一人食”自热火锅和自热盒饭成交额环比增长77%。2021年双十一期间,自热火锅品牌自嗨锅的销售额高达1亿元。

麦子不会做饭,比起订外卖、吃速食,他更倾向于外出吃饭。“经常订外卖不利于社交。”他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在外出独自吃饭的时候,他经常会和店家聊天,把他当作排遣孤独的一种方式。

一人食对于线下商家来说也是一个新风口。这几年不少线下商家开起了“一人食餐厅”,这些餐厅大多放置横排的长桌,通过三面隔板为食客创造出隐私空间。一人食餐厅种类也很多样,有日料简餐,也有火锅烤肉,充分照顾到了食客们的需求。

在此背景下,一人食餐厅增长迅速,2021年,国内“一人食”相关企业新增注册企业出现增长拐点,增加112家,同比增长43.6%。

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这本是日本某部漫画书的书名,现在却成为许多独居青年的朋友圈标语。在快节奏生活的当下,在结束一天繁重的工作后放松下来吃一顿心念已久的美食,成为打工人们的心灵慰藉,也带来了一人食产业链的红火。

孤独催生的生意

“孤独的人更多地会去寻找一些有意义感的东西。”麦子说。刚刚进入独居生活的他,曾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花120元在网上进行了两次一周的cp活动。

先交钱录入个人信息,再由大数据充当月老为自己送来一个“命中注定”,最后两个人一起做系统每天分配的破冰小任务。起初麦子对这样的形式很感兴趣,但尝试了两次后有点失望,“安排的任务都太形式化,曾经我匹配到一个女研究生,结果她天天出去吃喝玩乐,对这个活动不是很在意。”

为了追求精神上的陪伴,麦子还曾在社交平台Space上开通过会员。虽然抱着社交的目的,但他更多像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个孤独的人在观察另一个孤独的人。不过他觉得这样的状态也很好,当自己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陪他一起孤独的人,就淡定了很多。

像麦子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长期面对“四面空墙”,难免需要一些情感寄托。过去十年来,虽然微信霸占着社交市场,但主打陌生人社交的APP却层出不穷,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1年来的十年间,陌生人社交赛道融资共计474起,融资金额规模达292亿元。

被称作是“元宇宙社交”第一股的Soul,尽管在2021年中断了上市之路,但根据其之前的招股书显示,公司营收从2021年的7070万元增至2021年的4.98亿元,同比暴增604.3%;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2.38亿元,同比增长260%。Soul日活用户数量达910万,每天有近千万人在上面排解孤单。

陌生人社交只是陪伴经济中的沧海一粟,近年来由于需求的多样化,陪玩经济还衍生出宠物、游戏、智能机器人等产业,这些都成为独居青年们的精神依靠。

“有人点陪玩一个月能花一万多”,杨东东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这种人点陪玩通常是想发展一段亲密关系,也有很多人当陪玩就是为了傍上富婆。”

身为资深游戏玩家,杨东东也会在独居的时候在网上点陪玩。便宜的陪玩一个小时15元,贵的陪玩一个小时能到80元,陪玩的价格高低取决于陪玩自身的技术和性格。身为女性玩家,杨东东更愿意点女性陪玩,但偶尔也会有一些奇怪的事情。“我有一次点名要女陪玩,结果对面是个男生,很明显听出来他使用了变声器”,杨东东感到很无奈,在发现他是男性之后也只能硬着头皮玩下去。

现如今,游戏陪玩的产业链也越来越完整,据杨东东介绍,目前的游戏陪玩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陪玩店,一种是陪玩工作室。陪玩店更看重情感链接,当“老板”感觉这个陪玩不错的时候,可以往店里预存钱,这样就不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陪玩工作室则更加正规,有女性客服专门负责和“老板”沟通,男性陪玩则负责用技术带“老板”打游戏,分工明确。

刚接触到陪玩的“老板”会倾向于去陪玩平台。目前市面上陪玩平台数量已超过20款,包括比心、捞月狗、猎游等。其中比心是目前规模最大的陪玩平台,据《比心2021年终盘点报告》数据显示,比心注册用户超过5000万,其中年度新增用户达2000万,增长率为66.67%。

除了游戏之外,杨东东还养过一只猫,“它是我的祖宗”,她对此形容道。如今,一猫一人成为很多独居青年的标配,“工作一天后回家看到自己的小猫咪,真的很解压”,一位独居人士在社交媒体上说道。

图片

(受访者供图)

曾经做过线上猫舍的方方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目前没有办法通过后台数据统计独居人士的买猫情况,但买猫的独居人不少。

天籁说,自己独居十年,先后送走一只猫、一只狗,现在在北京养一个胖橘。靠养宠物减少孤独感的年轻人,又捧火了一个新生意。据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宠物经济产业研究报告》中显示,预计2023年中国宠物经济产业整体市场规模将达6000亿元。

不管是找游戏陪玩、还是养宠物,当代独居青年们都非常舍得在精神陪伴上花钱,以此排解孤独。

如果给自己的独居生活打分,杨东东会打75分。她认为一个人生活更需要精神独立,当她一个人在面对负面情绪时,她会关掉手机,打开电脑写歌词做说唱,去寻找一些发泄的出口。“一个人刚开始独居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很焦虑,但是要学会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去解决,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自己的爱好。”杨东东说道。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说“人是社会性动物”,意思是人必须在社会交流中相互沟通、相互合作。在独居人群逐渐增加的年代,个体行为会随着独居的生活状态进行改变,有的人会享受独居的悠闲,变得理性自律,修炼出强大的自我。有的人则会陷入懒惰颓废的困境,在娱乐化的环境中陷入狂欢,在真实世界中自我麻痹。

孤独是人类亘古不变的底色,基于9200万的独居人口数量,独居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又将飘向何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毛毛、路雨、麦子、天籁、方方、杨东东均为化名)

秒懂知识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秒懂知识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地址:https://www.xxbaike.cn/93648.html

商务微信

合作QQ

合作电话:17896001082

在线咨询:button_111

邮件:472840686.com